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拒絕的權利

撇開定義模糊的「Web 2.0」不說,Facebook 和我以前接觸過的社群網站不同之處,是用戶和用戶之間的邀請,都不可能被拒絕。「明明就有,你沒看清楚?」不,明明就沒有拒絕,取而代之的是對請求「不予理會」。

不予理采和拒絕可大不同了。拒絕是一種主動而直截了當的回應,例如「被陌生的叔叔搞,要大叫唔好」,被搞的以大叫「唔好」表達意願,讓下手者清楚知道,被搞的不願被搞。將「不予理采」套進例子,就是被搞的時候沒有大聲呼喊,反而默不作聲,頂多就只把頭別到一邊,不正視著下手者。僅做到這種程度,下手者根本無法得知究竟他是願意還是不願意,不過既然對方不作聲就當他默認好了。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大概是被拒絕得太多心靈受創,於是創造 Facebook 時把心一橫,乾脆把「拒絕」改成「不理會」。也因為如此,在 Facebook 很盛行的那一段時間,每天都會被喪屍,狼人和吸血殭屍攻擊,被三合會成員「逗」,被拉進魔法世界,被邀請到奇怪的群組,到最近期被綁匪脅持等等。面對關乎自身意願的事情,我們居然連說不的權利也沒有!

即便是第一次對這些請求不予理會,但接二連三我還是走不出不斷被這些請求侵擾的苦況。到後來,顯然 Facebook 也了解這點點,於是又多了 Ignore this application 的選項。但是,硬是沒有一比較自動的方法,告訴發訊者,「噢,我不想加入這個群組」,或「我不想參與這個遊戲」。受邀者永遠處於被動的狀態,而邀請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會對某些朋友帶來不必要的滋擾。

這些事情,說清楚不就好了?為甚麼我非要婉轉的當看不見那麼婆媽?

「我只不過想做個好人啫,點解唔俾個機會我?」


各位大佬,特別係一日裡面就已經三番四次想踢我入會既大佬,我對呢 D 江湖恩怨真係毫無興趣,放小弟一條生路啦!

可惜,呢班大佬都唔會理我諗咩架喇。

(本來我仲想貼一幅十幾個「古惑仔」invitation 既截圖,不過手痕 ignore 晒。唔好意思呀大佬!)

Facebook Apps

大家都喜歡將自己的頁面塞滿小程式,我以前也會。但自從某天覺得不好玩,就差不多把它們丟光了。特別和我真實身份無關的,好像狼人和吸血彊屍呀,人家送了甚麼虛擬禮物呀,請我喝了甚麼酒,丟了幾個熱燙燙的馬鈴薯,自己粉飾好的小宇宙都忘得一乾二淨。

也在那一天,索性把那堆應用程式邀請一次過刪掉。直覺告訴我,你們才不是主動邀請我,只不過是應用程式預設將邀請送給所有朋友。因為我也按錯了好幾次,把邀請送了給一堆半生不熟的朋友。

我對 Facebook 的印象,仍只留在找舊朋友的層次,你們說的那些「平台」,「社交網絡」功能我還沒用上。罵我是個老古板吧。

一斷三千煩惱絲

最近把 Facebook 的匯入 Blog 文章功能取消了。

原因無他。自從進了 Facebook 以後,即便是我這種社交薯,也可以從廣大的 Facebook 用戶群裏找到一堆曾在身邊,仍在身邊的朋友。更叫人驚訝的是,連我家爸媽也跑來玩 Facebook,比其他同齡父母不知先進了多少個年頭。

雖然這裏寫的東西沒甚麼看頭,我更不會揭人瘡疤,說人壞話,頂多只是恥笑一下路人甲 ,笨蛋 B 和網友 3 號而已,但是每當想到身邊一堆人每天也在追看著你寫文章,感覺就渾身不自在。畢竟我還是想把這個身份和現實分開一點點,不讓身邊的人找到這個工作間,也不給網絡上的人窺看我的生活。

諷刺的是,只要搜尋一下我的英文名,網誌通常排在結果第一、二位。早該學 GrokLaw 的 PJ 小姐一樣弄個假名。

P.S.:神奇的母工司管理層居然把 facebook 和 youtube 解禁,但依舊封殺大部份 blog,forum,CSDN 也去不到。唯一合理而較「衰」的想法,便是管理層捱不住沒有 facebook,youtube 的日子。

Facebook status

xxx is 0係英文後面用中文.
yyy is trying my best to use the correct pronoun in my facebook status.
zzz is Zzzzzz…..
aaa is not knows English grammar.
bbb is don’t care the “is” in this sentence.

mk is laughing so hard for the lines above and sincerely apologize to everyone for that.

網絡人際工程

終於把自己擺進了臉譜冊。

一直以來不肯進駐 Facebook 的原因,是因為覺得把關於自己的一切︰包括姓名、出生日期、相片、喜好、教育程度、職業,甚至自己寫過甚麼文章、聽過甚麼音樂、拍過甚麼照、去過甚麼地方通通放在同一個網站裏,十分沒有安全感。但另一邊廂,可以找回失去聯絡已久的朋友和覓得志同道合的陌生人這兩個卻是很強烈的誘因。要一拍即合,你便必需把更多更多關於自己的資訊丟上網站。真是兩難呢。

之前其實早已經加了不少︰sf.net (或許大家覺得那不算是),last.fm,twitter,諸如此類。不過這些都比較專職於一方面的資訊,例如 sf.net 是編程能力,last.fm 是自己聽過的音樂,twitter 則是自己的micro-blogging 站,將寫不成長文章的思緒集合起來。但 Facebook 這類網站則較為全面,還可以把其他社交網絡的資訊拿過來,像實驗室裏被解剖的兔子原原本本的攤出來給你看個飽。

有一絲不安是很正常的事吧,對我這個妄想互聯網便是我們新的《一九八四》老大哥的人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