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核色變

在 AM730 綠色和平的張韻琪專欄提到,香港政府打算在 2020 年將本港的發電源 50% 改用核能1。文章提到核子發電如洪水猛獸,核意外離不開切爾諾貝爾和三哩島的災難,詳細就不再轉述了。但核能發電真的那麼危險嗎?

切爾諾貝爾固然是宗慘劇,但內文似乎沒提到意外發生的原因。根據美國能源部的分類,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所是用的是第一代的舊式水冷式反應堆,因為當時的技術所限,設計反應堆時並沒有將安全入納入考慮因素。在後來國際原子能機構的調查報告中提到,其中這座水冷式反應堆的設計嚴重失誤,爐心的溫度提高,會加速核分裂反應,再加上控制核反應的控制棒設計不良,導致最後爐心溫度過高而發生爆炸,造成核洩漏。這問題其實在後來第二代(例如大亞灣核電廠所採的的壓水式反應堆)以及更後期的新型核反應堆得到解決,即使在核電廠發生停電等事故,反應堆的設計也能使其即時停止運作,保障附近工作人員的安全。

至於美國三哩島事件,事故主因是因為操作核電站的人員疏忽違反安全守則,而且控制的監控系統的設計不完善,令工作人員忽略了核輻射洩漏的警號,最後爐心的燃料融解,帶輻射的冷凍劑洩漏。可幸的是三哩島核電站因為防護用的混凝土外殼將放射性物質和周圍環境隔離,輻射不至於擴散至周圍民居,核電廠方圓10哩(16公里)的居民因是次意外所接受的額外輻射劑量僅僅等於照一次胸口 X光片,而且亦沒有人因而罹患輻射相關的後遺症。這不是正正證明了現今核電廠的安全性不容置疑嗎?

張小姐早前的文章及綠色和平的 twitter 亦提到,核電廠的副產品 — 核廢料難於處理,放射性強,千萬年不滅等等。但美國早有研究報告指出,傳統燃煤發電廠的煤灰,因為煤天然蘊含的微量放射元素,在燃燒後會大幅提高濃度,放射性比由同等發電量的輕水式或壓水式反應堆所產生出來的核廢料還要高出十倍。而且,報告提到,住在這些傳統火力發電廠附近的人,接受的劑量亦比住在核電廠同等距離的居民要高。不過,這些不經意吸入煤灰的居民,健康卻沒因而比其他人要差。基本上人類每年接受因宇宙射線,地殼所產生的背景輻射劑量是 360mrem,吸入煤灰的額外劑量其實只是僅僅 1.9 mrem 而已。大家可知道,香港的兩座燃煤發電廠,是如何處理煤灰的?當你將之對比處理核廢料的工序,可能要大吃一驚。

在討論全球暖化的今天,核能是其中一個日益受重視的新能源。各國在為設計第四代新型反應堆而努力,美國在 2016 年前將會有三座新型核電廠投產,中國亦打算將核能發電所佔的份量提高四倍,這些資料似乎亦和張小姐所提出的「判核能死刑是世界主流」相違。諷刺的是,綠色和平的其中一位創辦人 Patrick Moore 最近也不得不承認核能是現今唯一能有效解決地球暖化問題的辦法

我不是想說擁抱核能而放棄開發其他可再生能源,但考慮到經濟問題以及現時科技的限制,核能大概是找到可靠而又經濟的再生能源前取代傳統化石燃料發電最可行的過渡方案。綠色和平在 twitter 提出配合可再生能源的方案,包括使用天然氣輔助產生最低用電量,但此舉無疑會增加電費。減少用電想法可取,但隨著泛珠三角發展人口增長,省著用真的可行?

向大眾宣揚核電的安全性是政府方案獲得通過的關鍵,但是,政府及中電在本年發生的大亞灣核電站洩漏事件處理手法上欠缺透明度,尤其是大亞灣核電廠核安全諮詢委員會成員溫石麟大唱反話,予人政府及中電有意隱瞞的觀感。雖然暫沒有香港週邊輻射水平提高的報告,但仍未能讓公眾釋疑。希望政府在制訂用電方案的同時亦能提高核電廠運作的透明度,讓市民安心。

1︰現時香港總發電量核能約佔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