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不要「我」?

偽基百科裡原來還有這麼中肯的條目

中文常用的第一人稱似乎太少,沒有鄰國日本來得多,有好些人在寫文章的時候可能因為這個緣故,選擇了以「本人」自稱。「本人」本身是正當中文,不過似乎一直只用在公函,公文,法律文件等等主題比較正經和嚴肅的文件裏面。但自個人網頁熱潮興起,「本人」一詞(以及其變體「鄙人」,「筆者」,「本小姐」等等)開始充斥各類頁面。評論性的網頁還勉強可以,日記等等文體使用「本人」(以及其他提到的自稱)實在太詭異,本人接受不了。用「本人」寫日記,就搞得好像寫絕交信,律師信,通函,讓讀者(也就是本人)噤若寒蟬,正襟危坐。更詭異的是,有人連在論譠,討論區這種公共地方,硬是在自己那不夠三十字的留言以「本人」自稱,就好像要警告現場每一位要參與討論的網友,反對本人,就要等著收律師信一樣。

好吧,本人再次重申,亂用第一人稱不會讓閣下的文章更富有文學氣息,相反,只會令人感到閣下的修辭不倫不類而已。有時候,更會讓人覺得作者本人根本就在裝書生,不可一世,侍才傲物。本人在這文章充當反面教材,是希望告訴大家,「本人」這自稱不是這樣亂用的。當閣下要揮筆投訴政府部門保持貴府食水品質不力,又或與好賭成癮的老爸脫離父子關係而登報苦思修辭之時,這時候才應該把「本人」掏出來。輕鬆場合不管自稱「我」又好,像小孩子牙牙學語還沒懂第一人稱拿自己名字自稱也好,裝成青春少艾跟男友撒嬌時的「人家」都好,就請你不要殺風景,自稱「本人」好了。

註:「本小姐」根本只會出於高傲的有錢千金之口。如果說是一種「寫作風格」,那麼愛看人家這樣自稱的,可能都喜歡被虐。

朋友大過天

本來打算在俄軍向中國漁民開火當日便抒發一下這中俄真的非一般友邦簡單,怕太武斷,傷害了中俄人民之間的感情。誰知事情過了一個月,不要說示威,就連關於事件的外交新聞一宗也看不到。

當年美國誤炸中駐南斯拉夫大使館,死了人,美國政府都解釋說用了舊地圖,是誤炸。隨後由十人變百人,百人上千人圍剿美國大使館擲雞蛋。俄羅斯海軍抱著敵意向疑似走假貨的中國平民開火,中國政府除了在第二天發了個「緊急通電」以外,中國人民都沒吭一聲。截至現時為止,仍沒有一隻蛋飛越過俄駐京大使館的圍牆。

你看你看,人家總統跟流亡海外的失勢精神領袖照個臉,就很嚴重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另一個人家沒預先知會很嚴重傷害(正確來說是殺死)中國人民的肉體,最起碼也罷買幾枚飛彈,幾隻飛機,幾塊爛鐵吧,可是除了事後第一二天外,連發言都沒半次。

明明八國聯軍大家都有份搶,有份燒,偏偏俄國有特別優待。這「中國人民的感情」還真的和女人一樣,深不叵測也。

旅行與心態

去旅行的理由和模式可以粗略分成兩大類:「目標為本型」和「無明確目標型」。簡單來說,為了某種目標而去旅行,只要目標達成,不管多辛苦也沒所謂。

當然,目標也有許多種。其中有一種叫「插旗式」旅行,旅者僅只是為了到某個地方,不管是東京倫敦紐約還是開羅,不管時間長短,不理會行程安排,只是腳步一踏上該地領土,他就會很心滿意足了。這些人到達當地,遊覽過某幾個著名景點,在鏡頭前擺了好幾個 V 字手勢,對其他知名度比較低的地方便會露出一副沒興趣甚至厭惡的表情。他們內心都有一幅 “Where you’ve been?” 的地圖,去過的國家都像砌圖一樣,最終當然要把這堆砌圖黏成一個地球儀。但是,問他們到那個地方的所見所聞,他們有可能會一時間答不上來。也是,去旅行僅僅是圓自己的心願,或像闊太買首飾一樣,戴上是要給人家看,不用知道首飾本身有甚麼意義的。

