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走的冤枉路

知不知道「疼 」字怎麼讀?不同年級的小學中文老師教了我三個讀法:二年級的教我讀「冬」,三年級的教我讀「藤」,五年級的才告訴我們那應該讀「痛」。

同一位小二的中文科老師,告訴我們「沉」字是錯字,應該寫成「沈」。(註:「沉」是「沈」的俗體字)。

還有忘了哪一年的中文老師,硬要我們不要把「 船」右旁的「几」那一橫寫下來。不過這個… 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部份究竟是「几」還是「八」。

最後一位是一年級的英語老師,告訴我們書裏 “in the sun” 文法錯誤,正確寫法應該是 “under the sun”…

有人說小孩子的學習能力最強,那難怪這些走錯路的地方我到現在還記得。

少小問題

其實這一對字我覺得沒必要詳細說明的,一個是數量,一個是體積,清楚分明。寫錯的原因,不是一時錯手打字的時候選錯字,便是打字的人連原字的輸入碼也懶找,覺得同音字差不多,看的人明白便行。如此一說,甚麼正字運動也沒關係了,反正大家都明白嘛。

也因為如此,中文正迅速轉變成一種別具風格,充滿暗號與怪異語法,意味不明的文字。要是某天,「today 同我表 brother 一切去行 guy 喇喎,suddenly 呢亞爸 phone 卑我叫我同佢去 guy 市 buy fish 喇喎,珍系好 trouble 亞!!!」這句大家也認為沒有問題,我不會感到意外。早前好像有一個調查說青少年覺得寫網誌可以增進自己的語文能力(忘了詳細題目,有錯請指正),我對此深抱懷疑。當然如果大家覺得以上的「中文」完全正確那另當別論,因為這種「中文」正以每天幾百篇*1的速度湧現於各大討論區,網誌等等可以輸入資料的地方。

老實說,如果對自己寫的文章有要求,不再只是隨便轉貼別人的文章,不再「寫後不理」而花點時間檢查一下錯字以及文法(或找找那個字的輸入碼),寫作水平必有所增長。

*1: 跟以往的數據一樣,這「幾百篇」沒有背後根據,是我亂猜出來的。

必需?必須!

寫這個題目的原因,是因為我在 Google 找「必需」。

有時候遇上自己不肯定的字詞,我也會先找上「谷哥」這位現代啞老師,因為相比起來,翻字典真的比較麻煩。但是,當他問我是不是應該找「必須」的時候,我覺得我必須翻一翻字典,因為他的建議跟我小學中文課灌輸的中文常識有點衝突。

「必須」跟「必需」有甚麼分別呢?「必須」著重「一定要這樣做」,英文的 “must” 是也。例子:「他必須爬過這幅牆才能逃出去」,「他必須擊敗四號種子才可以晉級」。此外「必須」還有一重命令的意味,例如「你必須記下他所說的每一句話!」。

那麼「必需」呢?縱然 Google 對這個字比較陌生,但我家兩位可靠的啞老師都覺得「必需」是必需的。「必需」有 “essential” 的意思,即「不可或缺」,「沒有了便不行」。「水乃人體之必需」,「燃油是裝甲部隊的其中一種必需品」。

兩個字意思相近,但用法不同,實在很容易混淆。試試做以下的練習:

「必需」是必__的,因為要表達事物的必要性,非表示「事情非達成不可」,我們必__用上「必需」。

快瘋了對吧?我也是,所以就此打住,奉上更詳細的參考連結:啟思語文知識百篇:用「必須」還是「必需」?

按:寫中文錯字專題,題目隨手可得,而且趣味盎然,關注這問題的網誌也好像較少(不敢斷言說沒有),所以也不怕跟人家鬧雙胞。看來我是寫上癮了,是不是應該開一個「說文解字」分類?

再按:如果真的有中文老師/中文系同學/專業人士看不過眼,不想繼續讓我這種中學和大學中文科分數陪徊在不合格與合格邊緣的臭書生說三道四,歡迎開誌接手這項偉大的工作。

火車,小輪,電單車和光纖電纜

中學時代遇過一位代課的地理老師,他對香港某些流通名詞很不以為然。上課時他重點提到「電單車」:「明明電單車既非以電驅動,結構亦非一般單車簡單,為甚麼香港偏偏要叫電單車?跟台灣大陸統一叫機車不就好了?」因為是地理課,大腦也自然介定那是「離題項目」,沒有深研下去。

後來讀到一本書叫《語文常談》,作者舉例了許多這方面的例子。譬如以前火車和輪船是被叫作「火輪車」和「火輪船」的,但是一經簡化,「火輪車」走「輪」成了「火車」;「火輪船」去「火」成了「輪船」。不過有趣的是,現代「火車」不論是用柴油還是用電推動的,根本就沒有火,不過輪子倒在;「輪船」不就是火輪都沒有了?

