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快樂

先祝各位聖誕快樂!

應節應該唱聖誕歌,我也來登一首家傳戶曉的好了。
本來打算貼一篇 shell script 版,想不起來唯有即席另寫 Java 版本吧。

/*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
import org.santaclaus.*;

class SantaClausIsComingToTown {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
this.watch(System.out);
this.setCry(false);
this.setPout(false);
System.out.println(why);
SantaClaus.go(town);

List list = new ArrayList();
for (int i=0; i<2; i++) SantaClaus.check(list);
SantaClaus.setNaughtyList(Collections.binarySearch(list, “naughty”));
SantaClaus.setNiceList(Collections.binarySearch(list, “nice”));
SantaClaus.go(town);

while(this.sleep()) SantaClaus.see(this);
while(this.awake()) SantaClaus.know(this);
if (this.isBad() || this.isGood()) SantaClaus.know(this);
for ( ; goodnessSake(); ) this.setGood(true);

this.watch(System.out);
this.setCry(false);
this.setPout(false);
System.out.println(why);
SantaClaus.go(town);
}
}

Black Long Thing

臨近長假期,不少人喜歡到外地旅遊,我也說個以前旅途發生的小故事。

很久以前隨家人到馬爾代夫度假,第一天晚上酒店安排了精采的魔術表演招待客人。由於周圍很黑,怕走錯路的我便帶了一支手電筒隨身。

表演完了便直接跑到沙灘去嬉水,卻從沒留意到自己忘了帶走手電筒。到回房休息才發現手電筒不翼而飛。初時以為自己在半路上掉失了,遍尋不果便唯有找酒店職員。

不用說酒店職員不懂粵語,所以得硬著頭皮說三腳貓英文。

“Hello?”
“Yes? How may I help you?”
“Have you seen a… a… umm.. a BLACK LONG THING?”
“What?”
“It’s long, and.. ugh… and black. Black in color.”
職員遲疑了一會。”Umm… What do you mean? You mean it’s black and long?”
“Yes.”
“I haven’t seen such things.”
“Oh really? Thank you.”

困擾的我留下了疑惑的他,最後在表演場地的某張椅子上找回我的手電筒。事後跟家人朋友提起這段對話,無不笑得喘不過氣來。以後每一次找不到東西,他們總會問我是不是不見了 Black Long Thing…

還好第二天早上沒看見海灘上放著一排又黑又長的物體。

誤會(2)

前文

  1. 納粹(稅)黨是一個反對逃稅的政治團體。那麼當年德國的逃稅情況一定非常嚴重。
  2. 民主黨是跨國政治團體,香港,美國,日本,法國都有其支部。
  3. 共產黨的黨徽其實是記者胸上的扣針型微型麥克風(現在也覺得挺像的),可見記者在它們的心目中排在第一位。(真諷刺!)
  4. 老布殊(布希的香港中譯)的英文名字叫 Potato。(殊跟薯同音,布跟 Po 發音也非常相近)
  5. 太陽其實是一大團浮在宇宙中的岩漿。
  6. 盤尼西林是發現抗生素的人的名字。
  7. 未知數一定是 x,沒其他了。
  8. RSS 是儲存格式(那時候是中四,我把 xml 當成資料庫放在後台給負責維護學校網站的人修改…)
  9. 撥號上網年代,Windows 95 的那個提示箱是警告,因為出了問題叫人中斷連線的(我花了一星期還是設定不上,最後打電話給客服中途才「頓悟」)(P.S.2:相信不少當年撥號上網的人也曾這樣想過吧?)
  10. 《星球大戰》只有一集:結局是死星被毁,帝國軍全滅,Darth Vader 被撞飛到宇宙的另一方因而失救致死,公主和兩位男角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太平盛世。
  11. Photoshop 是抄 Print Shop 的。
  12. 小六到中二這段時間我以為性交是插人家屁眼的…直至中二性教育課有人舉手問甚麼是雞姦我才知道原來有兩個洞…(那一瞬間 #6 和 #16 這兩個謎團便破了)
  13. 用信用卡結帳以後不用還款啊!
  14. 以前擦信用卡的擦卡機跟家裏的打孔機無異,只不過體積比較大而已。洞洞都被打在帳單上。
  15. 心理變態的英文是 metamorphosis(拿家裏漢英字典查到的)。那時候罵人家便經常用到(You are so metamorphosis!),而且發音錯誤。
  16. 微積分是上大學才會學到的東西。誰知中五便有,真可怕。
  17. 魚翅是魚的翅膀,冬菇是冬天才會有的。
  18. 紅外線沒有溫度。所以當同學拿紅外線測溫錶告訴我紅外線的「溫度」是 3.2℃,我雖沒表示反對,但心裏笑他們是笨蛋。(按:該怎麼說…正確應該是說沒紅外線便沒有溫度吧?)
  19. 男的不結婚/沒結婚叫自梳漢,所以有段時間我曾這樣稱呼自己…(以前深夜無線會重播《自梳女》這套長篇電視劇,所以才知道不結婚叫「自梳」)
  20. 而且,我以為那個梳是「疏遠」的「疏」。自我疏遠嘛,不對嗎?
  21. 倚天環境下執行英文版視窗會變成中文版。
  22. 香港的海底隧道是浮在海中的兩根鋼管。乘地鐵過海便會怕海水會像災難電影一樣無端湧進來。想來也是那句「港濶水深」誤事。
  23. 木星和土星表面長年刮著大風沙,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顏色。
  24. 店舖招牌和燈箱背景如果是黃色便會觸犯法例,會被強行清拆。
  25. 人平均壽命是 100 歲。
  26. 流動電話訊號是一堆肉眼看不見(但又是青綠色的)的 0 和 1 滿天飛來飛去。(希望大家到現在不是還這麼想吧 :P)

