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台再出包

錯一次也許是無心之過,錯兩次那也該檢討一下。不只第一,第二,而是無數次犯上同樣的錯失,那又算是甚麼意思呢?

我一向以為傳媒是一個容錯度非常低的行業。面對公眾,自然要非常謹慎。悄一失誤,醜事迅即傳千里。只不過,香港電台又再令我大開眼界。我已經不要求報道中肯,文法正確,咬字清晰,管它正音不正音。但是,香港電台居然連小學生作文都會的找錯字也懶得去做,而且出包的次數近來越見頻繁,似乎管理網站的部門越來越不用心。

在搞公共廣播之餘,也能抽一點心思在出版物「見光」之前校正一下嗎?這實在錯得太離譜。

舊的《都市》死掉了嗎?

三份主流免費報紙之中,我獨愛《都市日報》。簡潔,中肯,還有一版差不多整篇都是字的投稿版。但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自《都市》於農曆新年改版以後,它再也不是我熟識的那份舊報紙。好像是編輯換了人似的,現在報道標題的水準都跟其餘兩份報紙相距不遠。拿上星期五的頭版標題來說明:「志雲借阿嬌 教人學振作 財困求助增8成」,其實文章主題是金融海嘯下財困求助大增,居然扯到十萬八千丈遠的無線業務總經理陳志雲和阿嬌頭上,實在有打廣告之嫌。拿這兩件事來比較其實也有欠恰當。

另外,不少新聞標題也滲入了強烈的個人意識。好像同日的港聞「藥商無牌包裝 衞署賴海嘯」,「賴」字不是一個很負面的形容詞嗎?為甚麼標題又不得不加進個人意見,不可以維持客觀的報道?你可能說,標題而已,著實不用大驚小怪。但標題是文章第一個會看到的地方,對整篇文章觀感的影響很大。換句話說,標題可以幫文章畫龍點精,也可以是壞了整鍋粥的一顆老鼠屎。

財經版版面好像擴大了不少,找了一堆新人談股。版面變動我沒意見,但是新來的寫手裏,還多了個楊天命。我不是歧視玄學,況且這個經濟動蕩的時代裏,財經演員和玄學家推算的結果可能沒分別,但對我這個老頑固來說,玄學財經這配搭實在太奇怪了。以後,也許可能有玄學談天氣,玄學談社會,玄學政治……

我真的要認真的考慮一下,是不是要繼續捧《都市》的場。但是,一份報紙都不拿的話,那我早上都沒報紙看了啦。

鬧劇

原來香港人最愛看鬧劇。

由虛擬鬧劇《溏心風暴》到真人鬧劇《亞視風雲》,香港傳媒都落力報道。一個被忽略多年的選美會,因為疑似wiki王(喂,別幫人家亂起花名) 一句的質疑,成功上位出現於各大報章娛樂頭條。想起來這次事件也挺像wiki王的作風嘛…

究竟,這又是不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騷?

電車男與殺人犯

幾天前日本東京秋葉原發生青年濫殺途人事件,《都市日報》一連兩日都以「電車男」稱呼事件中的殺人犯。

甚麼時候連心理變態都可以被標籤為「電車男」了?

大家還記得《電車男》的故事嗎?性格內向的主人翁於火車上成功阻止了色狼,上演了一幕英雄救美之餘,還得到了相貌娟好的女主角「愛瑪仕」的讚賞,頓成兩人交往的契機。男主角遂化名「電車男」,向留言板的網友詢問追求女友的方法。最後男主角不失眾望,愛情開花結果,抱得美人歸。

這究竟跟心理不平衡,交不到女朋友,將自己的失敗化為憤慨跑去屠殺的兇手有甚麼共通之處了?

不過,亂用,濫用流行詞傳媒不是首次,也非始作俑者。尤其愛看動漫畫,打電動,社交生活失敗,喜歡待在家中當黃花閨男,大家都一律以「宅男」,「電車男」稱之。久而久之,只要你有其中一種習慣,人們便會把你當成「愛深居,愛看動漫,與異性零接觸」的大宅電車男。

只怪大家的關聯式思考跑得太快,想得太遠。

報道還是報導?

這本來是錯別字的問題,但現在看來又不是那麼簡單。

由小到大被不同的中文科老師教過 N 次,「一語道破」,「娓娓道來」的「道」就指說話。「教導」,「引導」的「導」有引領,指引的意思。

那麼是「報道」還是「報導」?老師曾經打趣說,如果你想說傳媒表達新聞時有立場,有色彩,用「報導」就錯不了。

觀乎兩岸三地的媒體的報「導」手法,用「導」還是「道」其實也不太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