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太,還是葉太?

本來不打算寫政治文章,因為一來肚子沒甚麼墨水,二來講政治傷感情,通常一說政治話題大部份最後也是不歡而散。不是不歡而散的話,便是大家怕影響感情,一點也不會說。既然要說,先說好:這是個人觀感,不要以為內裏有甚麼理性分析和大道理,如果想跟我說理那只是對牛彈琴。好了,先說陳太。

陳太由始至終都不太想參選。早在第一屆七一大遊行她拋頭露臉的時候,早已經在鏡頭前說過沒有參選的打算。但是記者們每次看見她參與任何表態活動也鍥而不捨的追問,其後不知道泛民主派是不是信以為真,以為她放風聲來參選了,便像劉備三請諸葛亮般請她重登政治舞台。但是,她即使是選舉也不是十分落力,頻說希望有能者居之等等言論,但直到最近一次「開傘撐普選」活動裏提早離場跑去打理頭髮,我才知道她不是在參賽,而是打算讓賽。

如果說陳太是「突然民主」,那葉太就是閃電民主了。同是由政務官架構出生,我看不出葉太比陳太有甚麼更民主之處。如果說長期居住過民主國家便會可以得到寶貴的民主政治經驗,那麼又何不見曾在「自由、博愛、平等」的法國留過學的鄧小平會跑去實現中國民主化?除非他倆總結所得出來的經驗均指民主架構是徹底的失敗品吧。

不過,另一邊廂,葉太與中國政府的親密度又遠遠拋離陳太。再加上葉太那種在推銷廿三條所展露的性格,我相信葉太比較有能力兌現競選所發的支票。畢竟,我比較現實一點,相信基本法是騙人的東西,有沒有普選還得看上面的意思。

其實兩位前高官也非常難挑,如果有第三個選擇本來打算會考慮一下,誰知跑來了個何來。對不起,我對她有偏見,所以意見不用多說了。

還好我不是住港島區,兩難抉擇還不到我來選。

還我漆黑寧靜的夜空!

還是十年前的維多利亞港最漂亮。在漆黑的夜空裏,皎潔的月光下,兩邊高樓大廈只是從玻璃幕牆裏散發出冷冷而寂寞的白光,只是僅僅照出建築物的形狀,既不喧鬧,又不孤獨。恰到好處。

每天下班時間尚早的話便會坐小輪回到九龍那邊。未踏進新的天星小輪碼頭,已經看見刺眼的白光從對面照過來。那個曾經是全球最大廣告板的位置現在轟立了一塊巨型的 LED 顯示屏。應該是在測試的關係,它不斷發出單調乏味的顏色光線。整個海面映出詭異的綠,天空泛起喧擾的紅,就連附近的鐘樓和文化中心也不能倖免,變成了這個胡鬧小孩的繪圖板。

要不是再晚一點,等到兩岸的激光和探照燈齊齊指向天空,維港的景色俗氣到了極點。幾年前還曾因為未看過而感到可惜,如今我卻非常厭惡這種畫蛇添足的修飾。這些東西每星期一次就夠了。「少看好心情,多看壞眼睛」,別把鋒芒內斂的維港景色弄得像珠光寶氣的上海一樣。香港不需要這些東西,遊客也不願看見另一個上海。

捍衛回憶狂想曲

隨著「本土行動」成員被驅離場,皇后碼頭的保衛風波漸漸平息下來。據說下一個跟政府再交鋒的戰場是灣仔的專營結婚服務「喜帖街」,但到現時為止雙方還沒有大規模行動。但香港除了這些比較具代表性,實在的集體回憶面臨清拆或重建的命運以外,其實各區還有不少瀕臨消失的「集體回憶」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致力保護本土文化的諸君,何不趁這段空蕩設法維護這些正在不知不覺間消失的文化﹖或許你們從大處著眼,從不留意到我這個小市民留意到的事物。好吧,讓我隨便拿幾個例子︰

