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核色變

在 AM730 綠色和平的張韻琪專欄提到,香港政府打算在 2020 年將本港的發電源 50% 改用核能1。文章提到核子發電如洪水猛獸,核意外離不開切爾諾貝爾和三哩島的災難,詳細就不再轉述了。但核能發電真的那麼危險嗎?

切爾諾貝爾固然是宗慘劇,但內文似乎沒提到意外發生的原因。根據美國能源部的分類,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所是用的是第一代的舊式水冷式反應堆,因為當時的技術所限,設計反應堆時並沒有將安全入納入考慮因素。在後來國際原子能機構的調查報告中提到,其中這座水冷式反應堆的設計嚴重失誤,爐心的溫度提高,會加速核分裂反應,再加上控制核反應的控制棒設計不良,導致最後爐心溫度過高而發生爆炸,造成核洩漏。這問題其實在後來第二代(例如大亞灣核電廠所採的的壓水式反應堆)以及更後期的新型核反應堆得到解決,即使在核電廠發生停電等事故,反應堆的設計也能使其即時停止運作,保障附近工作人員的安全。

至於美國三哩島事件,事故主因是因為操作核電站的人員疏忽違反安全守則,而且控制的監控系統的設計不完善,令工作人員忽略了核輻射洩漏的警號,最後爐心的燃料融解,帶輻射的冷凍劑洩漏。可幸的是三哩島核電站因為防護用的混凝土外殼將放射性物質和周圍環境隔離,輻射不至於擴散至周圍民居,核電廠方圓10哩(16公里)的居民因是次意外所接受的額外輻射劑量僅僅等於照一次胸口 X光片,而且亦沒有人因而罹患輻射相關的後遺症。這不是正正證明了現今核電廠的安全性不容置疑嗎?

張小姐早前的文章及綠色和平的 twitter 亦提到,核電廠的副產品 — 核廢料難於處理,放射性強,千萬年不滅等等。但美國早有研究報告指出,傳統燃煤發電廠的煤灰,因為煤天然蘊含的微量放射元素,在燃燒後會大幅提高濃度,放射性比由同等發電量的輕水式或壓水式反應堆所產生出來的核廢料還要高出十倍。而且,報告提到,住在這些傳統火力發電廠附近的人,接受的劑量亦比住在核電廠同等距離的居民要高。不過,這些不經意吸入煤灰的居民,健康卻沒因而比其他人要差。基本上人類每年接受因宇宙射線,地殼所產生的背景輻射劑量是 360mrem,吸入煤灰的額外劑量其實只是僅僅 1.9 mrem 而已。大家可知道,香港的兩座燃煤發電廠,是如何處理煤灰的?當你將之對比處理核廢料的工序,可能要大吃一驚。

在討論全球暖化的今天,核能是其中一個日益受重視的新能源。各國在為設計第四代新型反應堆而努力,美國在 2016 年前將會有三座新型核電廠投產,中國亦打算將核能發電所佔的份量提高四倍,這些資料似乎亦和張小姐所提出的「判核能死刑是世界主流」相違。諷刺的是,綠色和平的其中一位創辦人 Patrick Moore 最近也不得不承認核能是現今唯一能有效解決地球暖化問題的辦法

我不是想說擁抱核能而放棄開發其他可再生能源,但考慮到經濟問題以及現時科技的限制,核能大概是找到可靠而又經濟的再生能源前取代傳統化石燃料發電最可行的過渡方案。綠色和平在 twitter 提出配合可再生能源的方案,包括使用天然氣輔助產生最低用電量,但此舉無疑會增加電費。減少用電想法可取,但隨著泛珠三角發展人口增長,省著用真的可行?

向大眾宣揚核電的安全性是政府方案獲得通過的關鍵,但是,政府及中電在本年發生的大亞灣核電站洩漏事件處理手法上欠缺透明度,尤其是大亞灣核電廠核安全諮詢委員會成員溫石麟大唱反話,予人政府及中電有意隱瞞的觀感。雖然暫沒有香港週邊輻射水平提高的報告,但仍未能讓公眾釋疑。希望政府在制訂用電方案的同時亦能提高核電廠運作的透明度,讓市民安心。

