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語

昨天逛書店打算提起一本看來應該很有趣的書,準備來「打書釘」(就是看免費書啦)。旁邊突然傳來一把笑聲。我呆了一呆,轉頭望向笑聲的來源。一個其貌不揚,身穿短袖衣服,短褲跟涼鞋,年齡看來比我有點年輕的男孩,手上正拿著一本跟我一模一樣的書本,一時私私竊笑,一時又像跟別人說話,將書本的內容一字不漏的吐出來,好像身邊就有個朋友陪他一起看書一樣。我也是會自言自語啦,不過只限在家裏的電腦面前或一個人的時候。在公眾場所我一定會三緘其口,因為連我也覺得這種習慣看起來太詭異啦。

這是一種新穎的交朋結友的方法吧?謝謝啦,或許我比較守舊,還是接受不了。

為電腦洗塵

隨著電腦普及,現在越來越多人家裏擁有電腦。但是很多人只注重軟體保養,例如防毒呀,防火牆呀,碟碟檔案清理等等,卻對電腦硬件的衛生狀況漠不關心。事實上,硬件-特別是主機的清潔不可忽視,除非你的電腦放在無塵室或一年 365 天也開空調,日常運作也會令電腦積聚灰塵。灰塵積聚問題可大可小,小則令散熱風扇發出噪音,大則可以令硬件溫度過熱,縮短硬件壽命,甚至可能引致短路,發生火災。

所以定期清理主機內的灰塵是保養電腦的例行公事。個人建議每隔一個月清理一次,不過在灰塵特別多的地方,例如家在公路或大街旁邊的,兩星期來一次比較好。清理主機之前,請先將電源切斷,不是把電腦關上便算了啊,因為即使在電腦關上,主機板上某些電路仍可能有電,所以請把電源線拔掉,減低觸電的風險。不過即使完全截斷電源,主機板上的電容(就是那些豎在電路板上的圓柱體)裏可能仍有電,避免碰到方為上策。

剛關上的主機可能仍會很燙,特別是 CPU,顯示卡,記憶體及硬碟,所以關上後可以待個十分鐘待主機完全冷卻再拆開外殼也不遲。拆開外殼後的景象可能會嚇你一跳,對吧?面對這種程度的灰塵,我認為拿吸塵器清理是最方便的。如果家裏沒有吸塵器,到電腦商場買個小型的吧。當然,吸塵器是不可能把所有灰塵都吸掉,我們也得要用刷子人手把灰塵從罅隙中掃出來。

有時候散熱風扇跟散熱器粘上的塵花很大力氣也清理不了,這時候便要用抹紙或棉花棒了。酒精其實不用也可以,不過如果堅持要用的話要注意使用的酒精不含水份(我想無水清潔電器是常識吧?)。有時候各組件安裝的位置比較難於清理,這時便不得不把部件逐件逐件拆下來,一把十字螺絲起子(螺絲批)是少不了的工具。還有,如果自己像我一樣冒失的話,準備小盒子將取下來的螺絲盛起來以防萬一 :)。

要注意的是,某些組件沒有適當工具的話是拆不得的。例如中央處理器上的散熱風扇,因為其底部跟 CPU 表面之間還有一層散熱膏作傳熱用,把風扇拆下來而沒有塗一層新的散熱膏可會影響散熱效能的。拆除記憶體和顯示卡也有特別步驟,切不可以用蠻力,所以拆除清理前請參考底板的說明書。如果大家不放心,怕自己會忘掉組件的安裝位置,可以在拆除前先拿數碼相機或手機拍一幅相片備考。

全部清理好以後,先不用急著把機殼裝回去,可以先檢查一下。接上電源,啟動主機,看看有沒有風扇沒有轉動,或主機發出與平常不同的響聲。如是的話,把主機關上再檢查一次,直到沒有問題發生為止。

當然,最後一件事要記著:要千萬,千萬,千萬,洗手,洗手,洗手!

RAW 相有感兼濕地公園遊記

DSC_1021
今天*1終於一鼓作氣把昨天拍來的 RAW 照片來個了斷,逐一處理。第一次拍下那麼多 RAW,是因為我用的舊鏡頭沒有 CPU 接口,數碼相機要轉為手動操作模式才可以拍照;數碼相機在手動操作模式又不可以使用曝光補償,不得已才拍攝成 RAW 可以在家慢慢調較。

接觸這類相片調整軟件,便會被它們強大的功能嚇著:你可以把天空調得更藍,雲調得更白,草調得更綠,臉調得更紅……有時候真覺得調得太多好像在欺騙觀眾。不過這樣說來,幫鏡頭套上不同濾鏡其實也差不多吧?只不過前者是後天整容,後者是化粧吧(好像比喻不太對…)。