  1. 維多利亞港
    在你們保衛碼頭的時候坐在電視機前的我在納罕︰把連接著皇后碼頭的維港填掉,這個碼頭還有甚麼意義﹖當外國的遊客,我們的子孫看見這一個建在陸地上的「碼頭」,他們心裏又會有甚麼感覺,又會覺得這樣的一座「石屎蓋」有甚麼美感可言?那個時候,甚麼「跟大會堂連成一條中軸線」、「大會堂不可分割的建築物群」都看不見了。恕我直言,我是子孫的話說不定會動手支持拆了它。

    我不得不拿 Indiana Jones 一句調侃一下你們︰”You’re digging in the wrong place!”。是的,大錯特錯。保護一個失去功能的碼頭毫無意義,而且最後還是徒勞無功。因為,令這個碼頭有價值的要素–「海」–都消失了,註定你們這次行動在任何形式上都是徹徹底底的失敗。把鑲在指環上的藍寶石都拿掉,留下一個大坑,指環還有甚麼可觀之處呢﹖

    我認為,要保衛碼頭,便要讓政府覺得拆碼頭是一件毫無意義的行為。只要阻撓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填海工程,那麼即使把碼頭拆掉還是建不了路,不是嗎﹖只要你們拿出拒絕交出皇后碼頭的勇氣,穿上醒目的救生衣跳到海裏手牽手,以血肉之軀擋著來勢洶洶的挖泥船,阻止它們正常工作,這樣至少會得到我的青睞。畢竟,維港是我們最重要的資產,擁抱東方之珠的藍絲帶。沒有維港,香港都不香港了,難道你們就忍心看著維港每天每天的越縮越小嗎?

  2. 電腦通訊展、書展、年宵市場
    這年頭,電腦展不是電腦展,書展不是書展,年宵市場也逐漸褪色。全部都變成掛羊頭賣狗肉的地方。你看你看,電腦展不是可以讓進場的市民看見令人訝異的電腦科技或讓大家買到價廉物美的電腦商品,而是一群「麻甩佬」對著擠眉弄眼的女生展示他們長長的「黑金鋼」的 show time。書展本來是讓大家找好書,撿便宜倉底貨的嘉年華。可是,不知不覺間漸漸有一堆「名氣人士」以推廣新書為名,搞公關宣傳為實,招來一班忠實的後援會成員,好像非要搞得會場水洩不通不可。年宵市場呢﹖五六年前屬賣花的濕貨攤位仍佔大多數,如今這一年一度的活動已淪為了販賣塑膠玩具和熟食的大型跳蚤市場。年輕人抱著去舊金山掘金的心態跑去競投攤位,賣的貨品千篇一律而且毫無新年特色。

    這些,難道就不是值得保護的香港核心價值嗎﹖也許沒有老舊的建築物那般有象徵意義,但我相信這幾個活動絕大部份香港人也親身參與過,絕對有資格成為我們的「集體回憶」。如今,它們都面對著迫切的名存實亡危機,但大家竟然可以坐視不理,還樂在其中?難道你們認為,這些優良的文化傳統值得我們繼續去糟蹋嗎﹖難道因為對頭人不是政府,你們就可以放心去同流合污?沒道理,真的沒道理。

    保護方法仍是用你們的那一套︰阻撓、靜坐、絕食、示威。阻撓有意競投年宵攤位賣絕不實用乾貨的年青人,在會場外靜坐抗議變質的展覽會,堅拒在年宵市場買熟食以表不滿,向明星及 fans 們示威,以聲浪蓋過他們的氣焰。簡單到不行,倒是不明白為甚麼你們遲遲不肯行動。

  3. 電視劇集
    香港那家免費電視台的劇集平均質素每況愈下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不是製作隨便,馬馬虎虎毫不真實,便是改篇外國著名劇集,天真的以為劇集所以成功在乎設定。拍出來的東西大部份既爛且亂,讓人不禁懷疑電視台的好編劇,優良導演和盡責監製是不是都死光了。

    不要告訴我這不是集體回憶。難道你們是看舶來品長大的?我就不相信你們一齣港產劇集也沒看過。至少,你們是在知道那家電視台的劇集橋段有多爛才投向西片,韓劇和日劇的懷抱的。那末還是要問你們一句,難道你們就忍心看著曾是你成長一部份的電視劇集這樣爛下去嗎?我想不用我再說你們怎樣做吧?

