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民主,你甘心嗎?

看見 sidekick 給我的回應,我也不得不認真一下了。

也許是我的中文差透了,我看來還沒有清楚表達我想說的話。

我寫道:

或許是,但是爺爺不讓我們自主獨立嘛,跟老爸反臉又有甚麼用?爸爸是精明人,才不會為兒子跟老爺反臉。那麼我們要幹甚麼爭取一人一票?我也不知道。或許我們連群結隊上訪,當十幾萬香港人一起在天安門被抓起來時,一定會很震撼的。

你回應說:

是否爺爺不准,爸爸不許,我們就都要做順民?

如果要爭取普選,除了跟老爸反臉以外,真的沒有辦法嗎?我經常看見電視劇的劇情是這樣的:老爺不許小姐跟窮家小子談戀愛,叫爸爸勸話,小姐不聽,然後便硬著接受?哪有這種倒水情節?那當然是跑去跟爺爺理論,那整套戲才來得精采,或許老爺最後會明白,原來小姐年青的心困不住。

我不知道很多人是否仍然相信我們的行政長官先生會向領導人們全面表達我們的意見。今天新聞就報道過,不過他們說了甚麼,我不得而知。但是,如果你知道跟老爸說服無效,也不會笨得束手待弊吧?爭取民主,就跟談戀愛一樣,不下點苦工花點心思,是絕對不行的。你說,掛「爭取普選」的絲帶,早預會被 GFW 擋掉。但是,這跟爭取普選又有甚麼關係?你以為,GFW 會替你說話嗎?你又以為,真正有能力給你普選的人,會看到你的心聲嗎?對我來說,這就像打電話去一個掛起了的電話找機會示愛,人家既然不會知道你花在他身上的心思,也只會浪費你寶貴的時間。

這也就想到上一篇文章我想帶出的問題:這一次,你是在要求普選,不是在宣揚「我們仍有言論自由」;這種東西,是人與生俱來的,是在政府推銷廿三條的時候才需要捍衛的。今次,Objective 變了,表態方式也應該來個變換。你認為還應該登報紙向不知道哪一個人問普選會是另一齣現實的「等待果陀」嗎?你以為誰可以答你?我想連曾先生也答不了,奈何可以答你的人,又不會看這份報紙…

對,每一個人有他或她表達意見的方式。不過,我實在忍受不了大家興致勃勃的對著空氣或隨便找個陌生人來示愛。我很想告訴大家,這種暗戀簡直叫旁邊的人乾著急:既不實際,看起來也很詭異。要示愛,請找個真真正正可以給你愛情滋養的人:叫人託信也好,找個場合當面跑到他跟前唱情歌也好,請決不要再寫「沒有人收的情書」。或許我悲觀了點,不過要是大家以為只在自家網站掛掛絲帶,寫寫文章便可以讓真正的民主實現,未免太過幼稚。

BTW,我說的全版廣告,不是那一篇。那是一篇「再」登出來的全黑廣告,登在某天的 AM 730 裏 (我上班從不買報紙,只會拿免費小報)。哪一篇?不用說吧。

生活於虛幻之中

拜讀過中六生李嘉燕同學於成報的投稿文章《「六四有感」 想想吧 香港人》,實在想給她一大巴掌。

點醒她,「六四」是不存在的,那些甚麼坦克、甚麼血洗天安門,統統不存在的。那些是電影特效,那些是想意圖顛覆祖國的外國組織想出來的餿主意。根本沒有這種事情發生過,又何來「中國政府殘害學子責無旁貸」?

要是袁木先生在生,他一定會批評李同學開口說夢話,也會像我一樣,給她一大巴掌。堂堂中國政府沒有做過,又何須為「六四」辯護?甚麼學生被人利用?元老們早不說話了,「六四」根本沒有可以談的餘地,李同學卻又再度提起「六四」,究竟居心何在?呸!一派胡言!她一定是暗地裏煽動同胞的反動份子,建議從速送往思想改造。

「六四」如果真的跟李同學說的一樣,是「為穩定,為國體」,政府何須宣稱「電影特效」,還花五年十年光陰閉口不談,還搞甚麼「定性」?廢話,李同學說的一切是夢囈。快醒來吧,希望下次說話的時候跟劉延東商量過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