致輔仁媒體編輯部(下略2

我希望這是最後一篇了

敬啟者

本人剛才察看 Flickr 之統計資料,霎見    貴站已加入連回 Flickr 之連結 。      貴站效率之高,令人讚嘆,在此本人表達萬二分謝意 。本人理解     貴站尋回其他配圖原檔連結工作艱鉅,非一時三刻可以處理,但亦希望早日達成,方便其他攝影者。希望       貴站日後如處理利用《創意共用》條款之圖片時,能完全依照條款細則,為照片加入連結,以免又起爭執。
又,本人相信      貴站     總編輯早前惡言相向,只是本人起初於網頁語帶輕佻,      總編輯一時氣上心頭才如此反應。畢竟本人損人在先,在此不如將前嫌一筆鈎銷,不知    貴站  容總編輯意下如何?祝    貴站業務蒸蒸日上。此致
輔仁媒體編輯部

Thomas Au 謹上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

致輔仁媒體編輯部的信:後話

感謝網友/推友 @uituit 在臉書直接分享上文。我不用臉書,亦不打算為了此事用臉書,故不會和網友在上面互動,謹此致歉。但我看到幾條問題值得回應一下,故另闢文回應。

有眼利的網友看到我在 flickr 上是使用 CC 2.0 版本的條款,條款沒有標明需提供原作的連結。這我不得不承認是我錯把條款的版本搞錯,貽笑大方,實在慚愧。
結果我再次細讀 2.0 的法律條款,節錄第四4b 段如下:

If you distribute, publicly display, publicly perform, or publicly digitally perform the Work or any Derivative Works or Collective Works, You must keep intact all copyright notices for the Work and give the Original Author credit reasonable to the medium or means You are utilizing by conveying the name (or pseudonym if applicable) of the Original Author if supplied; the title of the Work if supplied; to the extent reasonably practicable, the Uniform Resource Identifier, if any, that Licensor specifies to be associated with the Work, unless such URI does not refer to the copyright notice or licensing information for the Work

我將之理解成「如果你公開展示或分發作品或衍生作品,你必須保持所有的版
條文及在以平台上合適的方法表彰原作者,或能提供名字或假名的方法;作品的標題,或可行的話,授權者所關聯的 URI,如有的話,除非該URI 沒指出作品與本條文有任何關聯」

我不知道輔仁媒體網站是不是有何技術問題,不能將 URI 放至文章中,我希望網站方面可作解釋。

寫信的目的,我是希望網站在維護自己著作權的同時,能尊重及支持其他創作者。至於容總編輯非正式表示,不刪文致歉加其他人的連結也不會加我那篇,我是不會介意的,畢竟網站算是向前邁了一步,攝影社群也算獲益良多,我那條連結換來那麼多也算是值得。況且我也不會道歉就是。

最後,上文附注的 tl;dr 版本實屬玩味性質,如有冒犯我願意收回該段並道歉。

致輔仁媒體編輯部的信

更新
tl;dr version

敬啟者

頃日拜讀 貴站總編輯容樂其先生鴻文《消滅BuzzHand,此刻我需要輿論大勢》,道出著作權持有人面對「內容農場」的問題,鏗鏘有力。只不過 貴站總編輯先生文章一出, 立場就顯得有點尷尬。 貴站素來以內容提供者自居,但使用到站外內容時又能否把守同一標準?

據知 貴站偶有利用 Flickr 網站提供照片為文章配圖,想必有細閱該站內所附的《創意共享》(Creative Commons) 條款。 請容本人節錄條款內「適當表彰」(Appropriate Credit) 的定義(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legalcode#s3a):

使用者必須提供:
1. 創作者的名字和團體出處
2. 版權聲明
3. 本條款(CC)聲明
4. 免責聲明,及
5. 本作品/素材原始版本的連結

然而 貴站所有引自 Flickr 的配圖卻遺漏了最後一項。

本人誠心希望此遺漏是誤解條款的無心之失,而非刻意獨佔人流所為。雖說本人非賴以攝影謀生技能,拍照僅屬興趣,但渴慕作品被人肯定,從而提高自身知名度,也是人之常情。 貴站在引用配圖時雖有標明原作者名字及來源網站,但略去原作連結。此舉令 貴站讀者及原作者帶來莫大的不便,來訪者不能直接到訪原作者網頁,原作者亦無從得知圖片被引用。本人亦僅從眼利的朋友口中得知, 貴站利用了本人的圖片(注)。

增加一條連結相信只是舉手之勞, 貴站既然如此注重著作權問題,開站至今竟還沒為圖片加上來源連結?此舉與早前因為重新以自己帳號上載其他人YouTube影片,被人口誅筆伐的網絡媒體《100毛》與《D100》又有何分別?

坊間早有一說,網絡的版權條例,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本人覺得所言甚是。既然 貴站總編輯先生大義凜然道出「消滅BuzzHand」的宏願,謹望 貴站能以身作則,確切遵照《創意共享》內有關「適當表彰」的定義,在引用照片作文章配圖時,除作者名字及使用條款外,能附加直接連結到原圖的URL,以更為直接的方式表彰原拍攝者。如 貴站編輯部有意對條款再作討論,可參考 https://wiki.creativecommons.org/Best_practices_for_attribution 或直接聯絡本人。敬祝 貴站業務蒸蒸日上。此致

輔仁媒體編輯部

Thomas Au 謹上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

附注:
貴站 原文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2/18/99722
本人原圖 https://www.flickr.com/photos/mk_is_here/5981028915

本文同時寄送至輔仁媒體編輯部,攝影扎記 Photoblog.hk 編輯部及本人網頁 (http://mk.netgenes.org/archives/1261/)

 

tl:dr version:

讀完你篇文,咦喂講到咁把炮咁,你引圖嗰陣有冇諗過credit呢樣嘢?你唔識睇我整篇cc俾你睇。

我唔使靠影相搵飯食啫,你都唔使咁偷吖嘛?咁同100毛/D100 有咩分別呀?你係咪唔識 cc 係乜?我俾埋人地網站範例你點話?

