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古典音樂喚醒

自從中五開始便用上不同的音樂叫起床了。以往是用收音機的香港電台節目晨光第一線,不過有時候聽得太入神,便 miss 了回校的時間。中五的時候因為考試需要,早晚也要聽 classical 以便應付音樂科。

後來便習慣了聽。起初全是音樂聆聽試的音樂,記得第一首便是韓德爾的 “And the Glory of the Lord”,接著便是 “Hallelujah Chorus” 了。這個搭配不錯,不過稍嫌”And the Glory of the Lord” 小聲,有些時候總是整群人在大聲唱 “Hallelujah” 的時候才轉醒過來。

MD 較後的部份是柴可夫斯基的作品,有 “1812”,”B Flat Minor Piano Concerto”,也是小時候在不同地方聽過耳熟能詳的曲調。”1812″ 有不少人也用作試機(音響)試重低音的作品,因為又鐘又炮的實在很吵耳。問題是那段令人精神一振的鐘砲聲集中的落在後段,前段聲音其實不太大,而曲子也頗長,恐怕起來的時候早已過了時間。”B Flat Minor Piano Concerto” 曲子不錯,不過總覺得這調子是屬於晚上的,早上聽著這個恐怕會不願起床。

貝多芬的曲目嘛,就只有命運(第五交響樂),頭段的而且確很吵耳,不過試了幾次然後還是放棄,因為聽了那頭響 “so so la fa” 以後,心情便失落了許多,實在不太可以在上學前聽。(通常是電視劇描述晴天霹靂劇情的時候便會響起那個調子)。當然還有《快樂頌》,不過那段高潮很後,就像《1812》差不多吧,不太合用呢。

後來找到一首像樣的,是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這首實在太好了,節奏明快,調子聽起來也讓人精神飽滿的,只差在還沒有跳起舞來吧。韋發第的《四季》也不錯,我特別喜歡頭段的春天,小提琴拉起來的調很有幹勁,一下子便把我從睡夢中扯上來了。

還有很多曲目不能盡錄呢,例如《胡桃夾子》的中國茶舞一段的調子也很輕快,最好便是作播完第一首的後續音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