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櫈仔

(抱歉,這篇帶點粵語)

曾德成係講錯野定適當既個人抒發就無謂提,反正咁講盞害左自己。諗下上莊0個陣你同班前莊/上莊/代表會話佢地「忽然關心」學會事務吖拿,呢 D 白痴野真係自己0係屋企對住人地幅相講好喇,連累其他同事就無謂啦。

不過我想講另一樣同日發生既事。話說陳太取代馬力個位,自自然然繼承埋馬力個位啦。但馬力位置深入民建聯腹地之中,左邊係劉江華,右邊係曾鈺成,兩位都係重份量人物,俾陳太坐0係中間的話,佢地之間咩對話都聽到晒?所以曾生就開聲問,可唔可以掉位喇。

陳太可能諗下要就你掉位不如又就下大家吖,就想同是民建聯,但位置接近出入通道既蔡素玉掉位,心諗同是民建聯應該冇關係啩?點知蔡素玉 say no 喎,話唔方便。咁就惹起左好多外界人士(包括我同我爸同我媽)既揣測,究竟蔡素玉係咪唔妥曾生同劉生吖拿?咁要問返佢地先知了。不過第二日既報章好多都有講今次「爭櫈仔」,唯獨冇提到蔡素玉唔肯讓位一事。既然小事都寫左出黎,蔡素玉唔肯都寫埋落去嘛,講到陳太好似硬佔咁。

個人抒發完畢,瞓覺。

出術

臨近區議會選舉,除了競選單張,黑材料以外,近來收到一款更令人不安的信件:不是寄給我和我家人的競選單張和黑材料。

那不就是有人虛報地址嗎?最好那傢伙是一時手民之誤,登記時填錯了地址。不然,那就是有政治團體在背後出術。

如果真的是出術,最好當天投票有警察在他亮出身份證的時候為他戴上手銬!

陳太,還是葉太?

本來不打算寫政治文章,因為一來肚子沒甚麼墨水,二來講政治傷感情,通常一說政治話題大部份最後也是不歡而散。不是不歡而散的話,便是大家怕影響感情,一點也不會說。既然要說,先說好:這是個人觀感,不要以為內裏有甚麼理性分析和大道理,如果想跟我說理那只是對牛彈琴。好了,先說陳太。

陳太由始至終都不太想參選。早在第一屆七一大遊行她拋頭露臉的時候,早已經在鏡頭前說過沒有參選的打算。但是記者們每次看見她參與任何表態活動也鍥而不捨的追問,其後不知道泛民主派是不是信以為真,以為她放風聲來參選了,便像劉備三請諸葛亮般請她重登政治舞台。但是,她即使是選舉也不是十分落力,頻說希望有能者居之等等言論,但直到最近一次「開傘撐普選」活動裏提早離場跑去打理頭髮,我才知道她不是在參賽,而是打算讓賽。

如果說陳太是「突然民主」,那葉太就是閃電民主了。同是由政務官架構出生,我看不出葉太比陳太有甚麼更民主之處。如果說長期居住過民主國家便會可以得到寶貴的民主政治經驗,那麼又何不見曾在「自由、博愛、平等」的法國留過學的鄧小平會跑去實現中國民主化?除非他倆總結所得出來的經驗均指民主架構是徹底的失敗品吧。

不過,另一邊廂,葉太與中國政府的親密度又遠遠拋離陳太。再加上葉太那種在推銷廿三條所展露的性格,我相信葉太比較有能力兌現競選所發的支票。畢竟,我比較現實一點,相信基本法是騙人的東西,有沒有普選還得看上面的意思。

其實兩位前高官也非常難挑,如果有第三個選擇本來打算會考慮一下,誰知跑來了個何來。對不起,我對她有偏見,所以意見不用多說了。

還好我不是住港島區,兩難抉擇還不到我來選。

社會有病

其實我覺得有遊行,有示威出現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遊行和示威不是甚麼「市民有集會和結社自由的象徵」這種狗屁,是社會大眾跟領導層間的通訊連結有毛病,才會有這些東西出現。這條通訊連結,有一個專門名字,叫「官僚」。這些現象,是官僚系統效率問題的表面病癥。

結果現在市民對現況不滿,不是跑去跟持相反意見的議員平心討論,而是等待己方政治人物組織遊行上街去。議員也不是先搜集市民的意見,而是跑去搜集支持自己政見市民的簽名,安排他們去組織遊行(又或者提供酒席造勢)。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市民都覺得,躲在家裏寫信給從政者抒發政見跟照著電腦監視器一起唱《福佳始終有你》只是苦中作樂,聊以自慰的行徑(對嗎?),上街才是對這個當權者表達問題的唯一方法。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上街示威,對不?

這條叫「官僚」的連結出現了問題,市民才會動不動都跑上街。感覺就像馬桶塞了,本來可以私下解決的問題都直接爆了出來檯面。我完全不覺得把示威這種 last resort 經常拿來用是一種好現象。示威這種東西有甚麼值得自豪的地方嗎?這只是證明我們的官僚系統糟透了而已,興奮個屁幹麼?

兩路人馬旗幟分明, 水火不容。沒有人嘗試去當 Devil’s Advocate,總是抱著「你是XX走狗」、「你在反X亂X」的眼光去看對方。這就是所有政治行動的動機,對嗎?或許吧,但我真的不知道。

對呀,和諧穩定很重要,但不是蓋上廁板問題便會消失不見。只要官僚問題一日仍在,只要大家仍視示威乃正常表達聲音的方法,仍會為參與示威而自豪的話,我們的社會永遠找不到和諧和穩定。

(以上文章適用於任何糟透了的官僚系統,以及這個官僚系統的使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