另一個比較常見的目標是「購物」。法國巴黎的香水,LV 手袋,日本東京的Agnes B手袋,新款相機和鏡頭。所以基本上沒名牌貨的地方這些人都不會去。難怪東京和巴黎是香港人的旅遊熱點,有些人不會嫌悶三番四次重探舊地。更令人納悶的是,這些購物狂會一口否決其他地方的價值,對他們來說地球僅有自己住的地方,和鄰國日本東京這個城市。

近年數碼單鏡反光相機大行其道,不少人於外遊時都會帶備一部好拍下良辰美景。也有人以此為旅行唯一目標。「去九寨溝,好啊。去吳哥窟,也不錯。那古芝地道黑漆漆沒甚麼好拍,上旅遊車睡一下好了。甚麼鬼國家博物館啊?不許拍照的地方就不要浪費時間去吧。」對這批僅以拍照為目標的旅客來說,相機彷彿是他們唯一的行李。

也有人去旅行不是為了任何目標。好像我同事,去的地方總是有陽光和海灘的地方,因為他覺得,去旅行是讓他遠離繁囂,避過忙碌的好機會。他說,躺在海灘上享受日光浴,看看旁邊在玩沙灘球的比堅尼女郎,好寫意,好舒服。另一位同事旨在交友和「文化感受」–和於當地結識的朋友一同遊玩,喝酒,在街頭露宿,一種最初那位同事之以鼻的方式。

大家去旅行又為了甚麼?絕不只會為了插旗吧?

電車男與殺人犯

幾天前日本東京秋葉原發生青年濫殺途人事件,《都市日報》一連兩日都以「電車男」稱呼事件中的殺人犯。

甚麼時候連心理變態都可以被標籤為「電車男」了?

大家還記得《電車男》的故事嗎?性格內向的主人翁於火車上成功阻止了色狼,上演了一幕英雄救美之餘,還得到了相貌娟好的女主角「愛瑪仕」的讚賞,頓成兩人交往的契機。男主角遂化名「電車男」,向留言板的網友詢問追求女友的方法。最後男主角不失眾望,愛情開花結果,抱得美人歸。

這究竟跟心理不平衡,交不到女朋友,將自己的失敗化為憤慨跑去屠殺的兇手有甚麼共通之處了?

不過,亂用,濫用流行詞傳媒不是首次,也非始作俑者。尤其愛看動漫畫,打電動,社交生活失敗,喜歡待在家中當黃花閨男,大家都一律以「宅男」,「電車男」稱之。久而久之,只要你有其中一種習慣,人們便會把你當成「愛深居,愛看動漫,與異性零接觸」的大宅電車男。

只怪大家的關聯式思考跑得太快,想得太遠。

報道還是報導?

這本來是錯別字的問題,但現在看來又不是那麼簡單。

由小到大被不同的中文科老師教過 N 次,「一語道破」,「娓娓道來」的「道」就指說話。「教導」,「引導」的「導」有引領,指引的意思。

那麼是「報道」還是「報導」?老師曾經打趣說,如果你想說傳媒表達新聞時有立場,有色彩,用「報導」就錯不了。

觀乎兩岸三地的媒體的報「導」手法,用「導」還是「道」其實也不太相干。

買新電腦來幹麼?玩啊

如果有人跟你吹噓自己家裏電腦的配備,例如有四核 CPU,2gb 記憶體,獨立顯示卡,320 GB 硬碟的電腦,原來只是上上網,拿 word processor 打打字,玩玩 MSN,看看 DVD 的話,那傢伙電腦技術大概也高明不到哪裏去。即使是拿來編程,這規格也未免有點過份。如果他是那些萬中無一的 3D 引擎開發人員,那他也應該不是留在你的身邊,而是跑到歐美那堆遊戲製作公司呆下去。

要那種級數的配備,通常只有一個原因:玩遊戲,就像現在我每晚做的事情一樣。

所以有點好奇當年某名字拿來當星星的男孩子說要一萬元買電腦,究竟葫蘆裏面賣甚麼藥?

P.S.:不是我貪玩到忘了貼上星期到東平洲的相片上來,而是家裏那讀卡器壞掉了,想貼也沒辦法。

我們都是預言家

只要有一個富爭議性的話題浮現,我們裏面有些人會變成口裏滿是未來景像的預言家。

「今天政府拆天星,皇后,難保它將來不會拆科學館,太空館。」

「今天徵收污水處理費,膠袋費,明天便會收我們二氧化碳排放費,電燈使用稅。」

「小時虐貓,大時殺人。」

我也是半個先知,早就知道有這種新聞的時候就會出現一堆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