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乳

我跟我老爸都很愛腐乳。

有時候飯太多,菜太少的時候,就是腐乳登場的時候了。只要一兩塊腐乳,就像化學裡的催化劑,蘸一點吃就胃口大開。

吃腐乳我喜歡送飯吃。不知道是不是老爸還沒掌握好竅門,腐乳通菜的腐乳往往溶化成一灘無嗅無味的白色液體,只剩下辣椒絲帶出來的辣味,腐乳香都不見了。老爸說他以前小孩子還會拿腐乳點砂糖,搽麵包,不過我沒有這個膽量去試。

最初我們都只吃「廖媽記」腐乳。後來,這牌子品質每況愈下,價錢卻沒反映這點事實而跟通貨膨漲掛鉤,不得已我們唯有在超級市場的貨架上尋找代替品。後來試了好幾款,便開始喜歡一款叫「巨樹牌」的,價錢廉宜,而且口感味道不錯。這樣一吃又是幾年。

直至最近,新聞說,從超市抽取的「巨樹牌」樣本大腸桿菌含量超標,需要回收,嚇得我們立刻把家的那一瓶丟掉。沒辦法,又試買一瓶「廖媽記」。比以前更貴,而且還要特地跑出去專門點買﹐但最要命的還是那個味道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直接吃都只要鹹味和辣味,再不是我以前那個「餘飯救星」了。

6 thoughts on “腐乳

  1. “廖媽”未試過, “巨樹”,”水口”試過. 上年在觀塘某雜貨店買了”大孖醬園”的, so far the best. 它比”巨”和”水”的更香和滑. 有機會你也找來試試.   :-)  have a nice da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