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不住的苦水,吃不消的甜蜜

事情通常是這樣開始的:某君剛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但是工作環境並不符預期,或者為了要向朋友們表現自己的工作如何「充實」而又非常不人道 (主要是前者),他會選擇向朋友們傾吐抑壓在心裹或即時分泌的苦水。

大部份情況這朋友的苦水或多或少準確,只是在表達上誇張了點點;考慮他所受的創傷之後,我們也應該接受而同情他的遭遇。可是,有些時候,大家會發現他的經驗痛苦的部份會比你痛苦一千倍,而幸福的那部份又比你幸福一千倍,那你可要當心了。這朋友要不是把事情看得太自我中心,便是腎上腺素過多而導致強烈的感覺揮之不去(當然較多出現的也是前者)。初初也許可以接受(或者忍受),但是後來這朋友的病情總會惡化起來,就連你同情安慰的話也聽不進去了,依然滔滔不絕跟你說他有多「慘」(或者多「好」),好像全世界也沒有人明白他的境況,你開始會覺得原來出了問題的是自己,而不是他。

反之,你跟他訴苦的時候,他第一時間不是安慰你,而是拿自己的痛苦跟你來比較:「你咁咁咁叫做辛苦?我咩咩咩咪重慘!」除了覺得胸口有股悶氣揮之不去以外,你最想就是刮他一巴,然後哭著跑掉。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個人也會有這種感覺,還是真的會在想自己的痛苦相比來只是九牛一毛。但是我真的很不願意去「反安慰」對方,讓自己的苦水倒流到肚子裏。

以往對付這種無止的苦水,我除了照著以上拿苦水反擊以外就別無他法。但是,對方總會有更「厲害」的痛苦回憶要跟你分享,結果你心靈受的創傷只會更大更大。而且,既然自己深恨痛絕「反訴苦」的手段,自己當然也不可以因為報復而作這種低劣的行為。後來,我開始嘗試「鼓勵」對方。然而,我的「鼓勵」來得有點消極… 不,正確來說是有點敷衍:「你得既!」「我知你實得既!」「得啦,係你就冇問題…」……

當然這非常湊效。那澎湃的苦水給我幾句「美言」就塞了回去,令人快活過來。我才不會管對方怎樣想,反正他濫用了我的同情,受一點氣也很應該。對啊對啊,我就是有點小氣,就是看不過眼你訴苦訴得太多,怎樣?

然而,要是朋友真的來訴適量的苦,我絕對不會這樣的。

P.S. 1: 我在一邊寫一邊訴苦。請別分享你痛苦十倍的經歷,我會支持不住的。
P.S. 2: 也請不要照辦煮碗的「鼓勵」我。我想要一點實在的同情呢。
P.S. 3: 寫到這裏,想到原來有一句可以形容這樣的人,就是「不把你放在眼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