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融入港人生活

1. 群體構成

香港是一個人口非常稠集的城市。因為這種環境所致,香港人幾乎都以群體活動。基本上,社會視獨立行動為一非常罕見和不得了的行為,獨個兒會被灌上「毒男」或「毒女」之名,必然都是社交零活動才會落得如此「慘況」。所以,看電影要一塊兒,逛街要一塊兒,用餐要一塊兒,甚至連上廁所也要一塊兒(這個只限女生。男的一塊兒只會被罵變態)。此外,群體的對象也有所限制。與親戚,特別是長輩一起行動會被視為被迫,自發性幾乎是不可能的。比如說,選擇與自己一同度過自己生日的首選是親密朋友,次選是豬朋狗友,下下選才是生你下來的父母,不然人家會以為你沒朋友才「被迫」跟父母一起慶祝生日。另外,群體的性別也有限制。最好是男女比例等於 1:1。如果只能維持單一性別,那男的年齡最好在三十五歲以上,女的年齡最好在三十五歲以下。一群三十五以下的男人聚在一起只會被譏笑成毒男,一群三十五以上的女人聚在一起則會被恥笑為剩女。當然,有了親密伴侶或結了婚的例外。

2. 話題

為了避免在群體中被標籤成「怪人」,選擇討論的話題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即使身處一個良好的群體之中,一個錯誤的話題可以令你的身份和關係破裂,產生不可修補的裂痕。以下將會列出除切身事情(生活,工作及人際關係)以外的各種話題,以最能引起共鳴為先排序。

1. 消費
消費是最能引起共鳴的話題。女性限定可以討論化粧品,衫褲鞋襪,手袋等等關於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吸引的消費品。男的通常會討論的消費是影音產品,資產(汽車與住屋),酒精類飲品或如何跟女伴消費。以往遊戲是男性限定且一個不太普遍的話題,但拜蘋果 iPhone 所賜,遊戲(只限小遊戲) 已成了男女之間的討論話題。其他比較傳統的包括電影,演唱會,旅行等等。此外,要避免討論書籍,主流香港人在學校外是不看書的(書是指文字類書籍)。

2. 娛樂
這裏的娛樂非指個人的娛樂方式,而是指演藝界的新聞。香港人異常關心演藝界(特別是香港演藝界)的一舉一動,尤其對花邊新聞小道消息興趣最濃厚。所以,報紙娛樂版和八卦雜誌幾乎是每個香港人必讀的精神糧食。有時討論的話題甚至能打破傳統道德尺度,好像以前身邊就有女性大剌剌的聊起某女星意外曝了光的性徵…

3. 體育
香港人重視的體育運動只有兩種:足球和藍球。而且,討論的球類活動也有地域限制:足球僅限歐洲,藍球僅限美國。當然,國際性賽事例外。以往這話題只限男性,但不知何時開始女性也開始加入討論。此外,一些在某個領域非常知名的運動員也可納入討論範圍以內,例如田徑的劉翔,游泳的菲比斯等等。

4. 投資
香港人的投資話題僅限投機性的資產炒賣。小本的通常討論股票,大的可以轉而討論房地產,置業等話題。

5. 新聞
新聞於香港人中算是中性話題,即可以討論,但不會經常拿出來討論。你甚至可以宣稱「我從來不看新聞」而不會遭白眼。除非是某些震憾性又關乎到香港人自身的新聞(例如香港旅行團於菲律賓被挾持),新聞是一個「有點冷」的話題。

6. 科技
於群體中提出其餘題材只會被其他人視閣下為科學怪人。科技話題關連到消費(例如某卡拉 OK 店引入的接觸式螢光幕桌子)則屬例外。

7. 動漫
這個即使在外國也是一個有機會破壞社交圈子的炸彈。除非你100%肯定對方是個擁有相同嗜好的人,請盡量不要提出此類話題。除非大家正在「想當年」,或是在討論一些較「軟性」的動畫/卡通人物(例如 Hello Kitty),這話題是下下之選。

3. 行為模式

香港人的行為建基於消費和娛樂之上,所以消閒活動也非常固定:看電影,唱卡拉 OK,看演唱會/棟篤笑,聚餐。偶而你可以「曲高和寡」一下偕友聽聽古典音樂或歌劇,不過一次起兩次止就好。此外也可以選擇一些群體運動,例如踏單車,燒烤,租船出海暢遊,拍照,到沙灘玩樂等等。現在還可以加入一起玩體感電子遊戲這類活動。其實,甚麼類型的活動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有甚麼人陪你一起做。

小後記:這篇文章還沒寫完。有靈感,有時間會再寫。另外還漏了一個話題,叫「文化藝術」,應該夾在「新聞」和「科學」中間。

聞核色變

在 AM730 綠色和平的張韻琪專欄提到,香港政府打算在 2020 年將本港的發電源 50% 改用核能1。文章提到核子發電如洪水猛獸,核意外離不開切爾諾貝爾和三哩島的災難,詳細就不再轉述了。但核能發電真的那麼危險嗎?

