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有病

其實我覺得有遊行,有示威出現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遊行和示威不是甚麼「市民有集會和結社自由的象徵」這種狗屁,是社會大眾跟領導層間的通訊連結有毛病,才會有這些東西出現。這條通訊連結,有一個專門名字,叫「官僚」。這些現象,是官僚系統效率問題的表面病癥。

結果現在市民對現況不滿,不是跑去跟持相反意見的議員平心討論,而是等待己方政治人物組織遊行上街去。議員也不是先搜集市民的意見,而是跑去搜集支持自己政見市民的簽名,安排他們去組織遊行(又或者提供酒席造勢)。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市民都覺得,躲在家裏寫信給從政者抒發政見跟照著電腦監視器一起唱《福佳始終有你》只是苦中作樂,聊以自慰的行徑(對嗎?),上街才是對這個當權者表達問題的唯一方法。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上街示威,對不?

這條叫「官僚」的連結出現了問題,市民才會動不動都跑上街。感覺就像馬桶塞了,本來可以私下解決的問題都直接爆了出來檯面。我完全不覺得把示威這種 last resort 經常拿來用是一種好現象。示威這種東西有甚麼值得自豪的地方嗎?這只是證明我們的官僚系統糟透了而已,興奮個屁幹麼?

兩路人馬旗幟分明, 水火不容。沒有人嘗試去當 Devil’s Advocate,總是抱著「你是XX走狗」、「你在反X亂X」的眼光去看對方。這就是所有政治行動的動機,對嗎?或許吧,但我真的不知道。

對呀,和諧穩定很重要,但不是蓋上廁板問題便會消失不見。只要官僚問題一日仍在,只要大家仍視示威乃正常表達聲音的方法,仍會為參與示威而自豪的話,我們的社會永遠找不到和諧和穩定。

(以上文章適用於任何糟透了的官僚系統,以及這個官僚系統的使用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