1︰現時香港總發電量核能約佔三成

個人政治謬論

趁 Twitter 掛掉,我轉到這裏寫寫廢話好了。

1. 最近的都是政改新聞。傳媒「揭發」政府用了九百萬作政改宣傳費用,相信又會引來一陣腥風血雨。值不值?如果政府用這筆錢將政改背後政策的理念好好說明一下,讓我這種無知百姓了解支持方案有甚麼好處其實也不錯的。但最近的宣傳給我的印象就是這政改是一種「先苦後甜」的策略,要先捱捱苦「將就一下」(例如唐司長的「射波論」)才會有將來的好結果,但卻又從來不解釋循序漸進的必要性。這九百萬… 不如拿來安撫市民派糖換支持方案好了,集體利益輸送相信會更為有效。

2. 關於五區公投:我有去投票,但老實說,我不知道我究竟在投甚麼(不,我不是在投廢票)。我這一票的背後太複雜了。基本上我是抱著「盡公民責任」去投,也算是支持公社兩黨以免他們死得太難看的…

3. 另一方面,不知道大家拿「長毛」獲得的高票數興奮個勁幹麼… 新界東基本上只有社民連,少了公民黨等等泛民派的對手,周澄知名度低(或者這樣說,選民對她認識不深),其餘對手又太「騎呢」,長毛想拿高票也不難。相反同在黃毓民選區的白韻琹取得萬多票,這值得社民連思考一下背後的意義…

4. 想起一個故事。二戰時期英國首相邱吉爾在選舉活動拉票的時候,遇上一個老婦對他大嚷:「我投票給魔鬼也不投給你!」他沒有爆粗,沒有罵她「老虔婆」,更沒有說她「狗嗡」,相反他只是回話一句:「這次魔鬼沒有參選,你這票就投給我罷!」

5. 究竟迎接落區宣傳政改的政府官員的示威者(以及最近各種官方及建制派活動)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和目的去示威的呢?表達意見?抒洩情緒?還是僅僅想讓政府官員和建制派難堪?

6. 我身邊真的有人認為香港不適合普選的,而且為數不少。更多的人認為有沒有普選其實沒所謂,大概就是想著如果特首不合市民心意就會腳痛被拉下台吧。很糟糕還有那種當天同鄉會派錢就一口咬定是民主派造謠的人(然後新聞播出同鄉會承認的消息又不吭一聲的)… 唉。

7. 六月五日我在 Twitter 寫下:「拘泥於『穿著睡衣見領導人』,『大量武器運入天安門』,『軍隊也死了不少人』,『學生都收了錢』這些事,都是沒有辦法看到事實的真相的。事實是,有不少母親沒了孩子,至今『六四』仍是禁語。所以,我不明白究竟那些人要怎樣的一個真相。就當是受外國勢力慫恿好了,受慫恿上街非得要落得一個生死不明,不明不白的下場嗎?」

8. 我好像記得公社兩黨某議員說過補選投票率達不到某個水平就認命支持政改方案的?…

令人緊張的聖誕

聖誕節又到了。

我不是不喜歡聖誕節。雖然天氣有點熱,但自己依然被周圍的氣氛感染。聖誕老人啦,聖誕樹啦,雪人啦,當然少不了聖誕禮物,聖誕派對和聖誕大餐。不過,聖誕節有種集體活動我不明白:迎接聖誕節為甚麼要倒數?

迎接新年來臨,除夕送舊迎新,自己所在的地方進入下一年的一瞬間,的確值得記念,慶祝一下很應該。聖誕又為甚麼要倒數?你生日有倒數過嗎?朋友生日有倒數過嗎?車公誕有倒數過嗎?國慶前一晚又有倒數過嗎?如果你真的為以上每一件事都煞有介事倒數一遍的話,你可能要去看心理醫生,檢查一下是不是患上了「倒數強迫症」。

只剩下聖誕老人和公眾假期的現代社會,我更搞不清為甚麼為聖誕倒數。難道聖誕老人上門送禮,吃掉你特意準備的牛奶和曲奇,也得倒數?「聖誕老人還有十秒…九…八…七…(略)…來了!歡迎你啊聖誕老人!禮物呢?」要是聖誕老人知道大家像是迎接使徒般嚴陣以待,一定會嚇得跑掉。

假期又不是十二月廿五號才有,難道就得為迎接這公眾假期期待著它到臨的一分一秒?那麼,每個星期五晚上其實也得認真的倒數一次。大病初癒一週年,搬址入伙三週年,結婚十週年,出獄十七週年,這些大事統統都得倒數迎接,不是嗎?

是因為那一秒,那一刻很重要,倒數才有其意義。聖誕整天都值得記念,感恩,却不是只有凌晨零時零分零秒才要慶祝。難道大家知道,耶穌在哪一秒冒了頭出來?

