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像交朋結友

幾年前,有長輩問我愛看甚麼書。我說,我最喜歡小說。他擺出一副說教的口吻,告誡我,應該多看歷史,特別是中國歷史,能增見識,學懂做人的道理。當時怎樣回答他我忘了。

看甚麼課外書不用你來告訴我,我心想。

長輩說的都對,學習歷史讓我們認識前人的錯誤,祖先的智慧。可是,看課外書又豈止這樣?如果看課外書只是為了某種目的,不是單純為了興趣的話,讀了的東西都帶不進腦袋。沒辦法,誰叫自己不喜歡?

我覺得甚麼也得看。書看得多卻增廣你的見聞,洗滌你的心靈,充實你的生活。有目的地看死一種書,那叫偏吃,會惹出病來。少則會變成厭食,大可能會營養不良。人家談科技,你說不知道,只知道和坤是乾隆最大的遺產;人家說歐洲文化,你說不知道,只會雍正爺如何鬥死親兄弟… 看歷史書不是不好,我只是認為不應只看歷史書罷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都應該博學多才。

但千萬別強迫自己。看書像交朋結友,勉強都沒好下場。

Get a Life!

蘋果新的 “Get a Mac” 系列的廣告過癮是過癮,Windows 的痛處(雖然你硬要說成 PC)也差不多被你數光,但其中有一點大家都很清楚,但你依然在逃避現實的是:遊戲啊!儘管 EA 說要在 Mac 平台(指 OS X)上推出遊戲,但大家都知道那是 Cedega,EA 沒誠意十足的打算把旗下遊戲真的移植到 OS X 上;雖然大家也知道 BootCamp 可以安裝 Windows,讓從蘋果買回來的電腦都可以為用家開啟 PC 遊戲世界的大門,不過在 Mac 安裝 Windows,那堆甚麼安全呀防毒呀人性化介面呀等等雜七拉八的優勢將隨之而消失。雖說病毒沒辦法跨越 BootCamp 作惡,但它仍可以讓你 Windows 那部份變成廣告裏頭 “PC” 那個狼狽樣。

要知道,PC 不會無聊到在算 Mac 究竟浪費了多少時間,也不打算永遠穿西服經常想著工作。他大部份時間偶而也會穿起 T-shirt 和牛仔褲,跑到遊戲機中心和朋友切磋的。用 Mac 的朋友,別讓這種不實的優越感妨礙了你正常的思維。Get A Mac 只是蘋果公關的把戲,意圖讓你成為一個忠實的 fanboy 而已。

當然,微軟的 Windows 除了能讓同一部電腦執行同一款遊戲更有效率以外,在介面和安全問題上還是跟 OS X 有一段比較遠的距離。

有人報官往究治,有人漏夜趕 forum

1201615896500.jpg
真圖請自行想像

這兩天鬧得全城沸騰的,正是昨夜從香港高登新聞組流出來某幾位藝人的祼照。詳細內容不多述,總而言之就是沒馬賽克的「海鮮自助餐」。今早多份報章均有提及,更有不理會經理人公司勸諭將圖片重要部份加以遮蓋再登出來讓讀者判斷其真偽。張貼出來的網站不是被強行關站(當然,很大可能是受到自律或外在勢力干預)便是被擠到水洩不通,足證明明星的私處,比日本 AV 脫星甚至無知小孩的自拍照更為吸引。

人嘛,大半擁去的網民自是對藝人從未曝光的部份好奇,想看看有甚麼奇異的特徵。有人看是純粹出於探究,以便跟親朋戚友討論那堆照片是真是假。不論好奇於甚麼地方,由於主角是明星,所以人氣才會那樣高。如果換著是對廿歲出頭的尋常情侶,相信有興趣去看的人一定沒那樣多,相反罵放相的無恥,卑鄙的可能會佔大多數。

而且,其中一位主角還是一個靠純情形象吃飯的小女星。

所以,另一類去看的該歸類於「不願繼續被欺騙的人」。特別是在這個滿口提倡道德的社會,如果連這些站在公眾最前面的人也可以拍下如此傷風敗德的照片(而且是自拍像),他們的形象和前途真的完了。這等於摘下自己戴著多年的面具,等於告訴人家兩年前甚麼「面對小朋友」諸如此類的全是信口開河,廢話。

所以,即使是真跡,也不會承認吧?我理性那部份理解這一點。

如果是假的,我就不理解究竟藝人有甚麼得罪了張貼上傳照片的人啦。我能想像的行兇者,應該電腦技術高超(聽說連短片都有了),有花不完的時間,被藝人心理傷害過,而且曾經是他們 fans (不然怎會有那麼多角度的相片?)。這種人不難找,就算找不到,我想終有一日他也會按捺不住拿著美工刀片衝上前要脅受害人,自投羅網的。