希望記憶力會好一點,讓我整理好第三輯放上來。

Facebook status

xxx is 0係英文後面用中文.
yyy is trying my best to use the correct pronoun in my facebook status.
zzz is Zzzzzz…..
aaa is not knows English grammar.
bbb is don’t care the “is” in this sentence.

mk is laughing so hard for the lines above and sincerely apologize to everyone for that.

[Psychomath]觸電的代價

心血來潮,突然想寫一系列既沒品味也沒趣味的題目充實版面。

大家知道電費是怎樣計算的嗎?「電費是一度度算的喔~」答得好,那麼大家又知不知道一度電即是多少呢?其實「度」這個單位有一個比較學術的名字,叫「千瓦時」,英文是kilowatt hour,或簡稱 Kwh。Kwh 是能量單位,大家可以假定定義為「一千瓦特的電器開上一小時所用的能量」。如果換算成焦耳(Joule),1 Kwh 等於 3,600,000 J。(也可以換算成愛窈窕人士最怕的卡路里︰1 Kwh 大概等於 860 大卡)

拿個例子說明,一盞一百瓦的燈泡亮著的時候每秒便會耗用 100 焦耳 (J),整整一小時都亮著的話便會用去 100x60x60 = 3,600,000 J,擙算一下我們便可以知道這盞燈炮在這期間用了 1 度電。如果只亮著十分鐘,那麼耗電量便會縮減成原本的六分之一,即大約 0.17 度。

既然我們知道了電力單位的算法,我們可以推算出,如果一個人觸電了,當中會浪費了多少電力?

這個問題則要多一點物理常識才可以理解。我們就假設人體是一盞大電燈泡吧,不過這盞電燈泡上面卻沒有刻上 W,也沒有能源效益標籤,所以我們也不可以直接算出我們要的結果。不過不要緊,算出來不難,我們只要知道人體的電阻值就可以了。人體電阻其實不定,內部器官比皮膚的電阻值為低,而且站立姿勢,氣氣濕度,衣著等都會影響整體的電阻值。所以我們不計算,隨便找找網頁好了。這裏說乾皮膚的平均電阻大約是 2000 歐姆。

不過,不求甚解不是正確的學習態度,在這之前我們還是看看甚麼是電阻比較好。電阻,名符其實即電力通過物體時所遇上的阻力,只要電阻越大,流量亦會越低。「甚麼?電也有流量嗎?」對啊,統計電力流量–或電流–的單位是「安培」(Ampere),英文簡稱 A。

說回正題。計算人體觸電我們需要知道幾個因素:電源接通了(close circuit) 多久,電流在人體上花了多少能源,找到這些資訊我們把數字塞進算式:

Vrms=IR
220=2000I (香港交流電有效電壓為 220V)
I=0.11A
P=VI
P=220(0.11)
P=24.2W
W=Pt
W=24.2(0.5) (0.5 為平均人類反應時間,暫且假設一觸電便會反射動作縮手)
W=12.1J

轉換成千瓦時,所耗能量大約為 0.000003 kWh,也即是 0.000003 度。

依中華電力的電費計算方法,以首400度電力的價格,每度為 $0.862。如果不小心碰到一下又幸運地毫髮無損的話,所要付的代價為 $0.862 x 0.000003 = $0.0000028,萬分之一分也不到。

當然,前提是你觸電後能及時反射性縮手,不是被當場電暈當導電體。

(Update: 真是的,居然搞錯了單位,看來我算術真的退步了啊)

泡沫紅茶

dsc00115-small.JPG

好像曾經有一輪台式飲品的熱潮,其中一個款色便是泡沫紅茶、泡沫綠茶。現在想不到我居然可以每天在辦公室喝到,還真是一種福氣–別說笑啦,這正是我不習慣這工作環境的第二個原因:從某部熱水機沖出來的水竟然有一層泡沫啦!

搬進來那麼久熱水還是泛起一層奇異的白沫,真的很佩服我每天喝得那麼安心,還經常安慰自己說那是正常現象,因為是高溫令水溶積下降,氧氣被趕出來才會這樣子。要是某天泡沫不再出現,說不定我會給嚇個半死。

那是氧氣,對吧?對吧?

P.S.:手機拍得不好,請見諒

監視

DSC00110

遷進新辦公室以後,左邊是宏闊的景觀。雖然不能在座位遠眺維多利亞港,但這樣的景色我也很滿意了。右邊則是我現在還沒有習慣這個新環境的其中之一個原因:四對老是盯著我的眼睛。

我其實不太介意公司在辦公室到處寫上一些具激勵性,鼓動人心的標語和口號啦,不過他們的選材圖片卻不得不讓我這個新入職的員工觸目驚心誠恐誠惶而已。由於拍攝角度的關係,相中四位「極具熱誠和投入感的員工」看起來總像在監視我的一舉一動,致使我工作時不盡量望向那一邊。難道就不能挑一幅令人安心點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