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ckr 重開

最近我的 flickr 帳戶又活躍起來了。

本來就沒打算把拍好的相片找個集中的地方存儲保管,固然也沒有付錢申請 pro 帳戶的衝動,因為硬碟空間夠多,所以可以把相片統統存到硬盤裏。只是要分享給其他人的時候,需要貼到 blog 的時候才會上傳到網絡上。最初是放進私人空間的,不過實在太慢了(其一是 DH 頻寬,其二是 gallery 載入速度),後來甚至懶得上載更新。

直至農曆新年期間電腦上其中一個硬碟掛掉,裡頭某幾次旅行和其他拍下來的照片報銷,於是有了申請相片存放服務的打算(畢竟還是交給專業的好)。這時有兩個選擇,其一是網絡「老大哥」Google的 Picasa,第二則是 Flickr。雖然 Picasa 存放收費好像比較便宜,但 Flickr 的優勢:社群,卻是 Picasa 望塵莫及的地方。像我這種半吊子門外漢要尋找參考對象和信心,Flickr 是不二選了。

於是,趕緊於發了花紅當天申請 pro,亦開始不客氣的拍照和上傳…
順便宣傳一下,我的帳戶在,歡迎參觀指導啊。

賭王老谷

被外人稱為「國際賭王」的老谷突然高調宣佈要親臨白家賭場消遣,L 城的人聽了都嚇一跳,然後都想在「賭王」造訪那天一睹這位聞名中外賭王的風采,於是原本已經熱鬧的賭場那天更是擠得水洩不通。賭場本身更是不敢怠慢,找來了營運主管,白家大兒子白發在正門親自迎接。白發殷勤招呼老谷,首先領著他四處參觀,讓他站在二樓的陽臺俯覽地下大廳,又親自講解鎮店的風水石雕和推介賭場附屬的一流餐廳和酒店的總統套房,弄得老谷好不高興,幾乎忘了來賭場的主要目的 – 賭錢。

於是,白發領著老谷到帳房換了籌碼,然後闢了在賭場大廳中央的一張賭桌開局。

「請問谷先生想玩點甚麼?」

「就來一局德州撲克吧。」

「很抱歉,」白發尷尬的小聲說,「德州撲克的規則我們都不太懂。我們有一款叫福州撲克的,據說規則跟德州撲克有點相似,不如谷先生屈就一下如何?」

老谷有點掃興。「那好吧,你可以教教我這…這福州撲克怎麼玩?」

「我們先來一局,大家邊玩我邊講解,好不好?」老谷心想,這分明是欺我不懂規則,先把我的賭注騙到手吧。但是在場少說也有數千賭客圍觀,為免有失儀態,唯有忍氣吞聲,啞巴吃黃蓮,就迫著答應了。

白發找來了資深荷官胡沖在首局當莊家,賭場常客也是白家好友的仇太也應邀出席坐陣。第一局就這樣開始了。

「原來這福州撲克跟德州很像,玩法真的差不多,對我來說上手應該不難。」老谷打量了一下佈局,暗忖道。這時老谷把黑桃 4 和6 摸到手。大家都下過注,公家開了紅心 K,黑桃 5 和方塊 9。「今天運氣真是不錯。」,老谷心想,另一邊把自己的賭注推到賭桌中央。

(待續)

由 9.04 到 9.10

早前受了教訓仍不知悔改, Ubuntu 9.10 出了沒幾天就衝動跑去升級,完全無視「等人家先踩地雷」這安全至上的方針。

不過這次跟以前不同,選擇升級時壓根兒沒考慮過經網絡直接更新。通常大部份人也會用 auto-update 直接更新,更新伺服器𡰗會被拖慢,而且前幾次更新中途還會跑出奇怪的錯誤,令更新腰斬。所以這次醒目了,找到 alternative CD 的 iso 檔下載,直接掛上更新,又快又方便。

今次更新意外的順利,安裝程式問是不是要取代舊的設定檔的次數也大幅減少(少於十次),更新完成後更有驚喜:以往重啟例必失效的自訂字型和顯示驅動運作如常,解像度也沒重設,省了我不少時間。

當然問題依然有。聲效突然多了雜音,要手調設定檔;輸入法系統好像被強行切換成 iBus,還沒找到方法修理;Ubuntu notification 的出現位置下了一點,不幸的那個設定工具不能調較;GNOME 開發團隊腦袋不知道甚麼地方出了問題,認為把 System Preference menu 的圖示藏起來會增加可讀性,我卻認為此舉毫無幫助,於是又改了設定 (GNOME 再搞這種白痴「設計」說不定我就要跳到 KDE 啦);Empathy 非常不穩定,不得已轉回 Pidgin。

改善了的地方嗎?開機進入 OS 好像快了(如果檔案系統轉用 ext4 效果更為明顯),新出現的兩個 theme 也很簡潔(只是因為 GNOME 的問題有些地方就是不協調),新加入的 Ubuntu One (類似 Apple 的 mobileMe 儲存服務,可以讓你將資料儲到 Canonical 的伺服器去,用戶可在不同地方同步存取資料) 跟 Ubuntu 一拍即合,使用起上來挺方便的。可惜電腦只有一台,用到的機會不是太多。

這是自使用 Ubuntu 以來最舒服的一次升級。雖說是減少了不便,但距離全自動化還有路要走啊。

雜記

1. 連續兩個星期天到公司中環總部上班。以為下班坐「叮叮」是很寫意的事情,誰知禮拜日的電車異常擠迫,載滿了從中環區擁出來的菲馬泰傭。風是很涼很舒暢沒錯。

2. 其實我對 Google Wave 不太期待,驟眼看谷歌工程師的示範短片覺得Wave應該歸類成「功能比社交網絡要多的通訊平台」,故此沒主動向網友索取邀請。近這幾天 Google 自己找上門,於是抱著探新求知的心態試坃。以下為重點整理:

  1. 介面沒想像中/人家分析所言難用。至少,很容易摸上手,只是有點眼花撩亂,不知何去何從。一些應有功能卻要像輸入秘技密碼般以特別語法控制(例如查看全部公開討論),有點本末倒置的感覺。總體來說 Wave 是 ad-hoc usenet + wiki,但是現時暫缺管理功能,文章不時被人(也包括機械人)修改。有隻翻譯 bot 尤其討厭,不知道是誰的餿主意,把它加進中文串裏,讓它四處肆虐。
  2. 很慢。瀏覽器載入 JS 顯得有點吃力,Linux 上的 Firefox 更不時變灰。即使轉用 Chrome/Chromium,在進入一些嵌滿 Gadget 的版面反應依然遲緩。希望日後版本能在這方面多下功夫。
  3. 想到的 Use Case 倒有不少。我第一時間想到就是約人吃飯,插地圖投票等功能一應俱全,甚是方便,特別好對付七嘴八舌之人。其他用途則等工程師優化整套系統再說。

3. 「慳電胆」事件,曾特首成為眾矢之的。受千夫所指,他和他的「管治班子」一齊解畫,力排「利益輸送」之嫌,不斷強調絕無此事。瓜田李下也不是第一次,前度同僚梁錦松偷步買車已是一例。如果僅是誤會,曾生大概在覆核施政報告時發夢,根本沒認真「做好呢份工」。

4. 哎呀哎呀,聽得「利益輸送」多,差點忘了我們還有「徇私」,「假公濟私」可用。看來要買本《學好中文》惡補才行。

5. Batman: Arkham Asylum 故事講述蝙蝠俠在押送小丑往「阿卡漢精神病院」中途中伏,名符其實身陷囹圄。他要在黑暗之中與小丑眾爪牙以及其他積犯鬥智鬥力,重新取得病院的控制,兼及時阻止小丑背後的陰謀。戰鬥系統流暢,且挑戰模式也值得玩味。唯故事有點短促,能再延長 30% 就更好了。特別一提配音採用 90 年代動畫版班底,小丑一角由 Mark Hamill (眼熟?對,他就是 Luke Skywalker) 飾演,他演活了瘋癲狡猾的奸角,神情入木三分。如果大家喜歡動作/潛行系遊戲,又或是蝙蝠俠的忠實勇躉,這款不容錯過。

柳葉刀

今天閱報,看見有一新聞寫「抗疫英雄」鍾南山於某著名醫學雜誌發表論文。說是著名,但雜誌《柳葉刀》名字從沒看過,一時摸不著頭腦。

後來留意報道提到英國,想想英國「著名醫學雜誌」也沒多少本,應該也只有 Lancet 了。Lancet 一直譯作《刺血針》,被人誤導多年一直懵然不知,失策失策。

不過 Lancet 譯作柳葉刀不知道是誰的手筆。柳葉刀大家在古裝電視劇應該看過不少,就是那種山賊用的大刀,刀身微彎而闊,末端尖銳,刀背和刀鋒之末以一直線連起。大概就是那種東西啦。

至於 Lancet 這種手術刀,怎麼看都是直身對稱的。頂部㘣而末端尖銳,就像淚珠的上半部。而且,lancet 是雙刃,因為名字沿自 Lance 長矛,向前衝鋒直插敵人的武器不尖銳點怎麼行?

拿中國古代冷兵器的名字為醫學雜誌命名一聽就覺得好詭異。武器還是兩種不太相似的東西。說柳葉刀的英文是 scimitar 我還服氣一點,說它是 Lancet… 總沒理由說孔子的英文是 Socrates 吧?

又,按 Lance,維基中文翻譯居然指去「蛇矛」…

高清賞月

DSC_8231

從來沒試過那麼清楚的看月亮。

今年是國際天文年,國際天文聯會為了培養大眾對天文的興趣,特別設計了一款造價非常便宜的天文望遠鏡。這款望遠鏡據聞是根據當年發明折射式望遠鏡的伽里略的第一副望遠鏡而設計的。初時看見新聞便蠢蠢欲動,奈何運費實在太貴,一時難以決定。後來道聽途說,原來中大天文學會有代購服務,便立刻下了訂單。

第一次當然是在中秋節拿出來賞月。可是調較對焦其實是頗吃力的,因為成本低廉的關係,對焦部份設計成以對後推拉調較,位置僅以摩擦力固定,稍一不慎便會移過頭,有時更要重新調過位置。

另外,天文台說的最佳賞月時間十一時三十八分,其實就是這望遠鏡看得最辛苦的時間。因為月兒高掛,望遠鏡也得跟地表垂直。望遠鏡也沒有轉移視角的裝置,整個人必須蹲下往上看。調焦起來就更辛苦了。

其實昨夜除了主角月亮之外,我家附近還能看見木星。初時僅僅希望能看見木星大氣形成的橫紋,這次不但看得清楚(當然,眼力要很好,聚精會神盯著),連旁邊三顆木星衛星(第四顆可能躲在木星後面吧)也看得一清二楚,令我喜出望外。

雖然辛苦了整夜,但這種體驗實難能可貴。希望日後還有機會繼續用這望遠鏡吧。

(備註:相片有點暗淡,是因為拍照的呆瓜只忙著對焦和找目標,完全忘了相機還調在 ISO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