感性的那一面告訴我,這個情況最好不要發生。最好是受害人一句認了,然後坦白告訴大家,這是一個有雙重標準的世界。

當你手上有鎚子…

西方有句俗語:只要手上有鐵鎚,甚麼也會看成釘子。這句很久以前就讀過了,但還是不明所以。後來長大了,見識多了,人面廣了,才發現原來自己曾經拿鎚子敲過人,也曾經被人拿鎚子追打過。

大家有沒有接觸過一件新事物,學會一套新知識,領略一種新方法,便開始在生活上積極應用,然後繼而廣之成為你生活圈子裏的推廣員,向身邊的人逢人說項?總會試過的,即使你那麼討厭以推銷為生,卻不知不覺當了推銷員。最好是大家都跟你走,然後讓世界變成烏托邦…之類的幻想,總會有的。有好方法要用當然好,但解決問題得要對症下藥,鎚子不是萬能的。同理,別人碰釘拿鎚子敲敲他,讓他腦筋清醒一點當然好;但怕他討厭被人追著敲,更怕一敲把他敲暈,況且人家用鏍絲起子用得好好的,要他用鎚子反而誤他大事。

以前 PHP 曾經是我的鎚子,直至看見有人想用這把鎚打一個 POS 出來,我才肯放手;Java 也是我的鎚子,今天我還會用(營生,沒辦法),但必要時我還是會把它收好,拿更適用的工具;C 與 C++ 也是兩把好鎚,不過我不會用,經常砸到腳,我就把它們放下了。

Facebook Apps

大家都喜歡將自己的頁面塞滿小程式,我以前也會。但自從某天覺得不好玩,就差不多把它們丟光了。特別和我真實身份無關的,好像狼人和吸血彊屍呀,人家送了甚麼虛擬禮物呀,請我喝了甚麼酒,丟了幾個熱燙燙的馬鈴薯,自己粉飾好的小宇宙都忘得一乾二淨。

也在那一天,索性把那堆應用程式邀請一次過刪掉。直覺告訴我,你們才不是主動邀請我,只不過是應用程式預設將邀請送給所有朋友。因為我也按錯了好幾次,把邀請送了給一堆半生不熟的朋友。

我對 Facebook 的印象,仍只留在找舊朋友的層次,你們說的那些「平台」,「社交網絡」功能我還沒用上。罵我是個老古板吧。

很黃很暴力

當大家讀到那單新聞,聽到那小女孩說標題那句話,是不是:
11910686776431.jpg

各位,這種心抱邪念,戴著有色眼鏡看人家的方法是不對的。你怎麼就會覺得那小女孩說「很黃」就是你心裏那種「很黃」?人家天真無邪,或許根本就不知道甚麼是黃,甚麼是藍,甚麼是黑。當然,也可能是你「很黃很暴力」的圖片看多了,看得多就不覺得出問題。結果我試著以一個小孩的角度思考,一找就找到一大堆「很黃很暴力」的圖片。貼出來讓大家重新認識這組字的意思吧。

p1040028_edited.jpg
想一下母雞媽媽含莘如苦產蛋,人類居然以褭腹為名,施暴為實,把毫無抵抗力–黃色的–蛋黃攪爛,這不是名符其實的「很黃很暴力」嗎?

image030.jpg
薑不就是黃色的嗎?將其碎屍萬段,「很黃很暴力」!

f2004092014002900000.jpg
一不小心跌進黃河洶湧澎湃,泥黃色的水流之中,定必粉身碎骨,死無全屍!不得不說黃河其實也「很黃很暴力」。

lion-carrying-impala-500.jpg
動物界裏「很黃很暴力」的佼佼者一號。

12716264_269085.jpg
動物界裏「很黃很暴力」的佼佼者二號。

13_43_2-building-demolition-gateshead-tyne_web.jpg
也不排除張小妹妹其實在說這幅圖片。

我早說了,互聯網很危險的,還是不要上網好了,河蟹也省得著。

人性半小時

如果要快速體驗人性的醜惡,可以試試在七時半乘搭東鐵線往北的列車。

歸心似箭是人之常情,不過如何拿這種心情和臉皮的厚度之間平衡,那就要看自己的修為。

明明列車兩三分鐘就是一班,歸家又不是要打卡報到,遲到會扣薪水,但每個人都表現得像是逃難似的,列車滿了也死命要擠上去。

我嘛,如果後面那堆人沒擠過來我想我是站在門口邊的。現在我跟車門之間卻多了兩重人。

也好,算了吧,反正只要擠一個站的路程,下一個站大圍是轉線站,一定會有很多人下車的。

然後,列車進站,停好,打開門。但是,裏頭的人湧出來了,我卻像被人壓在彈簧床上,後面好像死都不想出去。

喂,這是基本禮儀吧。走出車廂讓車廂裏的人下車,對你好,對大家都好。回頭一看,卻見那個中年男人抓著車邊,意圖把人群擋回去。

忍不住了。身子仰後,加了點力,最後他腳步踉蹌,退到外面去。見他睜大了眼睛看著魚貫而出的人群,還露出一副狼狽相。

只差沒看見跟他一樣站在旁邊的我,邊冷笑邊盯著他。我想我這也是人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