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信

雖說公司上上下下都是中國人都會中文,不過後勤部門間往來書信卻是英文的。寫英文信不會讓你的英文水平增加,因為寫來寫去也不出以下幾個款式,諸如回答別人查詢時:

Dear xxx,

Regarding to the xxx issue you mentioned beforehand, we have investigated and have the following conclusion:

  • Point 1
  • Point 2
  • Point 3

Should you have more questions,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at ext. xxxxx.

Best regards,
xxxxx

又或是請求用家大人審閱:

Dear xxx,

The xxxx document has been finalized and attached for you to review. Your reply by ddmmyyyy is highly apperciated.

Thanks and regards,
xxxxx

有時候,單是你根本不夠資格請尊貴的用家大人簽署。這時候,你要幫老闆,老闆的老闆,和老闆的老闆的老闆代筆,例子如下:

Dear 老闆,

For your endorsement.

Thanks and regards,
xxx
————-
To: 老闆的老闆
Cc: 自己
Dear 老闆的老闆,

For your endorsement.

Thanks and regards,
老闆
————-
To: 老闆的老闆的老闆
Cc: 自己, 老闆

Dear 老闆的老闆的老闆,

For your endorsement.

Thanks and regards,
老闆的老闆
————-
To: 老闆的老闆的老闆
Cc: 自己, 老闆, 老闆的老闆

Dear xxx,

xxxxxxxx (長篇大論,而且還是要自己寫的)

Thanks and regards,
老闆的老闆的老闆

最抵死的是,有些用家就是這樣回覆:

Endorsed.

>Dear 用家:
>
>(長篇大論,懇求用家恩准)
>Thanks and regards,
>老闆的老闆的老闆

另一款常用的書信,就是請人家「畫押」:

Dear xxx,

Further to our previous discussion, it is understood that xxxxx is yyyyy, and yyy should be xxxxx. Should you have questions, feel free to reply to this mail.

Thanks and regards,
xxx

離職信也很有趣,有些人行文如流水,簡簡單單感謝各位可以寫出過千字(我看過一封,裡面還疑似有骨)。不過更多人喜歡以寥寥數字交代算數(還要把聯絡方法的字加起來)。不過環境使然,近來兩種都很少見了。

為甚麼是福爾摩斯?

有些外國譯名除了發音接近原名以外,用字上在背後也經過一番琢磨,優雅而得體。然而,有些譯名卻像飛來石,究竟從何而來,有甚麼因由卻實在教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經典小說裏的名偵探福爾摩斯英文原字 Sherlock Holmes,大部份中譯小說也將其寫成「夏洛特·福爾摩斯」。依音節推斷,Holmes 就是福爾摩斯,但除非我英文有誤,又或對國語/普通話發音認識不足,原字裏頭根本無「福」音,中文譯名又有甚麼根據呢?

又如香港上海滙豐銀行,英文 HSBC 裏頭「滙豐」二字不翼而飛。或者另一英資機構太古集團,英文卻都不是 “So Old”, “Antique” 以至 “Big Mandarin”。例子按不下表,其餘的都讓大家繼續發掘好了。

似乎只有來自英國的名字才會這樣特別處理。兩家機構都是來中國搞生意,取個中國名字還說得過去,福爾摩斯從來沒要到中國開支社,他中文名字又從何而來?想不通。

Black Long Thing

臨近長假期,不少人喜歡到外地旅遊,我也說個以前旅途發生的小故事。

很久以前隨家人到馬爾代夫度假,第一天晚上酒店安排了精采的魔術表演招待客人。由於周圍很黑,怕走錯路的我便帶了一支手電筒隨身。

表演完了便直接跑到沙灘去嬉水,卻從沒留意到自己忘了帶走手電筒。到回房休息才發現手電筒不翼而飛。初時以為自己在半路上掉失了,遍尋不果便唯有找酒店職員。

不用說酒店職員不懂粵語,所以得硬著頭皮說三腳貓英文。

“Hello?”
“Yes? How may I help you?”
“Have you seen a… a… umm.. a BLACK LONG THING?”
“What?”
“It’s long, and.. ugh… and black. Black in color.”
職員遲疑了一會。”Umm… What do you mean? You mean it’s black and long?”
“Yes.”
“I haven’t seen such things.”
“Oh really? Thank you.”

困擾的我留下了疑惑的他,最後在表演場地的某張椅子上找回我的手電筒。事後跟家人朋友提起這段對話,無不笑得喘不過氣來。以後每一次找不到東西,他們總會問我是不是不見了 Black Long Thing…

還好第二天早上沒看見海灘上放著一排又黑又長的物體。

小學走的冤枉路

知不知道「疼 」字怎麼讀?不同年級的小學中文老師教了我三個讀法:二年級的教我讀「冬」,三年級的教我讀「藤」,五年級的才告訴我們那應該讀「痛」。

同一位小二的中文科老師,告訴我們「沉」字是錯字,應該寫成「沈」。(註:「沉」是「沈」的俗體字)。

還有忘了哪一年的中文老師,硬要我們不要把「 船」右旁的「几」那一橫寫下來。不過這個… 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部份究竟是「几」還是「八」。

最後一位是一年級的英語老師,告訴我們書裏 “in the sun” 文法錯誤,正確寫法應該是 “under the sun”…

有人說小孩子的學習能力最強,那難怪這些走錯路的地方我到現在還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