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山的編程天才


雖然我沒有 PS3 (甚至一部「次世代」電視遊樂器也沒有),不過為了消遣排悶,偶而我也會隨便找遊戲影片看。昨天就在 Kotaku 看見 The Last Guy 創作團體的訪談。

那個遊戲一看之下我還以為是 SCEI 本家製作,誰知竟然是來自喜馬拉雅山一間小木屋的產品。那間小公司的四位成員(包括三個印度人和一隻山羊)在鏡頭前以母語暢談其意念及心得。如果沒英文字幕和遊戲畫面的話,我一定會把這段影片當成恐怖組織的聖戰宣戰片(尤其隊長那咄咄逼人的氣勢)。

其餘兩位成員也跟隊長差不多。其中一位經常強調自己有高強的編程技巧。再加上 PS3 CELL 處理器強勁的運算能力,遊戲才有如此鉅細無遺的畫面。另一位(相信是美指)則自稱是拯救世人的救世主,在每次作出這種宣稱以後又煞有介事向各位道歉。三個人都很努力營造西方世界印度人的 stereotype,成為了法力無邊又愛吃咖哩的 Guru (他們還真的在鏡頭放一盤咖哩)。

基本上印度喜馬拉雅山區的 indie (不是印度人,而是 Independent Developer 的簡稱)就有一種莫名的神秘感﹐但為了要推銷遊戲,還真的有必要搞這種東西嗎?

橙箱分拆上市!

[via Joystiq]哼哼哼,這回你們再沒有籍口不掏荷包了吧?Valve 打算於 4 月 9 日將近日旗下熱賣產品:五合一橙箱組分拆上架。其中 Portal 這款差不多奪了大部份電玩網站最佳美術獎的解謎遊戲將以 US$19.90 發售,HL2EP 1+2 跟 Team Fortress 2 價錢則稍高,各 US $29.90。這個價錢就跟 Steam 網上遊戲平台的售價一樣。

不過啦,即使是橙箱實體品在香港的售價也只是 <$250,分拆後每隻遊戲的價錢還有多少下調空間呢? 再次打廣告,這五款遊戲也非常精美,相當耐玩(特別是 TF2,快要推出新地圖和新玩法了,而且是免費的!),對任何一款有興趣但沒玩過其他的我也建議一次過買回來。

戰地風雲重臨!

[via Joystiq]相信玩 FPS 的朋友應該不會沒聽過戰地風雲系列吧?今次開發 Dice 帶給我們的是這款:免費的戰地風雲 Battlefield: Heroes!

Trailer(HD 版) 還蠻幽默的,居然還將 The Pirate Bay 的頁面放到裏頭去,旁白說「遊戲免費,不用經 BitTorrent 下載」,害我笑個不停。設計風格還真的很像 Team Fortress 2,人物和背景卡通化,就連飛機也只是該乘客坐到機翼兩旁便飛來飛去,一反系列以往的擬真設定路線,題材要不是打仗還以為是給小孩子玩的。

預告提到遊戲會於本年內公佈,大家拭目以待吧。

Sony 的免費遊戲引擎

[via Joystiq]不知道是否 Sony 為了爭取受 Wii 以及 XB360 夾擊的市場才出此策,因為以往從來沒看過「免費」跟 Sony 兩個詞語放在同一個標題裏。

SCE 於 GDC(Game Developers Conference)08 自家的講座時間裏透露這套秘密武器。PhyreEngine 跨平台支援 OpenGL,Direct 3D 以及 PS 3,讓遊戲開發者很容易發展跨平台遊戲,除錯也相對方便,費用也大大減低。就 Joystiq 拍下來的簡報所看,這套成像引擎支援的標準還蠻多的,包括現在差不多全部 FPS 也有在用的 Havok 物理引擎,Maya/Max 模型匯入等等。除此之外,引擎還附送 70 套以上示範程式碼等等讓人參考。同時,Sony 宣佈將會有三款遊戲使用該套引擎。

其實會不會是自從在不少開發者批評 PS3 環境難搞(Valve 的 Gabe 直接說「浪費時間」),Sony 才迫不得已自己寫一套免費開發工具?還是看見 XB 360 的跨平台設計以及近日大推的「社群製作遊戲」,才欲欲躍試與微軟爭一日長短?

