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不要「我」?

偽基百科裡原來還有這麼中肯的條目

中文常用的第一人稱似乎太少,沒有鄰國日本來得多,有好些人在寫文章的時候可能因為這個緣故,選擇了以「本人」自稱。「本人」本身是正當中文,不過似乎一直只用在公函,公文,法律文件等等主題比較正經和嚴肅的文件裏面。但自個人網頁熱潮興起,「本人」一詞(以及其變體「鄙人」,「筆者」,「本小姐」等等)開始充斥各類頁面。評論性的網頁還勉強可以,日記等等文體使用「本人」(以及其他提到的自稱)實在太詭異,本人接受不了。用「本人」寫日記,就搞得好像寫絕交信,律師信,通函,讓讀者(也就是本人)噤若寒蟬,正襟危坐。更詭異的是,有人連在論譠,討論區這種公共地方,硬是在自己那不夠三十字的留言以「本人」自稱,就好像要警告現場每一位要參與討論的網友,反對本人,就要等著收律師信一樣。

好吧,本人再次重申,亂用第一人稱不會讓閣下的文章更富有文學氣息,相反,只會令人感到閣下的修辭不倫不類而已。有時候,更會讓人覺得作者本人根本就在裝書生,不可一世,侍才傲物。本人在這文章充當反面教材,是希望告訴大家,「本人」這自稱不是這樣亂用的。當閣下要揮筆投訴政府部門保持貴府食水品質不力,又或與好賭成癮的老爸脫離父子關係而登報苦思修辭之時,這時候才應該把「本人」掏出來。輕鬆場合不管自稱「我」又好,像小孩子牙牙學語還沒懂第一人稱拿自己名字自稱也好,裝成青春少艾跟男友撒嬌時的「人家」都好,就請你不要殺風景,自稱「本人」好了。

註:「本小姐」根本只會出於高傲的有錢千金之口。如果說是一種「寫作風格」,那麼愛看人家這樣自稱的,可能都喜歡被虐。

以「零」代「口」

話說,粵語方言裏有一堆字是普通的漢語字典找不到的。這些字,我們從來沒認真考究和學習過其真的的寫法,直到最近才有從事文字工作的人逐一找來寫文章。在這之前,印刷媒體為了傳真,我們就有了一堆口字旁的所謂「廣東字」。

到後來,電腦興起,但電腦的發展卻照顧不了中文字的發展,在注入常用書面字後就沒有餘力了再輸入地方方言的字了。畢竟,這堆「口字中文」向來只有香港人用得上,在香港以外的華語世界根本是屠龍之技。

所以,初時互聯網上香港的新聞網站為了能和印刷媒體看齊,不得不自創新字:找一個相近的”0″ 當「口」字,不就 OK 了嗎?於是,我們開始了一見是廣東獨有字就自覺「補零」。

時而世易,電腦在硬體上的發展越發迅速,軟體也不斷的緊密配合。首先,自愛好者和私人機構推出了暫時性的字集,後來香港政府又製作了建基於 Big5 以及 Unicode 碼上的政府通用字庫和香港增補字符集。最後,負責字位統一碼製訂的團體 — Unicode Consortium 在 Unicode 3.1 版本加進了不少粵語專用字。當然,這又得要字型製作者的合作,諸如米高傻乎,華康等等製作相關字符的字才能成事。

所以,就現在大大部份作業台平台都會 Unicode 的情況,這種「以零代口」的方法好像也是多此一舉。不過,現在又到輸入法。換句話說,電腦看得到,字卻打不到。幸運地,Windows 上的倉頡,速成,iPhone/Touch 就可以了。屋「邨」,大「嶼」山,喺,咗,嚟,吔,咪,咁,咩,咋(話說以上三字原版 Big5 就有),一概可以用倉頡的拆字原則/手寫輸入。所以,我們也許要戒掉「補零」這過渡方法吧?

雖然,呼籲大家去戒掉這種蒜皮小事就如要求正名一樣,沒國家級的資源和權力是做不到的…

再談「導」與「道」

上篇文章登出之時,nikita 說其實兩字共通,結果認真的查了一下。

家裡的字典一本是「香港小學生中文字典」,由小一用到現在,很多時候也是靠它找字,貪它找字方便,部首其他形狀都編在部首表內。查「報」條果然有「報道」,而且標明可寫成「報導」。

再找另一本「辭淵」,卻連「報道」也沒有,出乎意料之外。在書店裡「借看」中華書局的「辭海」也沒有收錄「報道/導」,大概是字太 obvious,不用著墨解釋?

沒有這樣的規定,也許我不該把以前老師說的話當金科玉律吧。

報道還是報導?

這本來是錯別字的問題,但現在看來又不是那麼簡單。

由小到大被不同的中文科老師教過 N 次,「一語道破」,「娓娓道來」的「道」就指說話。「教導」,「引導」的「導」有引領,指引的意思。

那麼是「報道」還是「報導」?老師曾經打趣說,如果你想說傳媒表達新聞時有立場,有色彩,用「報導」就錯不了。

觀乎兩岸三地的媒體的報「導」手法,用「導」還是「道」其實也不太相干。

要塞和要寨

「突然想起,這個『堰塞湖』的『塞』字其實應該要怎麼讀?不是讀『賽』嗎?」今天吃飯的時候,同事 J 指著掛在牆上正在播放新聞的電視機,邊吃邊問。

「才怪,」同事 R 插嘴,「都說你中文不好,這字有兩個讀音,湖水被堵塞著所以才唸『失』啊。」

「哈哈哈,我以前也想過這個問題。」我邊笑邊說。「十歲以前。」

同事 J 瞪了我一眼。「也是,這字好像也在甚麼地方讀『賽』…」

「超時空要塞。」

「對對,就是搞不清這甚麼時候讀『賽』,甚麼時候讀『塞』…」

「哈哈哈,要是當初譯成『超時空要寨』就沒有這個麻煩了。」

眾大笑。

為甚麼是福爾摩斯?

有些外國譯名除了發音接近原名以外,用字上在背後也經過一番琢磨,優雅而得體。然而,有些譯名卻像飛來石,究竟從何而來,有甚麼因由卻實在教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經典小說裏的名偵探福爾摩斯英文原字 Sherlock Holmes,大部份中譯小說也將其寫成「夏洛特·福爾摩斯」。依音節推斷,Holmes 就是福爾摩斯,但除非我英文有誤,又或對國語/普通話發音認識不足,原字裏頭根本無「福」音,中文譯名又有甚麼根據呢?

又如香港上海滙豐銀行,英文 HSBC 裏頭「滙豐」二字不翼而飛。或者另一英資機構太古集團,英文卻都不是 “So Old”, “Antique” 以至 “Big Mandarin”。例子按不下表,其餘的都讓大家繼續發掘好了。

似乎只有來自英國的名字才會這樣特別處理。兩家機構都是來中國搞生意,取個中國名字還說得過去,福爾摩斯從來沒要到中國開支社,他中文名字又從何而來?想不通。

咱們和我們

起初以為「咱們」即我們,只不過是內地別字而已。

咱,粵音「渣」,意思其實也是我們。不過在內地,這兩字分工比較仔細︰「咱們」包括受話者,「我們」則沒有指定。所以,「咱們一塊兒去踢球,你來不來?」便有語病,因為首句的「咱們」對象已包括後句的「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