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Cube + IMAP = GMail Anywhere

不少公司/機構以反生產或防止竊密的名義擋著大部份互聯網的免費通訊服務,當然 GMail 也不能幸免。早前 GMail 終於推出 IMAP 連接服務,但對於習慣網頁介面的用戶而言可能卻不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對這班位處禁地的網民來說可能是一大福音,因為他們可以另架存取 IMAP 的用戶端,管理 GMail 帳戶的電郵,猶如直接使用 GMail 一樣。

其實 IMAP 的網頁用戶端不少,大家比較常聽見的有 SquirrelMail,Horde IMP,Webmail 等等。近日找到了一套將 AJAX 技術融入介面的 RoundCube,介面是目前見過最漂亮的,便立刻把它下載回來試用。

雖然只是 beta,但我在安裝時沒有遇上過難題,設定也非常簡易。使用方面,讀取 GMail 時完全看不見在 Thunderbird 遇見的怪獸字,發送郵件又支援上載,我已經很滿意。當然,總不能和 GMail 的網頁介面直接比,比如它沒有全文搜索(IMAP 功能限制),地址簿也跟 GMail 的獨立,但作為代替品它已經算是不錯了。

RoundCube 只要在 PHP+Apache/lighttpd 平台上便跑得動,它同時需要 MySQL/PostgreSQL/SQLite 作為資料庫。詳細的系統需求可參考這裏

Web 2.0 革命?

好像有不少人冒起來說 Web 2.0 了。

看了 Tim O’Reilly 那幅所謂 Web 2.0 地圖,我更加不明所以。我看後的印象,就大概是一堆不同顏色的橢圓連著一個橙色的長方形,而每個圖形上面有一大堆現時走在潮流尖端的關鍵字。甚麼 Hackability 呀,Blog 呀,Flickr 呀,CC 呀,甚麼也有的大雜燴。這是眾人心裏所想的 Web 2.0 嗎?我不太清楚,因為我連 Web 2.0 是甚麼也沒有概念。

有點奇怪連 Tim 也把這種把一堆概念連起來再給予一個標準化的稱呼。這是說,我們的互聯網發展進入了另一個時期,進入所謂的「網路文藝復興」?我還是每天瀏覽網頁,檢查電郵,下載軟體,我媽仍舊每天到網上麻雀室耍樂,我爸每天也是上網看看旅遊資訊。日記也許寫得較頻繁,但日記本身不是新東西,在互聯網上寫作也不是甚麼新奇的玩意。我們的生活轉變了嗎?不,沒有。

轉變了的是某部份使用者的心態,CC 便是一個有力的佐證。把一紙合約變為「分享守則」,讓作家鼓勵其他人使用其創作,繼而推廣。Blog,透過寫文章而向大家分享,取得認同和其他用家的反應,理論上也算是一種分享吧?也許是。Flickr,del.icio.us,比給其他已存在市場的對手吸引,當然也是由於擁有「分享給陌生人」這個要素,所以就像平地一聲雷的,成名了。

說到底,Web 2.0 說的原來還是分享。而且只是人的心態變化而已,仍有佔絕大多數的人喜歡把東西據為己有。當然,將來的事我說不準,但是從所謂的 1.0 到 2.0,我想不出在其他方面有甚麼明顯的差異。AJAX,Web Service 算是嗎?這只是衍生的工具而已。把分享的理念實踐,所以我們才會有 RSS,AJAX,Web Service。沒有使用方法,這些也只會是被人遺忘的柺杖吧。

或許我們該稱這現象為「新網絡共產主義」。

No, I am your father

腦海裏突然浮現這段劇情:

Microsoft: If you only knew the power of the dark side. Google never told
you what happened to your father.

AJAX: He told me enough! He told me you killed him.

Microsoft: No. I am your father.

AJAX: No. No. That’s not true! That’s impossible!

Microsoft: Search your feelings. You know it to be true.

AJAX: No! No! No!

對啊,雖然很悲觀,但這是現實啊。第一個實用 AJAX 的 website 我想是 MSDN Library 左邊的 tree menu。只是 Microsoft 沒有大肆宣傳,也沒有叫它作 AJAX 而已…… 跟 Vader 一樣,Microsoft 不經意生下的兒子,當時事忙只在想如何打垮 Netscape,自然也沒多理會這個在 IE 裏不起眼的小東西。要不是 Google 提攜,AJAX 可能也要在 Moisture Farm 過下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