大箱奇緣與「少奶奶」

經過短短三個月的中環上班生活,終於要跟這商廈林立的地方別離了。新的辦公地點是在九龍灣某個曾經引起一陣哄動的新商場上蓋。公司把其中一棟租了下來,作為後勤部門的辦公大樓(哼哼,寫得很白了)。正所謂「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我的工作樓層也由十九樓躍升到二十九樓,風景也比中環能看得見更多。雖然我坐的位置看不見海邊,但可以遠眺遠方的鑽石山也不失為一種福氣。

辦公室感覺上明亮了許多,工作時也感覺精神了不少。可是現在茶水間的距離遠了許多,而且還鄰近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座位附近。洗手間的三個馬桶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這幾天頻頻罷工,讓大家都很不方便哩。還好沒試過人有三急的時候要狼狽跑去使用另一層的洗手間。另一方面,公司的飯堂也隨我們遷進九龍灣,每餐售價依然低廉到不可置信的地步,而且食物味道不錯,只是人多了,坐位少了,吃飯的時候得趕緊佔位子,吃過飯也不太可能佔著位子跟同事聊天,要趕緊讓坐給其他人。

P.S.:這幾天依然在聽 Portal 的 ED “Still Alive”,居然越聽越感動,甚至居然有點後悔把 GLaDOS tore to pieces and threw every piece into a fire 了。說不定 Portal 會被選為 GoTY,GLaDOS 也會登上遊戲史上最令人難忘的角色呢(不少網站已認為她有資格當SHODAN 的後繼者)。我究竟在想甚麼啦?…. 再,遊戲是有點短,不過我向各位熱愛解謎遊戲的朋友誠心推薦這款絕不血腥,而且過程歡樂非常,特別是擁有神一般的片尾曲的遊戲。

One Last Thing:
每當回家便播一次,媽居然把 “Still Alive” 聽成「少奶奶」,那麼整首曲便成了「For the people who are 少奶奶」、「I’m 少奶奶」…. orz

橙箱裏的旋律

近來射擊遊戲的發展方向也是以畫面為重,Valve 公司的遊戲對我以及我家電腦來說可算是股解渴的清泉。當然 Half-Life 2 EP2 也加入了相當的新影像技術,好像全新的微粒渲染系統,用於血花飛濺和建築物碎片之上,不過 Source 引擎仍相當照顧像我這些還在用 P4 和 N牌 6 系顯示卡的玩家,玩上來雖然是有點不太流暢,但是還沒到不能玩的地步。至少我還可以同時把兩隻守護獸幹掉,把三腳大軍擊退,或是用榴彈發射器把藍隊炸個稀巴爛。但我想 Valve 是想拿那點不順來提醒我,要在 EP3 推出前買新電腦吧?

說回遊戲,拿甜點 Portal 來說,如果不算 DigiPen 的原作 Narbacular Drop,這大概是第一款 FPS 的純解謎遊戲吧?雖然遊戲有點略短,全破後出現的進階關卡也只是拿出現過的關卡加入更多的條件。但對我感受最深卻不是謎題或像是強行牽進來的劇情,而是那首歌詞讓我會心而笑,旋律在我腦海留印的結尾曲。以可愛而略帶生硬的電腦聲線唱出陪伴玩家的 GLaDOS 的獨白心聲,配合畫面像是終端機才會出現的文字和文字所砌成的簡單圖案,足以讓從不會看 End Credits 的人破例。

如果大家對故事沒興趣,或者是不怕破壞自己初嘗故事時的興緻,不妨聽一下這首 Still A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