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介意那微不足道的損失,別在乎那一點點的商業成份

D&D 系的角色扮演遊戲裏在開始新遊戲的時候,先要用家創造自己的 avatar。其中有項屬式叫 alignment,就是調較一下自己究竟是個正義守法的勇者,邪惡無視法則的準魔王,還是個普通毫無使命感的乖乖路人甲。當然基於兩個形容詞的組合,你也可以製造一個遵從法則和各種約定卻毫無道義可言的小人,叛逆、以行動詮釋自己口中正義的白痴,又或者是毫不可靠的個人主義者等等。

其實在龍與地下城世界以外也有這種數值,不過比以上來得簡單。課堂內容說過,我們只有 ethical/unethical,legal/illegal 之分,總共四套組合。守法又合乎道義當然最好,但有些情況我們卻不得不妥協。例如有所謂的「公民抗命」,即因為某法例不合自己道義而公然犯法,以引起社會關注,便是 illegal/ethical 的其中一種例子。legal/unethical 比較容易解釋,簡單的說便是走「法律隙」(漏動)。

Illegal/ethical 這個搭配還有一些更常見更實在的例子。早前香港某卡通人物的版權持有人向某幾個較大型的愛好者網站發出通牒,要求他們撤回一切有關該卡通人物的圖像以及其他資訊。版權持有人在法理上有權利要求對方停止發佈/轉載圖像,因為這堆圖像以及一切相關資料的確是版權持有人的知識產權,其他人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可是為甚麼這個看來正確無誤的做法卻會引起不滿呢?原因是這個「版權持有人」實在太冷血無情了,為了杜絕這種「無關痛癢」,不會影響收入的侵權行為,將矛頭指向一群忠實愛好者,如同在他們頭頂澆一大盤冷水。除了保障一堆市面上沒途徑到的桌布和圖示,向自己的米飯班主開刀實在百害而無一利。如果商人和媒體來真的,很多同好網站早就關門大吉,相關產品的壽命會大減也說不定。

近來大家也開始關注如何保障自己的知識產權,大部份網誌的下方也開始浮現各種不同的版權條款信息。較「熱門」的有「創意共用」,「GNU Free Document License」(GFDL) 等等條款。雖然規例是有了,不過會抄的依然會抄,會引用的自然會指明道姓引用。有人說過,在網誌貼起來的使用條文只能防君子而不能防小人,因為事實上訴訟的費用昂貴,也浪費許多時間,我們這裏也沒有挺身而出的義務律師團(誰要當這種苦差事?),被抄襲/「借用」題材除了在聯同一群同志在絡絡世界示威以外,就只能自歎倒楣。正人君子碰到這類條文,還要躇躊一會自己有沒有犯規,深思熟慮才敢開始動筆。

我想起《南方公園》(衰仔樂園, South Park) 兩位製作人受訪時跟 Reason 雜誌記者有關版權問題的對答。如果目的只是想別人看見,又何必為別人設下版權陷阱呢?非刑事的侵權/違反條款,只要被侵權的一方選擇不再追究,大家大可當作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因為你發現我除了引用了你的一篇文章,還透過這裏的廣告進行所謂的「商業活動」,最後跟我對簿公堂,那跟上面提到那位矯枉過正的「版權持有人」有甚麼分別呢?與其執著人家網頁裏有多少個廣告箱,不如花點心思抓抓抄襲者和拿內容來當新聞材料的傢伙。另一方面,我也相信 C.C. 的支持者也是通情達理之人,絕不會因為那幾個礙眼的小箱子而向我發律師警告信,對吧?

話說回來,這裏那個谷歌廣告箱截至現時為止總收入仍未超出 $5,成效慘不忍睹。所以說,我應該是個 CHR 為 0 的 true neutral。

延伸閱讀:

大腦角落 –為何這裏沒有 AdSense 廣告

Just A Sidekick – 個人 blog + Adsense = 商業網站?

P.S.: 閱畢本文後,若閣下覺得本人違反閣下網站的內容使用條款,本人樂意移除由貴 站衍生,用於「商業用途」的二次創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