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口文化

曾有人說過,粗口是低下層的語言。那香港也未免太多低下層了。

以人口比率來看,在街上遇上大聲無意識不能自控提人家老母的比世界上任何一個發達國家都還要多。而且,操流利粗口的,不只低下層,偶已還可以在列車內看見穿整齊套裝的男士,對著電話跟遠方的死黨互相以粗口問候,女孩子毫無保留那樣學男孩一樣操人家老母。會在街上大聲放罵的,不論男女,不限老幼,不分貴賤,任何人也有機會以門字作部首的字詞表達他或她內心激昂的情緒。

究竟,香港怎麼了?

有人報官往究治,有人漏夜趕 forum

1201615896500.jpg
真圖請自行想像

這兩天鬧得全城沸騰的,正是昨夜從香港高登新聞組流出來某幾位藝人的祼照。詳細內容不多述,總而言之就是沒馬賽克的「海鮮自助餐」。今早多份報章均有提及,更有不理會經理人公司勸諭將圖片重要部份加以遮蓋再登出來讓讀者判斷其真偽。張貼出來的網站不是被強行關站(當然,很大可能是受到自律或外在勢力干預)便是被擠到水洩不通,足證明明星的私處,比日本 AV 脫星甚至無知小孩的自拍照更為吸引。

人嘛,大半擁去的網民自是對藝人從未曝光的部份好奇,想看看有甚麼奇異的特徵。有人看是純粹出於探究,以便跟親朋戚友討論那堆照片是真是假。不論好奇於甚麼地方,由於主角是明星,所以人氣才會那樣高。如果換著是對廿歲出頭的尋常情侶,相信有興趣去看的人一定沒那樣多,相反罵放相的無恥,卑鄙的可能會佔大多數。

而且,其中一位主角還是一個靠純情形象吃飯的小女星。

所以,另一類去看的該歸類於「不願繼續被欺騙的人」。特別是在這個滿口提倡道德的社會,如果連這些站在公眾最前面的人也可以拍下如此傷風敗德的照片(而且是自拍像),他們的形象和前途真的完了。這等於摘下自己戴著多年的面具,等於告訴人家兩年前甚麼「面對小朋友」諸如此類的全是信口開河,廢話。

所以,即使是真跡,也不會承認吧?我理性那部份理解這一點。

如果是假的,我就不理解究竟藝人有甚麼得罪了張貼上傳照片的人啦。我能想像的行兇者,應該電腦技術高超(聽說連短片都有了),有花不完的時間,被藝人心理傷害過,而且曾經是他們 fans (不然怎會有那麼多角度的相片?)。這種人不難找,就算找不到,我想終有一日他也會按捺不住拿著美工刀片衝上前要脅受害人,自投羅網的。

感性的那一面告訴我,這個情況最好不要發生。最好是受害人一句認了,然後坦白告訴大家,這是一個有雙重標準的世界。

寛頻大戰

早前兩家互聯網供應商打得火熱的寬頻速度大戰,終於由互諷演變成對簿公堂。

摘自《蘋果日報》:

電 盈 告 香 港 寬 頻 索 償 百 萬

【本 報 訊 】 近 期 寬 頻 廣 告 大 鬥 法 , 李 澤 楷 旗 下 的 電 訊 盈 科 , 不 滿 香 港 寬 頻 在 多 份 主 要報 紙 刊 登 的 漫 畫 廣 告 對 電 盈 構 成 誹 謗 , 遂 採 取 法 律 行 動 , 入 稟 高 等 法 院 , 要 求 法 庭頒 禁 制 令 及 索 償 至 少 100 萬 元 , 將 戰 場 從 廣 告 平 台 轉 到 法 庭 。

