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比攻擊

這其實感覺有點像打自己的臉。不過既然要打,不如就先自行了斷,免得讓別人來搶頭啖湯。

我以前寫過一篇關於類比論證的短文,說類比論證是一種從來不該用在討論的工具,因為副作用太多。

後來我發現自己很多時候在討論上也不自覺用到比喻。大概是因為我抵受不住誘惑吧。

現在Twitter 成為了我主要的精神糧食(抱歉荒廢這裡了)。推上甚麼聲音都有(就是支持政府的建制派很少;要找「港豬」的話上 Facebook 比較多),難免會與推友意見相左,偶而會發生幾場比較緊張的辯論。

不知道是甚麼時候開始,就會覺得某些「對手」很不可理喻,要麼立場飄忽,搬龍門;要麼就有意無意扭曲了原意,跑去打稻草人;還有一些吵不過,結果嫌你煩結果 block 掉你的。對,就算是反政府,也可以是一樣米養百樣人。跟他們口中的五毛和盲毛其實本質也差不多,純粹立場相左而已。

這個時候,差不多想回一句大絕,「你這樣繞來繞去/mute 人,跟你口中的 CY/高達斌/周融有咩分別呢?」

還好,CY 還未成納粹,應該沒人用 Godwin’s Law 反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