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覆,傳播,重覆

近來很忙。由於很容易分心,所以先把 feed reader 的程式關掉,以免影響工作進度。今天總算把較麻煩的東西消掉,回到家裏便把 feed reader 打開來看。一開便是一堆還沒有閱讀的文章,數量多得嚇人,少的有 20-30,多的過百。

正當我以眼睛掃瞄標題的時候,卻發現那裏有接近一半的資訊是重疊的。A 網站的主人介紹了一個網站,然後跟 A 情同手足的站長 B 又向大家推薦了同一個網站。忠實讀者 C 從站長 B 得知這個網站的存在,便將那個網站加到新一輯的網摘之中。看到這裏,唉唉,我覺得真是夠了。

如果有 feed 閱讀程式內置了可以把同類型文章自動組合起來的功能,說不定我會立刻轉用,價錢便宜的我甚至可能會掏荷包。可是,現在就算連搜尋器翹楚 Google 的 Reader 也沒有這項便利的顯示模式。所以啦,希望這些為我們在互聯網上作剪報的網摘作者,除非你們有長篇大論有感而發(又或者充當譯者將整個網站由外語翻成中文),在寫網摘的時候盡量不要一次又一次拿同一個網站(而且是熱門網站)的文章貼到網誌內濫竽充數(有趣的我訂閱那個網站便好,為甚麼還用你提醒多一次啊?),也請不要將轉貼到爛的網址貼出來(甚麼是轉貼到爛?那便是 A 寫 B 轉 C 又轉那個例子)。

要人家把網摘稱上是一門等同於寫文章的專業,請先把敬業的精神拿出來。(然而我還是希望 Google 會有這種功能啦)

Blogosphere 3D

Blogosphere 3D[via /.] Discover 雜誌的網站刊出了一幅由社會媒體研究者 Matthew Hurst 以六星期的時間,藉由搜尋網誌間的連結製作而成的網誌地圖(可按左圖放大)。

其中綠色的是單向連結,藍色的則是雙方互連。比較大的白點則是被連比較多的網站,例如排第一位的 DailyKos (地圖上的 1)(沒看過) 和第二位的 BoingBoing (地圖上的 2)(我是讀者之一)。有些網誌則自成一閣,地圖上標註 3 的便是一群 LiveJournal 的用者,想起來情況跟其他網誌服務有點相似吧。標註 4 藍色的是一群把新聞標題傳來傳去的網誌作者,所以互相引用的頻率比較高。除此之外,某些特定話題的專門網誌比較離群,例如刊登色情相片(5) 和討論運動話題的(6)。

真的希望有人可以為華語的世界製作一幅網誌地圖,想必一定很有趣。

Web 2.0 革命?

好像有不少人冒起來說 Web 2.0 了。

看了 Tim O’Reilly 那幅所謂 Web 2.0 地圖,我更加不明所以。我看後的印象,就大概是一堆不同顏色的橢圓連著一個橙色的長方形,而每個圖形上面有一大堆現時走在潮流尖端的關鍵字。甚麼 Hackability 呀,Blog 呀,Flickr 呀,CC 呀,甚麼也有的大雜燴。這是眾人心裏所想的 Web 2.0 嗎?我不太清楚,因為我連 Web 2.0 是甚麼也沒有概念。

有點奇怪連 Tim 也把這種把一堆概念連起來再給予一個標準化的稱呼。這是說,我們的互聯網發展進入了另一個時期,進入所謂的「網路文藝復興」?我還是每天瀏覽網頁,檢查電郵,下載軟體,我媽仍舊每天到網上麻雀室耍樂,我爸每天也是上網看看旅遊資訊。日記也許寫得較頻繁,但日記本身不是新東西,在互聯網上寫作也不是甚麼新奇的玩意。我們的生活轉變了嗎?不,沒有。

轉變了的是某部份使用者的心態,CC 便是一個有力的佐證。把一紙合約變為「分享守則」,讓作家鼓勵其他人使用其創作,繼而推廣。Blog,透過寫文章而向大家分享,取得認同和其他用家的反應,理論上也算是一種分享吧?也許是。Flickr,del.icio.us,比給其他已存在市場的對手吸引,當然也是由於擁有「分享給陌生人」這個要素,所以就像平地一聲雷的,成名了。

說到底,Web 2.0 說的原來還是分享。而且只是人的心態變化而已,仍有佔絕大多數的人喜歡把東西據為己有。當然,將來的事我說不準,但是從所謂的 1.0 到 2.0,我想不出在其他方面有甚麼明顯的差異。AJAX,Web Service 算是嗎?這只是衍生的工具而已。把分享的理念實踐,所以我們才會有 RSS,AJAX,Web Service。沒有使用方法,這些也只會是被人遺忘的柺杖吧。

或許我們該稱這現象為「新網絡共產主義」。

連結的背後

超連結的概念早於 1965 年便已構思出來。直到80 年代萬維網之父英國人伯納斯-李發明了超文本語言,才將連結的應用實現。連結的用處,通常是將文件內某字句連到其他文本相關的內容。現在我們只要在電腦前用滑鼠一按,瀏覽器便會下載相關於某字的資料,可謂十分之方便。難怪伯納斯-李被封爵,04 年更獲選為最偉大英國人。 Continue reading