寫一下那天的情況吧。說來慚愧,當天是我人生第一次乘輕鐵。不過不習慣好像沒有,我覺得就像是搭電車一樣。只是輕鐵路軌的高度變化比較大,感覺比較有趣。

當天跟 N 君約好一起去,只是由於我乘那條巴士線班次比較疏的關係,N 君比我早到,要他等真不好意思。那天也是換鏡頭最多的日子,大概是那支 105mm 鏡頭套在數碼機身上時用量最高的一天吧?不過 105 真有他的,拍下來的相片細緻度比30-55 好很多,只是 EXIF 沒有光圈的資料,也不可以看相片再好好掌握。另外由於是給機械機身用的關係,這支鏡頭也沒有自動對焦這回事,只能不斷調較鏡頭讓觀景器內的小綠燈亮起來才知道是不是把焦距弄好,所以有時候也會拍出差強人意的相片。

公園的大堂很大,我們居然花了整個上午在展覽室玩遊戲 orz。初時我們還以為在展館裏的鱷魚便是名噪一時的貝貝,詢問過管理員後才知道原來貝貝是在室外的獨立大魚缸。不過事實上我實在分不清楚她跟其他兩條鱷魚有甚麼分別,大家也是懶洋洋的,走馬看花的遊客說不定會把牠們當成模型呢。

中午我們在公園附設的Cafe de Coral (香港人應該對這家比較熟識 :P)用餐,兩人各點了一客焗豬扒飯。N 君邊吃邊說這應該是全港最美的 Cafe de Coral 了,窗外是一片蔚藍的湖面,對岸長滿了綠柔柔的青草,跟這邊灰白的水泥牆形成對比,景色怡人,我們也吃得格外開胃。只是這裏的收費外邊的店比起來有點貴,不過在這美景之下用餐,也是值得的吧。

下午我們便走到室邊去,準備大拍特拍。這時候便覺得 N 君的 300 長鏡是如何方便的了,伸縮自如,遠近景物盡收記憶卡之中。詳細我不說了,只是想說一下那段浮橋是比較悅目的一段路。裏面有彎彎曲曲的木橋,靠近湖邊用木頭搭成的觀鳥臺,當然還有為自己搶地盤的招潮蟹和在水面飛舞的蜻蜓。除此之外居然還找到福壽螺和水黽的踪影,相不到香港的自然生態是如此多樣化。

我們要離開的時候,公園也正在清場準備關門。不過我們看到一隊韓國攝影隊(攝影機有 KBS 的標籤)正在大堂等候。想也應該是等遊人散盡去才靜靜拍下這個公園最美的一面吧?

[1]: 由於天氣酷熱導致懶惰症併發,這篇文章已拖了三天 orz

這是第幾副耳塞了

話說因為今天我拉扯過度,一副購入半年新簇的耳塞就此報廢。唉,還是怪我自己不小心吧。

不過耳塞耳機的接頭還真的很脆弱,以前幾副也因為同樣的原因自動加入了 off-vocal 特效:背景音還在,但是人聲去了,就像在 audacity 開了 gate/FFT 過濾了人聲一樣。神奇的是,每次弄壞的接頭也只是去人聲,卻沒有去背景音變成清唱,奇哉怪也。

還好只是便宜貨色,如果是那些動輒千多元的 S 牌耳機那可會要了我的命啊。

離開實在很容易

今天其他人享受早一天來臨的假期,我卻因為不得不回交功課而跑回來上課。媽今天也因為有活動的關係而沒有留在家「候命」,所以這一回難得落單,得獨個兒去午飯。

學校附設的飯堂素質實在不敢恭維,所以這個時候便想起了附近大型商場頂樓的美食廣場。但是,學校飯堂也有個好處,便是光顧的人比較少(我想在素質方面大家也跟我抱有相同想法)。這商場附近有一所大學跟幾所中學,還有無數的辦公室,相對人數也比較多,很多時候也得要跟陌生人共處一桌。

因為是午飯時間,今天的情況也是一樣。還好不用找太久便找到了一張四人桌的空位子,不然捧著飯菜跑來跑去實在夠麻煩的。同桌的三人用餐完畢離開座位的時候,比我還早盯上這張桌子,在旁邊站著等待的三位女學生坐了下來。接著超脫我常識以外的情況發生了:她們放下隨身的手提包、背包便一同往食店方向走去,留下她們的手提包跟一個有點被嚇著的我。

還好被留下,那個有點被嚇著的我近來不是缺錢,腦海裏暫時也沒有導致犯罪的貪念,不然這幾位女孩子回來的時候便會輪到她們被嚇著。我不知道父母是否沒有向她們灌輸保護財物的觀念,還是大眾媒體所描寫的香港的治安程度比日本還要來得高,不過撇下自己的隨身物品不管,一個不響便整班往外走,在任何公眾地方也是一個非常非常蠢蛋的做法。

一個窮得發荒的搶匪,眼裏有的只是機會,才不管你包包裏頭有沒有值錢的東西,反正拿了回來以後隨便找個後樓梯或是公園等等隱蔽的地方便可以一窺究竟。也因為地方擠,人潮多,把同桌的袋子一併拿走也不太會引來太多關注。在香港這種旁觀者比熱心人多的地方,很大機會人們會目送閣下的包包離開而毫不加以阻止。即管裏頭沒甚麼重要財物,心愛的手提包不見了我想也是一件窩心的事吧?