其實,我不喜歡噗浪…

話說自 microblog 熱被 twitter 帶起以後,互聯網上多了許多許多的變種。相信在華語世界裡,最受歡迎的平台,僅次於 twitter 就是 plurk 了。它有一個很動感的中文名字,叫「噗浪」。

噗浪所以受歡迎,撇開「雞與雞蛋」的問題,似乎在於它有的功能比其他普普的平台更多。我文筆生硬,想不到有甚麼辦法不照本宣科也可以把功能一一介紹,所以就算了吧。我集中談談我看到的。

第一個要談的是可以對主題單獨回應。有時候在 twitter 上討論一長起來就會跟其他主題混在一起,要是回應很 general 的話,人家基本上是沒辦法知道你在回應甚麼的。Plurk 就因為有一個跟其他人與別不同的介面,所以可以輕易顯示各個主題和相關的回應。這點就跟網頁論壇的模式差不多。

談到介面,横向介面想法是不錯,設計者似乎想將每個使用者的主題看成一條時間線,好讓用家一眼能看清楚自己的主題,人家的主題在甚麼時候發出。不過,問題就是這龐然巨物很難顯示於我那個縮到一半的 Window 裡去(大家也猜到為甚麼要縮小瀏覽器吧?)而且,滑鼠的滑輪也被改成左右平移,有時候挺不方便的。發文時間不是討論的重心(想想自己有多少機會留意著 post time 的?),把這種不太重要的資訊當設計的主體,犠牲了可用性,值得嗎?(或許只有我覺得難用吧?)

不過以上的不是重點,反正它還有一個流動版面。我最不喜歡的是另一種「功能」。一種本應在希望增加人氣的論壇上才會出現的東西︰分數。

話說 Plurk 這平台,為了「獎勵」那些熱愛社交的活躍份子,就想到了獎人家分數:發文有分,交朋結友有分,分數達到某特定目標,就可以幫某些功能解鎖。你可以用更多的表情圖示和個人頭像,還可以選擇漂亮的主題。鼓勵社交出發點當然很好,但是這分數制度和其他使用分數的論譠有同一個缺點。

有不少論譠明文規定不准灌水,因為灌水除了佔用版面資源外,還影響了正常討論。試想想認真討論之間插了幾個小混混,一整串都是嘻嘻哈哈,真正的意見就會埋沒在這些噪音之中。很不幸,Plurk 與傳統論譠不一樣,只有自己才可以控制自己說甚麼,甚麼時候發聲,灌水這種事情在 Plurk 上特別嚴重。幾篇早晨,幾篇午安,接著還要來很多篇「求 Karma 文」。難怪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也說可惜

老實說,這種跟別人互動的方式,就讓我想到一種我以前在電視螢光幕上看過的生物︰Teletubbies。不過至少,人家的肚有螢光幕,會播英文生字動畫。

又,其實我不太介意知道你的日常生活,但我真的很討厭「寫 plurk 為了求分數」這種心態。

網絡討論

Duty Call

Duty Call. Courtesy of xkcd

大家有沒有上圖那種經驗?在網海上的討論裡發現了有人「錯」了,整個人即時會進入戰鬥狀態:血液裡的腎上腺素急速上升,情緒高漲,打字速度加快,思路好像會變得比平時清晰。從前散漫而疏於思考的你,因為大家討論的一個很普通的話題,由生果金是否應該增加,銀行是否應該全保,或宗教能否凌駕於邏輯之上,到一些無關痛癢雞毛蒜皮的小事(當然對某些人來說是大事大非的議題),好像究竟是 SOAP 還是 XMLRPC 優勝,蘋果應否轉用 Intel CPU,到XB360 還是 PS 3 性價比較高,或死亡騎士的符文打擊是否過強等等,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敏感,易怒。想到新的理據反駁對方,認為無懈可擊,按下「傳送」鈕後又會私私竊笑。每當收到對方(稱為死敵更是適合)的新回應,只用十秒速讀回應便一口咬定他冥頑不靈,手指隨即在鍵盤上飛舞,將滿腔怒火化為不知從腦袋何處湧出的論據,以對方文字提鍊而成的譏諷。不斷重覆以上的循環,直至一方作罷方休。

有,我當然試過。

有時候和真人討論獲得的「快樂」比遊戲還高。這是知識份子的毒品。即使我不是知識份子,學者,文化人,專家,權威,卻也樂在其中。後來咯,牽涉到越多的討論之中,越發現討論 – 在虛擬世界發生的討論 – 根本毫無意義。為甚麼?因為即使勝出了也不代表說服到別人,讓自己的理念和見解傳到別人心中啊。單看討論串,你根本不知道對手是下線了,默認了,懶得跟你討論了,還是被氣到心臟病發死了。明白了這點以後,就覺得討論一起鑽牛角尖毫無趣味可言。

說服不了別人 – 不,不知道對方是否心悅誠服了,這僅僅是單方面的勝利。沒有結果的討論,有甚麼意義呢?