有很多觸手可及的「本土文化」,「集體回憶」正不知不覺的流逝。但是,大家無動於衷卻又是為甚麼﹖還是大家只著重於形式上的保護,對於一些無形的事物大家也傾向忽略?我為這種流於形式的文化保育主義感到悲哀,真的。

電腦展遊記

本來沒打算去本年的電腦展,不過早幾天有朋友邀請,昨天便一同到會議展覽中心會場看看。

跟兩年前那一次比較,今年人數不是普通的多。攤位比較擠,而且再沒有那個一想起來便覺得很白痴的「多部電腦同時運算」的特別環節。取而代之的,是與電腦更風馬牛不相及的「Showgirl 選美比賽」。我跟友人固然沒興趣,但會場內並非每一個參觀者也是如此。可以說,場內一半的男人也是為這個而來。他們火力充足,由簡單的傻瓜數碼相機到搭載不同長短大小鏡頭的數碼單鏡反光相機也有。鎂光燈發出的閃光把周圍照得刷白,從不間斷。每當攤位附近出現衣著「較少」的 showgirl,附近一定弄得水洩不通。眼前就只見一根根粗長的黑管子和此起彼落的「咔刷」聲。

究竟,拿厚重的器材,辛辛苦苦拍下來的人家的照片,是為了甚麼?而且不是拍一幅便夠,好像是要把人家每一根毛都拍得清清楚楚。究竟參展商又是為了甚麼,找來漂亮的女孩子,引來一批對生意不會有幫助的…麻甩佬,把真正想從攤位買東西的顧客嚇走?

不用跟我解釋,我知道大家價值觀不一樣。

後記:C 君後來游說了我買進 L 廠的無線滑鼠鍵盤組合,用起來感覺真棒。

《強劍》:TVB 新的里程碑

今天跟大學同學聚舊吃晚飯,碰巧電視正在播放著無線電視台劇集《強劍》的最後大結局。我從來不會追看這電視台的劇集,永遠只從街外無心注意到,因為盯著螢光幕是一個我改不掉的惡習。

說回正題。這套《強劍》比上一檔期的《同事三分親》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有一個「無線最白痴電視劇集選舉」,這齣東西應該可以穩奪冠軍寶座。這故事怎樣爛?這一集的劇情由主角一行人被武功高強的大奸角追殺開始,其中一位被擊至重傷昏迷,最後在奸角女兒阻延下才得以逃敵魔掌。

眾人逃至一荒僻村落/部落養傷,某昏迷的主角則被該部落的長老們施以奇怪的療法救回,恢復知覺。後來兩位主角正因為武功不敵大魔頭正在苦思對策之際,居然發現該部落的住民竟都是從失落了的武功秘笈取經,練成神乎奇技的營生技巧,例如從不知甚麼秘笈習得刀法用來斬魚,照著天殘腳的方法來把棉被踢鬆等等。最後主角從魚檔,雜貨舖,肉檔,甚至茅廁找到一堆武功經典,例如如來神掌,彈「子」神功,六脈神劍,降龍十八掌,甚至連龜波氣功也有(整個餐廳的人也在大笑)。

後來魔頭用計將他們迫出來,我們那兩位主角則在上陣前仍抱著一大堆秘笈邊背邊走。戰鬥開始,兩人因為先前馬不停蹄啃書的關係功力大增,連魔頭也吃了一驚(中間還加插兩位主角對著鏡頭,向觀眾推銷某款武功厲害之處)。其實兩人不斷出招的目的只為迫大魔頭使出一招會令其自爆的絕世武功,最後亦正中他們下懷,魔頭像炸彈般爆成塵埃。