不過今天沒有告訴她們,因為我怕自己的一張嘴敵不過她們三把口,反正她們覺得這樣丟下個人物品不管也沒有甚麼問題。

鞋櫃

如果要為朋友新居入伙挑選一份大方得體,實用非常的禮物,我想我會選擇鞋櫃。

為甚麼?我發現身邊的鄰居好像都沒有買。雖然上一次我說過香港地方其實不小,但每當到我準備踏進家門之際,周遭的環境卻讓我意識到原來香港還是比豆腐乾還要小的地方。

這個怎說?先由我家旁邊單位的上一手業主說起吧。基本上我家跟同層的鄰居算是相安無事的一群,跟其他單位的鄰居有時也會打招呼。但自從對面的單位入伙以後,我家跟鄰居的關係可以說是一落千丈(正確來說,跟他的關係向來沒有好過)。

因為,我們實在不能容忍他居然可以把自己每一雙鞋都放在鐵閘跟大門之間的狹小空間,而且還特地 DIY 一個用繩子吊著的鞋架放置自己的每一對鞋。回家的時候看見在自己眼前十厘米便有一雙涼鞋瞪著你,感覺實在不太好受。最要命的還是夏天的時候,這堆鞋子便會發出一陣又一陣令人難以忍受的氣味(我也沒有誇張,誰相信鞋子沒有氣味?),每次歸家打開大門成了一頓又一頓慘痛的經歷。

以為他搬走了我們日子便會比較好過一點,誰知道這一次新住客還是愛把自己的鞋子置於家居之外。不過這一次似乎他們也覺得鞋子叠得跟自己一樣高有點過份,所以他們選擇了橫向擴展:也就是把鞋子一對一對放在大門鐵閘以外。如果我們同是住在別緻的洋房,每家大門距離相隔五十公尺,那我當然沒話說。可是現實裏這條走廊只容許一個人通過,而其中一家大門在走廊盡頭,另一家則以九十度角緊貼在旁邊。如果大門前十厘米是我家領土,我早就跟你們打保衛戰了。

真不明白,為甚麼你們可以容忍把自己心愛的鞋子放在外邊,為甚麼家裏擠迫到連一個小鞋櫃也放不下?

上年臨近聖誔節的時候,跟老爸一同逛商場。

雖然天氣有點熱得不像話,不過這個商場比其他地方更有聖誔氣氛。除了周圍的聖誔佈置以外,在商場中心的大堂還豎起了一棵三層樓高的聖誔樹。

這棵聖誔樹底部堆了一大堆包裝成禮物的巨型箱子,樹身掛滿了彩色的燈泡和閃亮亮的彩球,樹頂則放了一顆金黃色的五角星。整個搭配可說是傳統聖誔樹的標準,讓人一眼便看得出這是童話故事書裏,那種窗外下著雪,老爺爺在安樂椅上跟小孩子說故事,溫暖的火爐旁邊的聖誔樹。

其實以上也是廢話,反正大家知道那裏有一棵聖誕樹就夠了。當時我和爸在旁邊的櫥窗前徘徊,有一群人慢慢的走近聖誔樹,然後停下來,細心觀看這棵既傳統又尋常的聖誔裝飾品,好像想在其中尋找不平凡之處。其中一個女的目光集中在其中一顆接近地面的彩球上。

「喂,你說這是甚麼做的?」她指著一個從樹身垂下來,紅色的大彩球 。

「這個彩球應該是玻璃做的吧?」在旁邊一個男的走近,試圖觸碰那個彩球。

大概是聲音大了點,也許是我們的位置很接近,我和老爸都聽見了以上那番對話。老爸這時感到好笑,聲音不經意的提高:「那是硬膠不是嗎?」手指指著那男正在站的地方。

感到事態不妙,我連忙拉下他的手,小聲的告訴他:「你知道你剛才在說甚麼?」不過看來問也是多餘,要是他知道了他便不會問。還好剛才好像沒有人注意到我父子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把他拉到一邊, 我才跟他慢慢解釋。也難怪,老爸雖然會上網,但絕不會逛那堆網站,自然也不會學會這種「新派」用語。

無知是福氣還是危機?不過有時候我真的恨自己知道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