切爾諾貝爾固然是宗慘劇,但內文似乎沒提到意外發生的原因。根據美國能源部的分類,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所是用的是第一代的舊式水冷式反應堆,因為當時的技術所限,設計反應堆時並沒有將安全入納入考慮因素。在後來國際原子能機構的調查報告中提到,其中這座水冷式反應堆的設計嚴重失誤,爐心的溫度提高,會加速核分裂反應,再加上控制核反應的控制棒設計不良,導致最後爐心溫度過高而發生爆炸,造成核洩漏。這問題其實在後來第二代(例如大亞灣核電廠所採的的壓水式反應堆)以及更後期的新型核反應堆得到解決,即使在核電廠發生停電等事故,反應堆的設計也能使其即時停止運作,保障附近工作人員的安全。

至於美國三哩島事件,事故主因是因為操作核電站的人員疏忽違反安全守則,而且控制的監控系統的設計不完善,令工作人員忽略了核輻射洩漏的警號,最後爐心的燃料融解,帶輻射的冷凍劑洩漏。可幸的是三哩島核電站因為防護用的混凝土外殼將放射性物質和周圍環境隔離,輻射不至於擴散至周圍民居,核電廠方圓10哩(16公里)的居民因是次意外所接受的額外輻射劑量僅僅等於照一次胸口 X光片,而且亦沒有人因而罹患輻射相關的後遺症。這不是正正證明了現今核電廠的安全性不容置疑嗎?

張小姐早前的文章及綠色和平的 twitter 亦提到,核電廠的副產品 — 核廢料難於處理,放射性強,千萬年不滅等等。但美國早有研究報告指出,傳統燃煤發電廠的煤灰,因為煤天然蘊含的微量放射元素,在燃燒後會大幅提高濃度,放射性比由同等發電量的輕水式或壓水式反應堆所產生出來的核廢料還要高出十倍。而且,報告提到,住在這些傳統火力發電廠附近的人,接受的劑量亦比住在核電廠同等距離的居民要高。不過,這些不經意吸入煤灰的居民,健康卻沒因而比其他人要差。基本上人類每年接受因宇宙射線,地殼所產生的背景輻射劑量是 360mrem,吸入煤灰的額外劑量其實只是僅僅 1.9 mrem 而已。大家可知道,香港的兩座燃煤發電廠,是如何處理煤灰的?當你將之對比處理核廢料的工序,可能要大吃一驚。

在討論全球暖化的今天,核能是其中一個日益受重視的新能源。各國在為設計第四代新型反應堆而努力,美國在 2016 年前將會有三座新型核電廠投產,中國亦打算將核能發電所佔的份量提高四倍,這些資料似乎亦和張小姐所提出的「判核能死刑是世界主流」相違。諷刺的是,綠色和平的其中一位創辦人 Patrick Moore 最近也不得不承認核能是現今唯一能有效解決地球暖化問題的辦法

我不是想說擁抱核能而放棄開發其他可再生能源,但考慮到經濟問題以及現時科技的限制,核能大概是找到可靠而又經濟的再生能源前取代傳統化石燃料發電最可行的過渡方案。綠色和平在 twitter 提出配合可再生能源的方案,包括使用天然氣輔助產生最低用電量,但此舉無疑會增加電費。減少用電想法可取,但隨著泛珠三角發展人口增長,省著用真的可行?

向大眾宣揚核電的安全性是政府方案獲得通過的關鍵,但是,政府及中電在本年發生的大亞灣核電站洩漏事件處理手法上欠缺透明度,尤其是大亞灣核電廠核安全諮詢委員會成員溫石麟大唱反話,予人政府及中電有意隱瞞的觀感。雖然暫沒有香港週邊輻射水平提高的報告,但仍未能讓公眾釋疑。希望政府在制訂用電方案的同時亦能提高核電廠運作的透明度,讓市民安心。

1︰現時香港總發電量核能約佔三成

個人政治謬論

趁 Twitter 掛掉,我轉到這裏寫寫廢話好了。

1. 最近的都是政改新聞。傳媒「揭發」政府用了九百萬作政改宣傳費用,相信又會引來一陣腥風血雨。值不值?如果政府用這筆錢將政改背後政策的理念好好說明一下,讓我這種無知百姓了解支持方案有甚麼好處其實也不錯的。但最近的宣傳給我的印象就是這政改是一種「先苦後甜」的策略,要先捱捱苦「將就一下」(例如唐司長的「射波論」)才會有將來的好結果,但卻又從來不解釋循序漸進的必要性。這九百萬… 不如拿來安撫市民派糖換支持方案好了,集體利益輸送相信會更為有效。

