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從何去?

話說公司規定,職員請年假,一年內其中九日必須連續,稱為 “Call Leave”。我入職後上半年一直都沒動用過年假,因為新同事的年假在入職一年以後才會生效。

有長假放當然開心,但在甚麼時候放卻是一個頭痛的問題。因為如果要放長假,相連九日兼把週末算在裡頭的話,便會有 13 天悠長假期(如果請 10 天假,就會有 16 天了)。有這個長度總不能呆在家裡,大概都會計劃去旅行吧。去旅行的話,便會挑淡季的時候去,讓機票呀食宿呀等等等等雜七拉八的費用跌到合理的水平,盡量減輕荷包的損傷。

本來打算在暑假完了以後的,同事聽了以後就半要脅的拋了句「你給我放你回來我就給你好看」。因為跟他一起負責的專案大概到那時候應該會進行得如火如荼,所以呢…

假期在甚麼時候放好啊…?

隨手記

不知道為甚麼近來連 blog 都懶寫起來了。

上星期工作開始繁重,自從接手系統支援大堆瑣碎又麻煩的項目不斷在眼前出現。先是甚麼報告有怪問題,然後某個每天進行的程序突然失靈,更不用說擱在一邊已久的開發工作。雖說我還有精力,但那股衝勁就好像搖曳的燭光一樣若隱若現。

上星期一至三都跑了去上課,星期四則五一勞動節假期,身心都進入了放假模式。誰知假期清晨,好夢正酣之際卻被老闆的電話吵醒,有如鐵索一樣把我飄遠了的思緒都拉回工作間。還好不是我負責救火(術語:系統緊急搶救),但隨後此起彼落的訊息通知聲把整家人都吵醒了。那天都睡不好。

近來腦筋不太靈活,也因而不太想動腦。在公司把問題搞好,回家都是對著虛擬戰靶殺殺殺。居然會把鮮血淋漓的遊戲當成減壓方式,我一定是病入膏肓,壞掉了。

多閒也好,不要說出去

昨夜跟友人聚舊還跟人說我現在比較閒,現在是 UAT 忙的都是用家不是我。誰知道原來上星期五放測試環境的主機被中微子擊中還是一些未知的不可抗力,重新啟動失敗,結果今天又得花時間聯絡支援,還要乾著急一陣子。

以後還是不要說自己很閒好了,我寧願迷信一點。

冷暖茶水間

兩年前在母公司當實習,辦公室的茶水房除水機以外空無一物,同事要喝白開水以外的飲品,都是自備的。那時候我以為辦公室理應如此,從沒有質疑過這個有甚麼問題。

早前因為要上課的關係重回故地。雖然是母公司另一處的辦公室,但茶水間那種空無一物的冷感依舊。而且,旁邊還多了一張醒目的英文告示:「如弄髒微波爐,請將戶口號碼交付清潔公司以作扣除額外清潔費用」。

每天從茶水間拿公司買的茶包沖茶的時候,難免會慶幸自己沒選到那個沒甚麼人情味的地方。

母公司

婉轉一點說。

說不定近日受到炒股熱潮兼社交網絡熱潮影響,母公司對外頻寬幾近飽和。管理層無計可思之下,決定加進更多黑名單:

*.facebook.com
*.blogspot.com
*.mysinablog.com
groups.google.com
www.google.com/notebook/*
boingboing.net/*
http://valleywag.com/assets/*
macgrass.com

如果要進一步增加生產力,減低頻寬損耗,我建議連 atnext.com,engadget.com,hk.finance.yahoo.com,wikipedia.org和 hk.news.yahoo.com一起擋掉,好讓員工一致專心工作,不會再花時間看財經,看港聞,看百科全書和看電子產品。

泡沫紅茶

dsc00115-small.JPG

好像曾經有一輪台式飲品的熱潮,其中一個款色便是泡沫紅茶、泡沫綠茶。現在想不到我居然可以每天在辦公室喝到,還真是一種福氣–別說笑啦,這正是我不習慣這工作環境的第二個原因:從某部熱水機沖出來的水竟然有一層泡沫啦!

搬進來那麼久熱水還是泛起一層奇異的白沫,真的很佩服我每天喝得那麼安心,還經常安慰自己說那是正常現象,因為是高溫令水溶積下降,氧氣被趕出來才會這樣子。要是某天泡沫不再出現,說不定我會給嚇個半死。

那是氧氣,對吧?對吧?

P.S.:手機拍得不好,請見諒

監視

DSC00110

遷進新辦公室以後,左邊是宏闊的景觀。雖然不能在座位遠眺維多利亞港,但這樣的景色我也很滿意了。右邊則是我現在還沒有習慣這個新環境的其中之一個原因:四對老是盯著我的眼睛。

我其實不太介意公司在辦公室到處寫上一些具激勵性,鼓動人心的標語和口號啦,不過他們的選材圖片卻不得不讓我這個新入職的員工觸目驚心誠恐誠惶而已。由於拍攝角度的關係,相中四位「極具熱誠和投入感的員工」看起來總像在監視我的一舉一動,致使我工作時不盡量望向那一邊。難道就不能挑一幅令人安心點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