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德先生的信

親愛的德先生:

最近有個問題真的難倒我了。

我住的地方正為是否要找先生解決問題而吵個不停。有很多人久慕先生的大名,想找先生您從我們中間選一位能領導我們的人才,而把這個重大的儀式(他們叫這個儀式作「普選」) 訂在兩三年後左右。要是全部人也這樣想也就好了,可是事情卻不是這樣簡單。我也聽見有不少人覺得兩三年時間實在太短,找先生您找得太匆忙,怕會失禮您,怕招待不周。也有人以為找您來只會壞事,因為他們不認同先生的眼光,以為您太膚淺,沒有選擇人才的學問。

這兩批人,就因為請不請先生這個問題而吵起來。他們在報紙上筆戰,在網絡論譠和不同的網絡媒體上罵戰,在電視上宣戰,在大氣電波裏舌戰;兩方面也沒有投降的意思,無休止的打打殺殺,這實在叫人苦惱。以往大家也一直在這個問題上鬧得不愉快,近日領導人又給大家寫了一份「第五號熱烈歡迎德先生計劃報告書」,他們更不能容納對方的聲音了。本來我也不知道這份計劃書的內容,但是歡迎您的那一批人,因為在計劃書上找不到要甚麼時間才讓您來,老大不高興。他們因為這個原因,在議事堂對質,有老人家自資在報紙上登全版廣告。昨天更厲害了,電視機拍了很多很多很多的人在街上聚集,希望領導人肯說甚麼時候才會找您。

不過另一批人卻依舊冷眼看待這單新聞。他們以為街上有多少人根本沒有關係,因為那根本是對與錯的問題。他們覺得,按步就班(他們喜歡叫「循序漸進」)給先生安排食宿,搞「歡迎德先生籌備委員會」(然而,千方百計請先生您來的人叫這個作「小圈子」,不屑委員名額太少)才最好不過,因為「欲速則不達」(領導人說不接受他的計劃只會令歡迎先生的計劃進度原地踏步)。有些裏面的人甚至不喜歡您。他們舉例:地方 T 請過先生來,您卻挑了個經常喊 “she bangs, she bangs” 的傻瓜;也有人說請不請先生來沒關係,只要他們可以吃飽就可以;甚至有人在報紙上接受訪問時說連 A 國也沒有請過先生。先生是不是真的到過 A 國我不知道,我想先生您也忘了去過甚麼地方旅行吧。他們向各種媒體投訴,認為聚在街上擾人,認為有人借先生的名字作反,認為他們上街好像壞小孩跟媽媽「扭計」買玩具,絕對不能姑息。我實在不知道為甚麼大家會因為找不找您這個問題弄成這樣。

要讓這兩班人接納對方實在是天大的難事(套用我的口頭禪:高難度動作)。我想過他們可不可以坐在某個地方認真的談談:但是,電台搞的某個節目也經常有一批自稱「公園伯伯」的人來叫罵。網絡上的討論區兩邊的人也經常以粗口互罵,互相諷刺,插科打諢。所以我覺得這個方法行不通。我又想過,可不可以找先生來主持公道,討論「請不請德先生來選人」。但是,找您來好像有點多餘:有些人根本不信任您的眼光,找您來豈不是就先否決他們,而這也一向不是先生的作風。而既然找了先生來,又何必繼續為「找不找德先生」這個問題繼續討論呢?

所以,我才花了晚時間寫信給德先生您,希望您告訴我們,應該怎樣解決這個問題。謝謝!

某地方的小市民 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