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拒絕的權利

撇開定義模糊的「Web 2.0」不說, 和我以前接觸過的社群網站不同之處,是用戶和用戶之間的邀請,都不可能被拒絕。「明明就有,你沒看清楚?」不,明明就沒有拒絕,取而代之的是對請求「不予理會」。

不予理采和拒絕可大不同了。拒絕是一種主動而直截了當的回應,例如「被陌生的叔叔搞,要大叫唔好」,被搞的以大叫「唔好」表達意願,讓下手者清楚知道,被搞的不願被搞。將「不予理采」套進例子,就是被搞的時候沒有大聲呼喊,反而默不作聲,頂多就只把頭別到一邊,不正視著下手者。僅做到這種程度,下手者根本無法得知究竟他是願意還是不願意,不過既然對方不作聲就當他默認好了。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大概是被拒絕得太多心靈受創,於是創造 Facebook 時把心一橫,乾脆把「拒絕」改成「不理會」。也因為如此,在 Facebook 很盛行的那一段時間,每天都會被喪屍,狼人和吸血殭屍攻擊,被三合會成員「逗」,被拉進魔法世界,被邀請到奇怪的群組,到最近期被綁匪脅持等等。面對關乎自身意願的事情,我們居然連說不的權利也沒有!

即便是第一次對這些請求不予理會,但接二連三我還是走不出不斷被這些請求侵擾的苦況。到後來,顯然 Facebook 也了解這點點,於是又多了 Ignore this application 的選項。但是,硬是沒有一比較自動的方法,告訴發訊者,「噢,我不想加入這個群組」,或「我不想參與這個遊戲」。受邀者永遠處於被動的狀態,而邀請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會對某些朋友帶來不必要的滋擾。

這些事情,說清楚不就好了?為甚麼我非要婉轉的當看不見那麼婆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