2. 關於五區公投:我有去投票,但老實說,我不知道我究竟在投甚麼(不,我不是在投廢票)。我這一票的背後太複雜了。基本上我是抱著「盡公民責任」去投,也算是支持公社兩黨以免他們死得太難看的…

3. 另一方面,不知道大家拿「長毛」獲得的高票數興奮個勁幹麼… 新界東基本上只有社民連,少了公民黨等等泛民派的對手,周澄知名度低(或者這樣說,選民對她認識不深),其餘對手又太「騎呢」,長毛想拿高票也不難。相反同在黃毓民選區的白韻琹取得萬多票,這值得社民連思考一下背後的意義…

4. 想起一個故事。二戰時期英國首相邱吉爾在選舉活動拉票的時候,遇上一個老婦對他大嚷:「我投票給魔鬼也不投給你!」他沒有爆粗,沒有罵她「老虔婆」,更沒有說她「狗嗡」,相反他只是回話一句:「這次魔鬼沒有參選,你這票就投給我罷!」

5. 究竟迎接落區宣傳政改的政府官員的示威者(以及最近各種官方及建制派活動)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和目的去示威的呢?表達意見?抒洩情緒?還是僅僅想讓政府官員和建制派難堪?

6. 我身邊真的有人認為香港不適合普選的,而且為數不少。更多的人認為有沒有普選其實沒所謂,大概就是想著如果特首不合市民心意就會腳痛被拉下台吧。很糟糕還有那種當天同鄉會派錢就一口咬定是民主派造謠的人(然後新聞播出同鄉會承認的消息又不吭一聲的)… 唉。

7. 六月五日我在 Twitter 寫下:「拘泥於『穿著睡衣見領導人』,『大量武器運入天安門』,『軍隊也死了不少人』,『學生都收了錢』這些事,都是沒有辦法看到事實的真相的。事實是,有不少母親沒了孩子,至今『六四』仍是禁語。所以,我不明白究竟那些人要怎樣的一個真相。就當是受外國勢力慫恿好了,受慫恿上街非得要落得一個生死不明,不明不白的下場嗎?」

8. 我好像記得公社兩黨某議員說過補選投票率達不到某個水平就認命支持政改方案的?…

萬宜水庫遊

上一個星期天跟米高開始了「香港水塘之旅」的第二站:萬宜水庫。
開了 flickr 戶口後都沒怎麼在這邊貼過相片,這次也應該要貼貼潤飾一下吧。(其實懶得打字 XD)
DSC_3084

DSC_3160

DSC_3108

這次其實也是第一次試用新買的 CPL,效果蠻好的。當天烈日當空,又戴了太陽眼鏡,再加上 CPL 的影響,看相機的 LCD 還生拍曝光不好拍壞相,浪費此等良辰美景,還好回家一看,其實也不用多調較,就能表現出想要的色彩,真走運。

反而要擔心的其實是自己。陽光猛烈,又沒準備防曬裝備,最要命的是每人只買了一支 800ml 的蒸餾水,不消一會便喝光。還好沒成為開埠以來第一個在水塘邊中暑脫水的人,不然風景相拍不到,自己被抬上救護車的相片卻登上全港報章,沒臉見人啦。

雜記

1. 連續兩個星期天到公司中環總部上班。以為下班坐「叮叮」是很寫意的事情,誰知禮拜日的電車異常擠迫,載滿了從中環區擁出來的菲馬泰傭。風是很涼很舒暢沒錯。

2. 其實我對 Google Wave 不太期待,驟眼看谷歌工程師的示範短片覺得Wave應該歸類成「功能比社交網絡要多的通訊平台」,故此沒主動向網友索取邀請。近這幾天 Google 自己找上門,於是抱著探新求知的心態試坃。以下為重點整理:

  1. 介面沒想像中/人家分析所言難用。至少,很容易摸上手,只是有點眼花撩亂,不知何去何從。一些應有功能卻要像輸入秘技密碼般以特別語法控制(例如查看全部公開討論),有點本末倒置的感覺。總體來說 Wave 是 ad-hoc usenet + wiki,但是現時暫缺管理功能,文章不時被人(也包括機械人)修改。有隻翻譯 bot 尤其討厭,不知道是誰的餿主意,把它加進中文串裏,讓它四處肆虐。
  2. 很慢。瀏覽器載入 JS 顯得有點吃力,Linux 上的 Firefox 更不時變灰。即使轉用 Chrome/Chromium,在進入一些嵌滿 Gadget 的版面反應依然遲緩。希望日後版本能在這方面多下功夫。
  3. 想到的 Use Case 倒有不少。我第一時間想到就是約人吃飯,插地圖投票等功能一應俱全,甚是方便,特別好對付七嘴八舌之人。其他用途則等工程師優化整套系統再說。

