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s in-house IT Developer

與其他熱門工作不同,資訊科技不像其他行業,會有人對其產生憧憬。空姐空少機師可以四處飛來飛去環遊世界,醫生律師金融機構分析員高薪厚職,IT 看起來就愔然失色了。整天坐在電腦面前有啥令人嚮往的地方,跟電視上的隱青有甚麼分別?

所以,IT 在外人眼中是個悶透了的行業。支援商業活動的 in-house IT 則更甚。至少,寫面向群眾和消費者的 B2C 軟件大家都會明白你在說甚麼。是繪圖的,是文書處理,是即時通訊軟件,是遊戲,因為平時大家用電腦都接觸得上,所以也會知道個大概。至於 in-house IT 咯,其他人還要首先知道你公司在做甚麼。話說有個人拍攝 IT 常識節目,就是不知道人家 IT 做甚麼,鬧了個大笑話

而且,成品還是一些內容悶到透,樣子醜得要命的報表和畫面。我說醜得要命,就希望大家不要想像成 GMail 那款,而是像外行人初學 HTML 很隨便堆起一張 form。很隨便的原因,除了因為我們開發者和用家都很隨便以外,我們還受一些叫「資源」的東西管制著。IT 系統計造價,跟建築業很相似,都是以日薪時數計算的。那怕你多花了一日,你的上司,你系統的用家都會老大不滿意。對他們來說系統能用,他們知道怎樣用就好。他們不知道怎樣用也沒問題,因為他們期望 IT 的同事可以幫自己。

(待續)

何謂 IT

大學同學在 Facebook 傳來群組邀請,主題是針對某電視台介紹 IT 行業的影片,好奇之下看了附上的其中一段短片:

這… 這是甚麼鬼呀… 不能想像主題取材居然可以那麼白痴,教人汗顏。而且節目還有大學贊助,博士傾力演出,將節目的白痴指數(如果有這種指數的話)推至頂峰。

Short 也算是「IT 潮語」?咸豐年前我老爸也會說啊。博士啊博士,你是不是關在象牙塔裡太久(應該不會吧,你又是公司總裁,還會參選立法會),還是生活很難過,要靠拍反智短片養家活兒?

我… 我不知道要說甚麼才好了…

究竟外間對 IT 人的印象,是不是一定要和電腦終身為伍呢?

吃掉和被吃

工作關係,這幾天在鑽研讀入 PDF 檔案的方法。如果是匯出的話,坊間有很多免費的工具和程式庫,而且就算是 Microsoft Office 也有相關插件,只要輕鬆按幾下,一張跟原本沒太大差異的 PDF 就會出現在硬碟裡,電郵附件中,螢光幕上。但是把 PDF 轉換為其他格式的檔案,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有看過由 Adobe 提供的 PDF 格式定義(PDF),就會知道 PDF 跟其他文件格式有點不同:與其說它是文件資料,不如說它是把文件「畫」出來的指令。我們要做的事,其實簡單到不過,僅只是把文件裡的表單抓出來,直接匯到資料庫去了罷。奈何 PDF 不像 DOC 一樣有 table object,儲存在 PDF 檔案裡的,就只有「在座標 (3,4) 畫一條黑色的直線,然後旁邊留 5p 的空位」這種指令而已。

而且,如果表單的設計比較簡單,可能根本就不會有線的存在。我們又能憑甚麼分開處於不同儲存格裡的資料呢?阿哈哈,我不清楚。

Google SoC 2008 名單公佈

一年一度的 Google Summer of Code 學生暑期工作計劃的對象名單公佈啦。以香港的暑期工工作內容來說,個人覺得申請成為 GSoc 其中一份子比跑到辦公室當暑期工充實得多。獎金也比當暑期工豐厚(US$4,500),最少省了來回辦工室的交通費用。題目明確,很具挑戰性,而且種類繁多,由 PHP (WordPress, Drupal),C/C++(Audacity, X.Org, Debian),Python(MoinMoin, Zope, Django),Java(Codehaus, Eclipse),JavaScript (Dojo) 都有,申請成功的開源團隊不少都搞遊戲,連開發 Second Life 的 Linden Labs 也在名單之中。詳細請參考 GSoc 主頁。