中文詞語的發展,很多是將錯就錯的。「既然錯了的比較普及,那唯有當成正確吧」是媒體和學者間的不成文規定,很多詞義上跟實體完全扯不上關係的名詞便由此產生。錯誤的產生,很多時候是因為時移世易而令實體本質有所變化,也有是因詞語創立者對事物認識不足而造成。以往的錯誤便由他吧,不過在製訂新詞的時候應更加謹慎避免錯誤才是。

今天最常聽到的,是台灣屏東縣海底光纖出現問題的新聞。看來香港社會比較喜歡「電」,只要一切自動的東西便一律冠以「電」字,例如「電」單車,今天聽到的光纖「電」纜等等。本來對耳熟聞詳的「光纖電纜」沒甚麼抱怨的,但一想到以上的種種,加上得知香港以外傳媒對「光纖電纜」的稱呼(海纜、光纜),總覺得有點不自在。

書寫漢語要多少種?

我說白話文一種就夠。

看看 Wikipedia 吧。以為只有繁(正)體中文和簡體中文?為了證明我國方言之多,有心人士不單弄了粵語版本吳語版本,甚至有人要翻文言文!文字作用是傳情遞意,人家看得明白便好,何苦要弄一堆又一堆小眾才會看懂的文字?不知道這班另起爐灶的人是一時技癢,還是真的不懂白話文、書面語。

乖乖的去翻中文文章便好,中文全球最多人懂,可是維基上的文章數目遠遠落後日文、德文之後。還有空去翻文言文啊?

廣東話分裂

廣東話一向被冠上「口語」之名,視作二流語言。這個「定性」就搞得我們不可以在作文的時候寫廣東話「白字」,用廣東話的語法。但偏偏交談的時候廣東話老師卻照單全收,有時候一不小心不是說話「文縐縐」,便是文章變得「粗俗」起來。我記得當年的教育電視說過,要寫「漂亮」,不是「骨子」;是「吃」而不是「食」……

近來教育部門和學者搞「正字運動」,我舉腳贊成。不過某電視節目裏又列出明明是廣東話才會出現的字和詞,實在教人摸不著頭腦。既然口語被當作寫作禁語,又何必花時間教授口語的正確寫法呢?既然你們要推廣正字,現在又為甚麼不到學習能力比較高的年輕一代推廣,偏偏就靠那每星期短短的一小時走馬看花的約略提一下呢?為甚麼到現在我還沒看見一本大眾化,讓人查明正字的啞老師呢?

這種本末倒置的教導方法,我完全不懂。

名號,再見了!

這個「名號」當然不是行走江湖,拿來唬嚇後輩的那類稱呼(示範句:「呢度係 XX 既!你跟開…(下略)」)。我是指中文標點符號裏的孖生兄弟–專名號(又稱私名號)和書名號。

小學的中文老師告訴我們,人名、地名、特別事物的名字,要加上專名號;書籍、雜誌、刊物、文藝作品等等則要加上波浪型的書名號。這對活潑的孖生兄弟,永遠在默書堂上為難我:我不是忘了添加這兩標點符號而扣分,便是因為要畫他們出來而忘了老師讀的是甚麼字。專名號還好,直尺一間便成;書名號倒麻煩了,那波浪既難畫得好又花時間。

中學以後,書名號猶在,不過變成了兩個箭頭(例:《蘋果日報》)。也許主導中文的資訊體和我理念一致,那個波浪型的符號難畫,而且排版困難,改用雙箭頭實在造福大眾。專名號我就不懂,課文明明就有那麼多底線,偏偏外邊的報章雜誌書刊不領情,不蓋黑地氈(毯子)禮待人名地名,要他們跟眾字一樣赤著腳站。

也許是資訊爆炸,新事物太多。陳李張黃何要底線,英法美俄德日意奧自然也要底線;那麼 mk 要不要底線?那個 P 甚麼甚麼的網誌名字要不要底線?可能有人心想,既然如此,不如統統不要底線,大家寫起來也方便,況且名字這種東西留給作者意會,不會出大問題吧?

英文有 Capital Letter 表示那是否專有名詞(Proper Noun),中文卻沒這玩意。有時候一些模棱兩可的詞語便會產生誤會,例如

金魚說:「…」

不知就裏的人便會想:究竟是一個姓金名魚的正常人在說話,還是一尾在水池裏的金魚違反人類常識,開口吐真言呢?單從這一句無從稽考。專名號真的沒必要嗎?

P.S.:這「雙名號」我差點忘了,是今天聽見兩位家長在討論 Proper Noun 和 Common Noun 的分別,才在我腦海裏「噗」一聲跳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