3. 「慳電胆」事件,曾特首成為眾矢之的。受千夫所指,他和他的「管治班子」一齊解畫,力排「利益輸送」之嫌,不斷強調絕無此事。瓜田李下也不是第一次,前度同僚梁錦松偷步買車已是一例。如果僅是誤會,曾生大概在覆核施政報告時發夢,根本沒認真「做好呢份工」。

4. 哎呀哎呀,聽得「利益輸送」多,差點忘了我們還有「徇私」,「假公濟私」可用。看來要買本《學好中文》惡補才行。

5. Batman: Arkham Asylum 故事講述蝙蝠俠在押送小丑往「阿卡漢精神病院」中途中伏,名符其實身陷囹圄。他要在黑暗之中與小丑眾爪牙以及其他積犯鬥智鬥力,重新取得病院的控制,兼及時阻止小丑背後的陰謀。戰鬥系統流暢,且挑戰模式也值得玩味。唯故事有點短促,能再延長 30% 就更好了。特別一提配音採用 90 年代動畫版班底,小丑一角由 Mark Hamill (眼熟?對,他就是 Luke Skywalker) 飾演,他演活了瘋癲狡猾的奸角,神情入木三分。如果大家喜歡動作/潛行系遊戲,又或是蝙蝠俠的忠實勇躉,這款不容錯過。

八折黨

兩個星期前,因為工作上有要事,要在星期天早上五時到辦公室去。嫌麻煩,沒有去預約的士。到了樓下,當然一輛車也沒有。沒辦法,硬著頭皮去外面截車。

很幸運地,不消一會就有架的士經過。截停,上車,才發現這司機應該是八折黨黨員之一。我不是第一次碰到八折黨,因為也不是第一次早出晚歸了,所以一看就認得出。黨員們最大的特徵就是儀表板附近放了不只一部手提電話 – 因為他們還要兼任流動 call 台,負責分配其他黨員的工作,指揮,接收路面最新資訊,和接聽乘客的 order。

這位司機除了平排在軚盤後的五個手提電話外,最右邊還有一副 GPS 導航儀,和放在正中央的偵測車速探測器。我還以為我是進了甚麼穿梭機或是坦克駕駛艙呢。單單計算按鈕的密度,或許這的士比戰機或是穿梭機來得還要複雜。不僅如此,司機先生似乎時時刻刻都在跟電話裡的人說話:在附近的同行,在修車的朋友,落 order 的客人。這時候司機就得以極快的動作切換掛在耳朵的藍芽耳機跟那部手機連接,好維持通話質素,以免電話另一邊的人不耐煩。

就算當時是凌晨四時,就算當時睡意多濃,只有那一次我全程保持清醒,戴好了安全帶,緊握著車門上的扶手,直到辦公室樓下。

真人真事數則

以下內容乃真人真事。不過僅是道聽途說,但沒大礙。

為求傳真,對話內容以廣東話轉述。

一:
的士車廂內。
女乘客問曰:「喂,司機,呢家幾點?」
的士司機不語,提起了手,指了指儀表板旁邊的電子時鐘。
女乘客不服:「嘩,司機,我發覺你都幾串喎。」
司機反駁:「嘩,小姐,你有冇發覺到自己仲串?又冇禮貌…」

二:
兒子和老父商量終身大事的安排。
兒子:「老豆,我想喺酒店擺酒。」
父:「唔好啦,咁貴,不如搵間酒樓咪仲好,呢啲嘢慳得就慳啦。」
兒子火起,罵道:「好喇喎,我咁大個仔你俾我話次事都得啩?」
最後兒子選了間氣派和價錢都屬於中上的酒店擺喜酒。賬單?老父負責。

三:
一中年婦人在健身室運動。
她猛踏著一部關了的健身滑雪機,氣喘如牛。
另一婦人在旁邊經過,見她不太懂用,便教她器材的使用方法。
誰知婦人破口大罵:「你理鬼得我唧!我嚟呢度志在郁吓手手腳腳咋嘛!」

現在越來越多人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不清楚自己的位置,不清楚自己的態度。我很不願承認這在我身邊越來越普遍,因為這就間接認了香港人逐漸捨去了品格,德行等等東西,開始連禮義廉恥的恥字都不會寫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