想暑假過得充實別錯失機會,3月24日就可以報名囉。

唉,可惜我再不是學生了。

編程員不難找

編程員/系統分析員(俗稱搞 IT 的人)有不少個人特徵,只要稍微細心一點便能從其他人裏面找他們出來。

例如:

  1. 傾向以電腦模形描述現實。他們看見人龍會說那是 MQ,看見侍應跟進顧客會說那是 Stack(那家餐廳的服務水準有問題啦),同事危機處理不好會說他沒 Exception Handling,將現實購物說成 Multi-tier Model…
  2. 對電腦使用者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厭惡。User/客戶又惡又蠢,三心兩意,難於照顧,有時異想天開卻不設實際。
  3. 與同行交談有一大部份時間用於訴說辛酸史。薪金少,工時長,上司討厭,公司政策妨礙工作﹐工作煩悶都是常見被投訴的地方。
  4. 喜歡以自己覺得簡單的方法解決問題(是自己覺得簡單喲)。而且,這個方法多半來自在工作上成功的例子。

編程員也起碼有以上一項的特質。如果朋友跟你說他從事 IT 行業,卻又沒有以上特徵的話,那麼他不是老闆便是從商科轉來的行政人員。相反,滿嘴科技,整天編程的未必一定是編程員,很可能只是個單純的科技愛好者而已。

當你手上有鎚子…

西方有句俗語:只要手上有鐵鎚,甚麼也會看成釘子。這句很久以前就讀過了,但還是不明所以。後來長大了,見識多了,人面廣了,才發現原來自己曾經拿鎚子敲過人,也曾經被人拿鎚子追打過。

大家有沒有接觸過一件新事物,學會一套新知識,領略一種新方法,便開始在生活上積極應用,然後繼而廣之成為你生活圈子裏的推廣員,向身邊的人逢人說項?總會試過的,即使你那麼討厭以推銷為生,卻不知不覺當了推銷員。最好是大家都跟你走,然後讓世界變成烏托邦…之類的幻想,總會有的。有好方法要用當然好,但解決問題得要對症下藥,鎚子不是萬能的。同理,別人碰釘拿鎚子敲敲他,讓他腦筋清醒一點當然好;但怕他討厭被人追著敲,更怕一敲把他敲暈,況且人家用鏍絲起子用得好好的,要他用鎚子反而誤他大事。

以前 PHP 曾經是我的鎚子,直至看見有人想用這把鎚打一個 POS 出來,我才肯放手;Java 也是我的鎚子,今天我還會用(營生,沒辦法),但必要時我還是會把它收好,拿更適用的工具;C 與 C++ 也是兩把好鎚,不過我不會用,經常砸到腳,我就把它們放下了。

暑期工

IT 的暑期工,做了白做。

暑期工,有兩種。其一是投閒置散型,除了有收入彌補枯燥的工作以外,你根本不會在工作上學到甚麼值得學的東西。因為,教你怎樣做那份工作就要幾個月,學成就可以拍一下屁股回校上學,對公司來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他們不會做蝕本生意。雖然,可能可以向政府申請補貼,但那個不會算到你人工或福利上頭,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

另一種則是血汗工廠型。相比前者,每天你的工作充實到一個不能再充實的地步,永遠沒閒著的時間。不懂嗎?等著被淘汰吧,不是會自動消失便是會轉成投閒置散型。你永遠沒學習的機會(除非你挑燈夜讀)。要記著,你們是即用即棄的工具,當然要搾乾搾盡才可以回本啊。

在天寒地凍之時說暑期工好像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