最後,其中一位主角的哥哥開了一家酒樓傳述他弟弟的英勇事跡(想一下《少林足球》裏周星馳跟黃一飛在夜總會唱歌硬銷少林功夫的片段。真的有像)。客人聽得如痴如醉之際,他跟一伙人便趁機推銷英雄的肖像畫,劍模型以及泥公仔。後來,弟弟突然出現,跟眾人在鏡頭前載歌載舞。全劇完。

要注意以上只是一集的劇情。我初時還以為導演/編劇會是涼宮春日,因為拍攝技巧,故事情節等等實在跟《朝比奈實玖瑠的冒險 Episode 00》太相似了,也就是兩者皆欠奉。只可惜裏頭沒有可愛的女角,也沒有經常埋怨劇情發展和拍攝手法的旁白,除了讓觀眾的腦部毫無節制的放鬆以外就沒有任何可取之處。這套東西就有像有人給港漫的評語:「非常認真的在說笑話。」

我想知道,廣管局會不會接受「電視節目過於低能」的投訴?

香港小姐

其實嘛,我覺得這一屆香港小姐還真可憐的。當然,以現代標準來說,她外貌不算很吸引,但五官端正,皮膚不錯這點也比不少街上看見的女性好多了。或許大家會覺得她臉蛋是脹了一點(我也這麼認為),不過審美這種東西是很客觀的,說不定有人會喜歡這種類型。看嘛,某國際知名的上海籍模特兒(忘了名字)便有一對矇豬眼,可見老外對我們通常不喜歡的特徵情有獨鍾呢。

況且香港小姐一向強調「美貌與智慧並重」,樣子比較平庸,內涵補足其實也沒關係。不過嘛,電視機前的觀眾只會看見她的樣子,銀幕後有甚麼發生也不會知道,拿樣子作為單一量度標準也不足為奇吧?

那為甚麼電視台不索性強調自己在搞選美會?因為婦女團體會衝出來投訴他們「把女性商品化」(不過總會有自願當商品的女孩)。

大箱遊記有感

因為部門十月將遷往 MegaBox 附設辦公室大樓 MegaSite (企業廣場五期) 的關係,加上我對大型商場只有些微免疫能力,所以上星期終於約了老爸一起逛逛這座新落成的商場。

基本上交通是這個新商場的一大敗筆。MegaBox 並不位於鐵路上蓋或沿線,從最接近的九龍灣地鐵站步行過去大概就要用上十五分鐘的時間(介紹網站說八分鐘,我認為是不可能的),沿途不要說冷氣,就連蓋也沒有,暴雨烈陽也會令那即使是十五分鐘路程走得非常狼狽。

如果發展商以高架橋連接德福廣場跟 MegaBox 情況可能已經很不同,只不過現在只有穿梭旅遊車連接兩個地方,對應付週末的人流實在有點力不從心。光候車就用了五至七分鐘,因為附近的交通安排旅遊車又用了兩至三分鐘,即使地理上很接近卻用了想像以外的時間。

再說說商場本身。商場每層的面積其實不太大,不過只是因為商場向天空延伸才讓總樓面面積看起來有點誇張。商舖也開了七至八成,各類商店由時裝電器到日常用品,連溜冰場跟 IMAX 戲院也有。不過個人認為一些商品,如電器,向消費者提供多一點選擇比較好,不是現在整個商場只有一家超大型連鎖電器商店那樣。精明的消費者會喜愛格價嘛。

最後要說的是商場的人流控制。沒有直達頂樓的升降機令我產生「設計這個商場的人是外行」的感覺。人一多起來,升降機便會每一層也停一下,讓人非常不耐煩。當天我們由十四樓到地面就用了十分鐘等候,五分鐘乘搭升降機。

這個商場跟其他相比還是有很多的不足之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