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的驕傲

以前讀書中文科老師千叮萬囑,驕傲是貶義詞,從來只會稱讚人謙虛,指人「沙陳」書面語才會寫驕傲。不過現今不知是否受流行曲所荼毒,明明要用自豪的地方,倒過來要說驕傲。我們香港人有「香港人的驕傲」,「中國人的驕傲」。相信老師們聽到這四面八方的「驕傲」之聲,定必頭痛不止,嘆息不已。

不過最近有個人,稱之為「中國人的驕傲」用法絕不會錯。是誰?央視記者莴成鋼。看那自稱韓國亞洲的代表的口氣,連美國記者都不敢「代表世界」,這中國記者卻做到了。看那「舌戰」奧巴馬便洋洋得意(其實看對話內容怎麼都是奧巴馬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倒是真的希望把發言權留給真正的韓國記者,不是這位韓國代表),這正是大國和平崛起的人民的驕傲。難得的是部份中國人民看了大拍手掌,覺得莴成鋼「教訓」了美國一頓。這充份體現了孫子「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理念,不靠拳頭,只靠嘴巴讓人臉上無光。

我看這種驕傲啊,都是由百多年前八國聯軍後,喪權辱國帶給中國人的戰後創傷。被人欺負久了,曾經想跑贏人又跑不過。現在換了角色當了財主,不正是把這口鬱悶氣吐一吐的好時機?不難理解為甚麼中國人今天變得那麼驕傲。有錢有權勢就有條件驕傲,有條件代表其他國家了,對不?

話說回來。這標題不應該是「中國人民的驕傲」,應該寫成「驕傲的中國人民」。

Google 的 DNS 服務

Google 最近推出免費的公眾 DNS 服務,在芸芸網絡服務商之中也算是前所未有。除了在全球各地廣設伺服器,用上一堆加快存取和增強保安的技術,就連 IP 也挑個易記的 8.8.8.8 和 8.8.4.4,可見他們也花了不少心思。

DNS 算是網絡不可或缺的服務之一,在你看見這篇文章,不論是直接鍵入 mk.netgenes.org 也好,從 Google Reader 經 feedburner 的 feed 看見也好,電腦已無聲無息的跟網絡上的 DNS 伺服器溝通,將域名翻成電腦懂的 IP 位置,最後經 TCP/IP 協定把資料扯回來,顯示在螢光幕上。

電腦在連上網絡的時候,就已經跟網絡上發送設定的電腦溝通好,自動把 DNS 伺服器的位置記下,不用使用者操心。所以,老爸老媽上網從來不用知道啥是 DNS,只知道把網址輸入 Firefox,按個 Enter 網頁就顯示出來了。這背後通常都是你的 ISP,為了便利等等原因,就預先幫你設定好的。既然如此,Google 又何須大費周章,另設服務 reinventing the wheel?

瀏覽速度是不是真的快了,沒有試過不敢亂評。不過有一點看 Google 往績,就是很會乖乖守規則。有些網絡供應商的 DNS 伺服器比較奇怪,當電腦詢問一個不存在的網址的時候,它不是照慣例送回正常的「找不到」訊息,反而會把使用者導向廣告網站,從中獲利。在某些地方,網管更可設定名單禁止使用者得知某些網域的 IP,效果便如同鎖網一樣,普通使用者進不了去。

由此可知,Google Public DNS 很可能是為將來 network neutrality 形勢不利自己的後備武器。Google 逐步推出網絡基本服務,原因便是要切斷使用者對傳統網絡服務供應商的「依賴」,那麼即使將來 ISP 真的搞分化,破壞互聯網的互連基礎,那 Google 也可以很容易轉變成為一家網絡頻寬供應商,不會被眾網絡商杯葛,從互聯網上消失。

DNS 甚為普及,連上互聯網必會用到。Google 可以利用這點,收集大家的網絡習慣。就算不用 Google 的搜尋器,Google 無時無刻也知道你剛去了哪些網站,對他們這班病態資料收集狂來說不是很美妙的事情嗎?

突然想起 Hyperion Cantos 裏的人工智能集合 Technocore。表面上它們為人類提供了無數好處:傳送門,武器,超光速技術,但暗地裏其實佔盡人類便宜,當他們牲畜而已。被 Google 暗中佔了便宜,是不是得不償失?

柳葉刀

今天閱報,看見有一新聞寫「抗疫英雄」鍾南山於某著名醫學雜誌發表論文。說是著名,但雜誌《柳葉刀》名字從沒看過,一時摸不著頭腦。

後來留意報道提到英國,想想英國「著名醫學雜誌」也沒多少本,應該也只有 Lancet 了。Lancet 一直譯作《刺血針》,被人誤導多年一直懵然不知,失策失策。

不過 Lancet 譯作柳葉刀不知道是誰的手筆。柳葉刀大家在古裝電視劇應該看過不少,就是那種山賊用的大刀,刀身微彎而闊,末端尖銳,刀背和刀鋒之末以一直線連起。大概就是那種東西啦。

至於 Lancet 這種手術刀,怎麼看都是直身對稱的。頂部㘣而末端尖銳,就像淚珠的上半部。而且,lancet 是雙刃,因為名字沿自 Lance 長矛,向前衝鋒直插敵人的武器不尖銳點怎麼行?

拿中國古代冷兵器的名字為醫學雜誌命名一聽就覺得好詭異。武器還是兩種不太相似的東西。說柳葉刀的英文是 scimitar 我還服氣一點,說它是 Lancet… 總沒理由說孔子的英文是 Socrates 吧?

又,按 Lance,維基中文翻譯居然指去「蛇矛」…

可以摺的插頭

香港和英國地區的電插一直為人垢病,原因就是 – 太大了。哪管產品如何纖簿,那膠插還是會佔用不少空間。於是,靈感某日從天而降,透過設計者的短片展現在我們眼前。究竟我甚麼時候可以親身試用這款美觀精巧又不犧牲安全的設計呢?

一般香港人

究竟,怎樣才算是一般的香港人呢?

1. 樣貌一般,就是面目模糊一類
2. 性格一般,無不良嗜好,但亦非好好先生
3. 收入也是一般(截至上年八月為止,香港個人月入中位數為 $10,500)
4. 工作一般,不是藍領就是白領。決不是跨國集團總裁,打工皇帝,也不是街知巷聞的歌影視明星。
5. 行為一般,無案底,亦無緣領良好市民獎
6. 居住環境一般,公屋居屋等等蚊型單位吧
7. 當然,在六四事件發生那麼多年後,要在「國家發展有驕人成就,為香港帶來繁榮穩定」的前題之下「對國家的發展有客觀的評價」

於是,維園應該又會在那個日子堆了一堆很不一般的香港人。

又,曾特首在早前也為自己的言論道了歉,這些文章一篇起兩篇止就好。不然大家看起來就太不可理喻了。

Duke Nukem Takes Forever

今天傳來一個頗震撼的消息:遊戲發行兼製作公司 3D Realms 因為在籌募經費上出現困難,於美國時間 5 月 6 日宣佈倒閉。

大家等了十二年的 FPS 大作 Duke Nukem Forever 似乎也難逃一劫,從此不見天日了。回想起上年和今年年頭該公司也有零星的遊戲截圖和短片,好像如箭在弦似的。但是始終不敵金融風暴關門,令人唏噓。

毁滅公爵真的被毁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