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半腦袋

沒腦袋不要緊,沒有腦袋我們可以慢慢循循善誘,讓腦袋完整的發展。最怕便是只有一半腦袋,便以為擁有了全部。

有好些人只有左腦:他們邏輯理解力強,有條理,分析以及計算算得上是專家;可是,他們天生不懂人情世故,不善交際,會惹毛人而不自知。他們口裏說的是邏輯呀,證據呀,數字呀,但是卻不會把其他人的反應計算在內。當有爭論的時候,他們會覺得自己沒算錯,便應堅守原則,絲毫不退讓,就連迫不得已道歉也是非常不心甘情願的。

另一種人,右腦很發達,卻沒有左腦。他們經常表現得很世故,大情大性,而且喜歡以人情來解決問題;不過,當遇著真正的討論,他們往往會變得無理由,明明理虧在己,卻喜歡說一大堆不為人知,似是而非的大道理來壓倒別人。他們的口頭禪是:「我食鹽多過你食米,行橋多過你行路,我咩大風浪未見過?」

這兩種人,我討厭得很。我呢?顯然我是屬於沒有腦袋的一群,不然也就只會坐著看別人出醜,不會在這裏亂罵啦。

政改,扣帽子

其實這個時候再談政改已不新鮮,不過如果因為過時了,而忽略這個有趣的話題,未免有點可惜。

曾先生的施政報告,早之前提過,方案裏的重點並不吸引,了無新意(也是那些滅貧呀,製造就業機會呀,發展旅遊呀…),所以也引不起我找全文來細讀的興趣。套用許崇德先生的一句說話,就是政改不通過,天也不會塌下來的。政制發展方面,也就是把那個選委會由八百人增到千多人,而有些人(注意我不是說大部份人)要求的政改時間表,政府官員以為尚未是適當時機,也沒有消息。

我相信大部份人也嚮往民主政制,然而在如何踏上民主路的方法上大家的意見出現分歧。主要有兩種聲音:第一種是透過上街示威向中央直接表達訴求,告訴政府以及中央市民大眾希望有一個時間表實施民主。另一種嘛,就是向中央示好,表現出廣大民眾非常成熟及理性,適合接受民主施政。這兩種情況,就如小孩希望爸媽買玩具:一種是「扭計」,另一種是「表現好」。兩種情況家長可以買玩具,也可以不買玩具,其實決定權最終還是在家長手裏,之前我便說過了。至於哪種方法比較湊效,我實在不知道。那還要看中央的臉色,看中央的脾性。

也就是之前的說法,政改方案通不通過,是沒有太大分別的。政制發展沒有倒退(當然,我是說決議前幾天修訂後的那一份),也沒有向前進,也就是維持現狀了。反正通過不通過我們在這施政的四年期裏還是沒有普選的,通過,就只是我們選擇「表現好」這條路線而已。

另一個問題,就是支持「扭計」和「表現好」的人數。首先假設全部公佈數字正確,那就分別有廿五萬不支持及七十萬人支持政改方案。大家懂算的,就會說支持的人較多。但是,兩邊陣營也說對方作假。究竟誰真誰假?我不是統計學家,我不知道。但是有人會提起親政府派不懂算術的往事 (甚麼 650 萬人支持 23 條),然後就會質疑這 70 萬的簽名是否真確。我覺得,是,他們的邏輯如此不濟是不應該,不過自己身為支持民主的公民,只根據往事,沒証據就質疑對自己不利數據的真確性,算不算是一種反民主呢?

有時候我很不明白大家支持的所謂民主是哪一回事。有時候,只要有人提出跟自己不同甚至相反的意見,就只會拋一句「左到上心口」,「洗左腦」… 這又是民主嗎?亂扣帽子我還以為是左派在文革時才會做的事,想不到今天會出現在支持民主的陣營裏。

反對一種行為,為了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不知不覺又重覆如此,實在是毫無意義。

只宜說明,切忌說理

在斜點網站的留言裏偶然看見這樣一個很有意思的簽名:

Anology is for illustation, not argument.

中文的意思大概就是「比喻是拿來說明,不是論證」。如果讀過中六七的中國語文及文化,便知道這句話在說「類比論證」的不是。
比喻的定義不用說,但是為甚麼否定比喻在討論裏的效力呢?為了讓人更容易理解事物,很多時我們會以另一較為容易明白的事物作例子,讓人一聽就明白事物的道理。要讓學生理解甚麼是物件導向編程,書本經常會拿現實的物件如電話作比喻,解釋 OOP 背後抽象的概念。(抱歉我只懂這種怪例子)

但是,在正經討論的時候,以小故事或寓言等提出意見的情況卻有點不同。譬如 A 和 B 正要討論,當 B 提出自己論據的時候,A 則說了一個故事(比喻),並以故事中的不合理來反駁 B 君。表面上並沒有甚麼不妥,但是 A 君的反駁是基於自己提出的「比喻」之上,而這個「比喻」或多或少也會和討論本體有些分別,相似而已。很多時候,這些故事也會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也許會把對方的論點扭曲或弱化(也就是所謂的 Straw Man),虛構事實,甚至把是非搞錯。雖然比喻和事實有些方面比較相似,但是根本就是兩件事。當然如果只以比喻讓別人了解你的論點,我想是可以的,但以比喻作論點絕對會犯上思路毛病。

況且,有些喻體的成份會令某些參與討論的人反感,諸如將玩電子遊戲機說成吸毒,把穿耳環說成是自殘身體等等,一定會引起不同意見的參與者強烈反彈。所以,在討論的時候,表達自己意見的時候,盡量不要用比喻吧。

吵架的四個注意

今天上 RP 堂 (婚姻及家庭倫理) Dr. Yip 引歐尼爾 (Nena & George O’Neill)《開放的婚姻》(Open Marriage: A New Life Style for Couples)其中一段講,覺得很有意思,便放上來給大家分享分享:

  1. 嗌交唔係為左贏
    其實嗌既目的最終目的係要了解問題,而唔係要對方屈服。假使對方洞悉你其實只係想贏,就會不認真對待吵架一事,最後只會決裂收場。
  2. 嘈既時候要尊重對方感受
    講白 D,即係唔好落佢面。當你落佢面,唔尊重佢,將佢既秘密一一抖出黎,你試下係佢你會覺得點丫?呢個朋友咁樣處置你既秘密,仲值唔值得同佢做朋友?
  3. 唔好翻舊賬,拎埋其他野一齊講
    唔止你識翻舊賬,佢都識架。結果兩毎個人互數不是,不能協助解決問題之餘,重會火上加油,傷害大家既感情。
  4. 唔好侮辱對方
    通常人地唔係好鍾意俾人揭瘡疤既,你話佢又肥又矮又醜樣,佢一樣識話你既0者,兩個火都黎0個陣就點拉都拉唔番埋啦。

同講道理唔同,建設性既嗌交可以俾你更加認清同了解對方,好似知道佢既底線呀,又或者佢對你直率而坦白既睇法咁,對一段關係都算係有好處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