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古典音樂的邂逅

與古典音樂的邂逅,始於小學時。

我不是生於甚麼書香世家,所以別誤會,家裏只會聽到「相思風雨中」,「無心睡眠」又或是「愛拼才會贏」,不會有貝多芬,更不要提馬列了(馬列太高級,還不曾聽過)。第一首聽到的古典旋律,是來自電視遊戲機的。

當年是紅白機火熱的年代,差不多每個孩子家裏都有一台任天堂的紅白機。家裏是後來買的,隨機就附送了一餅「八十合一」的遊戲卡式盒帶。我很記得裏面有「孖寶兄弟」,「一九四二」,「電梯大盜」之類家傳戶曉的遊戲。遊戲當年還未成氣候,不會像現在是幾千萬美金的大製作,所以通常只有玩法是新的,聲效和背景音樂等等東西就會拿現成的來用。有一隻遊戲是以紐約為背景(我看到有自由神像,姑且就當那是紐約吧)的飛車遊戲,我記得玩家要控制某架好像是計程車的東西在上下跳躍,避開警車和貓,限時內駛到目的地。遊戲不怎麼樣,個人有點抗拒限時遊戲,但那首音樂的調子卻很「上腦」。雖說調子很輕快,但總感到有說不出來的哀傷(我想遊戲迷應該知道我在說哪款遊戲了)。但這首樂曲真正的名字,要到我中五的時候才知道。

不久,親戚送了的一部 Gameboy。Gameboy 的遊戲真的寥寥可數,說實話遊戲帶太貴了,沒零錢的我根本買不起。不過,幸好還碰到幾款大作。不過既然提到古典音樂,那就一定要說是「Q 沙」吧 (所謂的 「Q 版沙羅曼蛇」,又稱「沙鍋曼蛇」)。裏面的 BGM 基本上全部都是古典音樂,而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裏又佔多數。為甚麼會知道呢?因為那時候上音樂課老師正在教大家分辨大小調,就播了 Bizet 的 L’Arlésienne Suite 其中一首。一聽之下,咦,這不正是玩「Q 沙」那版復活島人像戰艦的 BGM 嗎?陰差陽錯之下,後來老師又播了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夾子」的 Russian Dance,我才發現「Q 沙」裏頭差不多全部 BGM 也是家傳戶曉的古典音樂。

時間跳到中五。當年除了要應付考試外,我們還是要上音樂課的。音樂老師出給我們期終試的題目是:音樂聆聽。老師給了一個要聆聽的古典音樂清單,大家好好的溫習,然後考試時老師會播其中一段音樂出來,考生們就要寫下樂曲的名字在試卷上。一聽就覺得棒了,很多是早年在遊戲聽過的樂曲,例如上面提到的,原來就是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鋼琴協奏曲(又稱降B小調鋼琴協奏曲。當時剛好有賣同名字的防寒內衣廣告,所以我開玩笑叫那「防寒內衣鋼琴協奏曲」)。還有韓德爾的「彌賽亞」(很多重覆「哈利路亞」那段),貝多芬的「快樂頌」,莫扎特的「G大調弦樂小夜曲」,等等等等。

差不多有二十多首樂曲要記住,當時我跟同學合作了一下:先到圖書館借了一堆 CD,然後分工把 CD 的曲目抄進 MD。那時候我差不多是每晚也聽著睡覺,每天早上也用作鬧鐘鈴聲呢。就是跟我一起借 CD 的同學也沒有這麼瘋狂,畢竟他們視這是為了應付考試的溫習,而我卻把這些曲目當成是娛樂呢。而且,這堆曲越聽越是上癮,對每個樂章我差不多都滾瓜爛熟了,所以即使我沒聽過快樂頌的全首,我在聆聽考試聽得出當有一首歌我從沒聽過,我幾乎可以肯定它一定是快樂頌。當然,很順理成章地,那音樂科我拿了全級第一(也是人生很絕無僅有的全級第一了)。

不過,不瞞你說,在大學上了課「音樂欣賞」,我還是分不了甚麼叫切分音而差點捧蛋 X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