指 廣 告 內 容 誹 謗

原告 電 訊 盈 科 互 動 多 媒 體 有 限 公 司 , 被 告 為 香 港 寬 頻 網 絡 有 限 公 司 。 原 告 在 入 稟 狀 指, 被 告 於 本 月 19 日 在 多 份 報 章 刊 登 廣 告 , 包 括 《 蘋 果 日 報 》 、 《 東 方 日 報 》 、 《太 陽 報 》 、 《 都 巿 日 報 》 、 《 頭 條 日 報 》 及 《 am730 》 , 因 廣 告 內 容 對 原 告 構 成 誹謗 , 故 要 求 法 庭 頒 令 , 禁 止 被 告 再 刊 登 類 似 誹 謗 原 告 旗 下 產 品 及 服 務 的 廣 告 , 並 索償 至 少 100 萬 元 。
香 港 寬 頻 發 言 人 表 示 , 香 港 寬 頻 的 廣 告 內 容 均 有 事 實 根 據 , 就 有 關 個 案 , 香 港 寬 頻 會 以 事 實 作 出 抗 辯 。
案 件 編 號 : HCA2653/07

不知道 PCCW 會否在庭上拿出真憑實據,證明自己舖光纖可以環繞地球幾個圈呢?HKBN 又會不會提出新論據,踢爆 PCCW 欺騙消費者呢?拭目以待,拭目以待。

不過肯定的是,我家因為不知明原因不能換線,光纖進不了屋,所以誰勝誰負與我無關。

爭櫈仔

(抱歉,這篇帶點粵語)

曾德成係講錯野定適當既個人抒發就無謂提,反正咁講盞害左自己。諗下上莊0個陣你同班前莊/上莊/代表會話佢地「忽然關心」學會事務吖拿,呢 D 白痴野真係自己0係屋企對住人地幅相講好喇,連累其他同事就無謂啦。

不過我想講另一樣同日發生既事。話說陳太取代馬力個位,自自然然繼承埋馬力個位啦。但馬力位置深入民建聯腹地之中,左邊係劉江華,右邊係曾鈺成,兩位都係重份量人物,俾陳太坐0係中間的話,佢地之間咩對話都聽到晒?所以曾生就開聲問,可唔可以掉位喇。

陳太可能諗下要就你掉位不如又就下大家吖,就想同是民建聯,但位置接近出入通道既蔡素玉掉位,心諗同是民建聯應該冇關係啩?點知蔡素玉 say no 喎,話唔方便。咁就惹起左好多外界人士(包括我同我爸同我媽)既揣測,究竟蔡素玉係咪唔妥曾生同劉生吖拿?咁要問返佢地先知了。不過第二日既報章好多都有講今次「爭櫈仔」,唯獨冇提到蔡素玉唔肯讓位一事。既然小事都寫左出黎,蔡素玉唔肯都寫埋落去嘛,講到陳太好似硬佔咁。

個人抒發完畢,瞓覺。

出術

臨近區議會選舉,除了競選單張,黑材料以外,近來收到一款更令人不安的信件:不是寄給我和我家人的競選單張和黑材料。

那不就是有人虛報地址嗎?最好那傢伙是一時手民之誤,登記時填錯了地址。不然,那就是有政治團體在背後出術。

如果真的是出術,最好當天投票有警察在他亮出身份證的時候為他戴上手銬!

悼隆亨大酒樓

隆亨大酒樓其實不錯,結業了真的很可惜。

到過那地方吃過幾次晚飯,由侍應捧出來的菜色也保持一定水準。雖然不是甚麼奇珍,但這在香港的酒樓間也算是很難得的一件事。我吃的要求很低,乳鴿不太老,龍蝦肉質不會太韌,石斑味道夠鮮就可以了,這家酒樓的晚飯通通 pass。開了廿五年,它沒恃老賣老,口碑好,所以撐了那麼久。

但它今天結業,不是週轉問題,而是現在的管理公司領匯不再為其續約。公開投標租金跳升一倍,令原經營者卻步,才不得不結束營業。也是很無奈的一件事,領匯現在是上市公司,業績如何得向股東交代,加租的背後動機也可以理解(利益申報,我不是股東,也不曾是)。領匯近來的努力大家可以目睹,以前死氣沉沉的房署轄下商場現在都全變成五光十色,充滿活力的購物熱點,足以媲美大型商場(黃大仙龍翔商場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可能由老式商場走到現代化的消閒地,舊式商店的結業是一種變化之間的陣痛吧。

我不認為這種轉變是文化消失的象徵,只不過有點感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