書展嘛

一年一度的書展又來了。近幾年來多了出來的模特兒,突然間成為了被針對和討伐的對象。但如牛頓的經典力學定理,有作用力自然有反作用力,有反對聲音也有另一股認為「沒甚麼大不了」的呼聲從網誌和討論區中間冒了出來。

「書展就書展嘛!」情感上我是這樣想的。我不是個很認真愛書的人,雖然偶而我也會逛樓上書店「打書釘」,很偶而會在網上買書,不過看著 LCD 螢光幕的時間絕對會比看著白紙要多。

書展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把自己從螢光幕拉開的機會。書展是一個讓自己確切看看書的「藉口」,讓自己沾上一點「書卷味」。你說「散貨場」好,「趁墟」也好,你罵得沒錯,我是趁墟到散貨場,抱著「嘩!呢五十蚊可以俾我磨一個星期,抵呀!」的「師奶」心態去買書的。是的,我不是像文化人那樣「愛」書,我是去「消費」書籍的。隨便你,你說我去嫖書也行,我認我是書的嫖客。

所以,我整年都不看書,就只有書展把書買回來的時候才看。看完了,好看的,再看。看厭了,擱到一旁去,轉移看 LCD MON。

當你抱著一個「想借個機會看書」的心態去逛書展,你就會對抱著其他心態去看模特兒,看明星,看才女的人產生抗拒。這是一種自然的排斥反應,不是情理可以解釋的。正如你來到青樓,你一心想看到的是名妓,但另一邊廂卻有由西域老遠走過來的雜耍。你在這邊選花魁,他在那邊吞鋼劍,本來就河水不犯井水。但不知怎的就硬是覺得壞了雅興,直教人火冒三丈。

「怎麼一個大眾化的書展,就是容不下大眾化的0靚模?」容得下,不然開 facebook 群組的可能是我。只是,我對書展有「應該只有書」的情意結罷。是啊,書展賣甚麼文具?又賣甚麼精品?

順便談談0靚模。

如果0靚模是指後生的模特兒,那不過是市場需求,為甚麼只是年輕一點就要把別人趕絕?

0靚模是指沒經驗不專業的話… 我還是第一次聽把缺點推出來當賣點的。這就是所謂的「減法行銷」?

為甚麼不要「我」?

偽基百科裡原來還有這麼中肯的條目

中文常用的第一人稱似乎太少,沒有鄰國日本來得多,有好些人在寫文章的時候可能因為這個緣故,選擇了以「本人」自稱。「本人」本身是正當中文,不過似乎一直只用在公函,公文,法律文件等等主題比較正經和嚴肅的文件裏面。但自個人網頁熱潮興起,「本人」一詞(以及其變體「鄙人」,「筆者」,「本小姐」等等)開始充斥各類頁面。評論性的網頁還勉強可以,日記等等文體使用「本人」(以及其他提到的自稱)實在太詭異,本人接受不了。用「本人」寫日記,就搞得好像寫絕交信,律師信,通函,讓讀者(也就是本人)噤若寒蟬,正襟危坐。更詭異的是,有人連在論譠,討論區這種公共地方,硬是在自己那不夠三十字的留言以「本人」自稱,就好像要警告現場每一位要參與討論的網友,反對本人,就要等著收律師信一樣。

好吧,本人再次重申,亂用第一人稱不會讓閣下的文章更富有文學氣息,相反,只會令人感到閣下的修辭不倫不類而已。有時候,更會讓人覺得作者本人根本就在裝書生,不可一世,侍才傲物。本人在這文章充當反面教材,是希望告訴大家,「本人」這自稱不是這樣亂用的。當閣下要揮筆投訴政府部門保持貴府食水品質不力,又或與好賭成癮的老爸脫離父子關係而登報苦思修辭之時,這時候才應該把「本人」掏出來。輕鬆場合不管自稱「我」又好,像小孩子牙牙學語還沒懂第一人稱拿自己名字自稱也好,裝成青春少艾跟男友撒嬌時的「人家」都好,就請你不要殺風景,自稱「本人」好了。

註:「本小姐」根本只會出於高傲的有錢千金之口。如果說是一種「寫作風格」,那麼愛看人家這樣自稱的,可能都喜歡被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