類比攻擊

這其實感覺有點像打自己的臉。不過既然要打,不如就先自行了斷,免得讓別人來搶頭啖湯。

我以前寫過一篇關於類比論證的短文,說類比論證是一種從來不該用在討論的工具,因為副作用太多。

後來我發現自己很多時候在討論上也不自覺用到比喻。大概是因為我抵受不住誘惑吧。

現在Twitter 成為了我主要的精神糧食(抱歉荒廢這裡了)。推上甚麼聲音都有(就是支持政府的建制派很少;要找「港豬」的話上 Facebook 比較多),難免會與推友意見相左,偶而會發生幾場比較緊張的辯論。

不知道是甚麼時候開始,就會覺得某些「對手」很不可理喻,要麼立場飄忽,搬龍門;要麼就有意無意扭曲了原意,跑去打稻草人;還有一些吵不過,結果嫌你煩結果 block 掉你的。對,就算是反政府,也可以是一樣米養百樣人。跟他們口中的五毛和盲毛其實本質也差不多,純粹立場相左而已。

這個時候,差不多想回一句大絕,「你這樣繞來繞去/mute 人,跟你口中的 CY/高達斌/周融有咩分別呢?」

還好,CY 還未成納粹,應該沒人用 Godwin’s Law 反擊。

與古典音樂的邂逅

與古典音樂的邂逅,始於小學時。

我不是生於甚麼書香世家,所以別誤會,家裏只會聽到「相思風雨中」,「無心睡眠」又或是「愛拼才會贏」,不會有貝多芬,更不要提馬列了(馬列太高級,還不曾聽過)。第一首聽到的古典旋律,是來自電視遊戲機的。

當年是紅白機火熱的年代,差不多每個孩子家裏都有一台任天堂的紅白機。家裏是後來買的,隨機就附送了一餅「八十合一」的遊戲卡式盒帶。我很記得裏面有「孖寶兄弟」,「一九四二」,「電梯大盜」之類家傳戶曉的遊戲。遊戲當年還未成氣候,不會像現在是幾千萬美金的大製作,所以通常只有玩法是新的,聲效和背景音樂等等東西就會拿現成的來用。有一隻遊戲是以紐約為背景(我看到有自由神像,姑且就當那是紐約吧)的飛車遊戲,我記得玩家要控制某架好像是計程車的東西在上下跳躍,避開警車和貓,限時內駛到目的地。遊戲不怎麼樣,個人有點抗拒限時遊戲,但那首音樂的調子卻很「上腦」。雖說調子很輕快,但總感到有說不出來的哀傷(我想遊戲迷應該知道我在說哪款遊戲了)。但這首樂曲真正的名字,要到我中五的時候才知道。

不久,親戚送了的一部 Gameboy。Gameboy 的遊戲真的寥寥可數,說實話遊戲帶太貴了,沒零錢的我根本買不起。不過,幸好還碰到幾款大作。不過既然提到古典音樂,那就一定要說是「Q 沙」吧 (所謂的 「Q 版沙羅曼蛇」,又稱「沙鍋曼蛇」)。裏面的 BGM 基本上全部都是古典音樂,而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裏又佔多數。為甚麼會知道呢?因為那時候上音樂課老師正在教大家分辨大小調,就播了 Bizet 的 L’Arlésienne Suite 其中一首。一聽之下,咦,這不正是玩「Q 沙」那版復活島人像戰艦的 BGM 嗎?陰差陽錯之下,後來老師又播了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夾子」的 Russian Dance,我才發現「Q 沙」裏頭差不多全部 BGM 也是家傳戶曉的古典音樂。

時間跳到中五。當年除了要應付考試外,我們還是要上音樂課的。音樂老師出給我們期終試的題目是:音樂聆聽。老師給了一個要聆聽的古典音樂清單,大家好好的溫習,然後考試時老師會播其中一段音樂出來,考生們就要寫下樂曲的名字在試卷上。一聽就覺得棒了,很多是早年在遊戲聽過的樂曲,例如上面提到的,原來就是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鋼琴協奏曲(又稱降B小調鋼琴協奏曲。當時剛好有賣同名字的防寒內衣廣告,所以我開玩笑叫那「防寒內衣鋼琴協奏曲」)。還有韓德爾的「彌賽亞」(很多重覆「哈利路亞」那段),貝多芬的「快樂頌」,莫扎特的「G大調弦樂小夜曲」,等等等等。

差不多有二十多首樂曲要記住,當時我跟同學合作了一下:先到圖書館借了一堆 CD,然後分工把 CD 的曲目抄進 MD。那時候我差不多是每晚也聽著睡覺,每天早上也用作鬧鐘鈴聲呢。就是跟我一起借 CD 的同學也沒有這麼瘋狂,畢竟他們視這是為了應付考試的溫習,而我卻把這些曲目當成是娛樂呢。而且,這堆曲越聽越是上癮,對每個樂章我差不多都滾瓜爛熟了,所以即使我沒聽過快樂頌的全首,我在聆聽考試聽得出當有一首歌我從沒聽過,我幾乎可以肯定它一定是快樂頌。當然,很順理成章地,那音樂科我拿了全級第一(也是人生很絕無僅有的全級第一了)。

不過,不瞞你說,在大學上了課「音樂欣賞」,我還是分不了甚麼叫切分音而差點捧蛋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